文章正文

中秋节 国庆节 春节 冬至节 端午节 七夕节 清明节 元霄节 重阳节 情人节 圣诞节 愚人节

感怀八月十五打月饼

时间:2011/9/3  作者: 本地的土娃  热度: 11870

关注【趋势解盘】,把握股票市场波动

  每逢一个节日到来,总会有一些有关小时候节日的往事,
  
  想起自己小时候住的底街,那时住的人很多,繁华而热闹。虽然人们住的是低矮的土房,吃的是山药圪旦玉米面,人们却很快活。父母很招人,白天黑夜都要有串门的邻居。我和小伙伴每天面对的是泥土却总是玩不够。底街有个打饼子的叫二大汗,一米八几的细高个子,不论冬常夏夜总是拉着个破拖鞋,脚后跟有一层厚厚的黑枷,看不清肉的肤色,走起路来象风中摇摆的杨柳树。每到八月十五的到来,他家架起了打饼子的烤炉。晚上拉出了昏暗的小灯泡,看见有几个人进进出出的,边远处有一群小孩子眼馋的站着。当时人们家穷,都打不起饼子。我们这些小馋猫的孩子们专门从他家门前走过,站着一会儿不走,多想闻闻那烤炉里散发出来的月饼香甜味道,心里那馋啊那是从小孩子内心发出来的,实实在在的。母亲每到这一天,就把平时积攒下几斤的黑面给我们烙成饼子,包点糖,当作月饼吃。我们吃得也很香,虽然吃不上月饼,可也只能是过节日才能吃上这种饼子。
  
  不久二大汗死了。又有一个光棍汗叫和召的人架起了烤炉。此时去他家的人多了起来。母亲乐滋滋的拿出了平时积攒的十来斤面,买了二斤糖二斤油,去和召那打饼子。我们姐妹高兴跟着母亲,这会理直气壮走近他家,再不用远远的站在闻着香味。轮到我们家打饼子,第一次看着人家揉面,和糖,然后用月饼模压成一个圆圆的饼子,再放到烤炉里。我们姐妹不再去玩耍,蹲在烤炉跟前,掰着指头数着时间一分分的过去,靠着烤炉那散发出来的月饼香味道真让我止不住的咽口水。饼子已打到黑夜。月亮升起来了。母亲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端着一大框月饼,我们在后面欢天喜地的跟着,闻着月饼的香甜味道,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家,我们围住母亲,母亲给我们每个人分了几个。剩下不多的几个送给爷爷奶奶和姥姥。我们各自拿着自己手里有些烘烫的月饼,留一个放在手里,其余的自己悄悄的藏好。然后坐在凳子上慢慢的嚼着品着。
  
  再后来和召也死了。打饼子的人落在一家住户人家。这时打饼子的人家更多了起来。白天黑夜热闹非凡。打饼的人家多,常常要打到一晚上。母亲背起了二三十斤面,一壶油,一袋糖。我们也渐渐长大了。我也再没去看打饼子。只等母亲打好了饼子。我去接应母亲。记得好几次半夜和母亲担着饼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听着打饼子的人家人声叫喊,乘着月儿亮亮的光,闻着月饼散出来的香甜味道,觉得很有兴致。母羊总是把饼子放在坛子里,锁上门。早上晚上顶一顿饭吃。有时到地里干活才给我们奖赏饼子。
  
  成家后,我再没机会看到打饼子,自己也从来不打饼子。母亲年年打饼子,都要给我捎来几个。我吃得挺香。近二年,母亲说打下饼子也没有吃,以后也就不再打了,何况母亲也老了。
  
  现在,每逢八月十五的临近。商场上的月饼是琳琅满目,包装美观大方,形态各异,色泽诱人,各种南腔北调的风味,有素的糖的。这馅的那馅的,近年来又推出健康月饼,而且价格昂贵。可是我都是尝一口,总是吃不出我老家打饼子的味道来。现在我还是很喜欢老家自己打的月饼。虽然样子看上去敦厚朴素,但有月饼正宗纯正的味道。
  
  小时候烤炉前那种月饼香甜的味道一直沁在心底,我常常怀念小时候八月十五打月饼。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