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中秋节 国庆节 春节 冬至节 端午节 七夕节 清明节 元霄节 重阳节 情人节 圣诞节 愚人节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时间:2006/8/21  作者: 原创文学  热度: 18594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末末很早就起来了。因为花店女老板告诉她,今天是情人节,花店要比平时忙很多。
 
    末末是一年前从中国南方一小县城来新西兰的国际留学生,家里竭尽所能好歹凑齐了她一年的学费。在县邮局当科长的爸爸对末末说,全家的积蓄都拿了出来。他甚至笑笑说,“包括给你的嫁妆。”末末从父亲佯装的笑容中看到了一丝辛酸。
 
    末末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大学毕业后,她先后找了几份工作,都不满意。她有一个梦想,就是到国外去深造,并看看人家是怎么“生活的”。二十五岁的女孩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这在许多年轻人看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末末心如止水,她把别人谈恋爱的时间用在了学习英文上,并如愿以偿通过了雅思考试,被录取到新西兰怀卡多大学攻读商务管理硕士研究生。
 
    “嘟嘟!——”
 
    外面有人在鸣喇叭,当然是珍妮了——一个东北来的时髦女孩子。末末打开窗户,大声说了一声,“我就来了。”说罢,匆匆将最后一口牛奶喝了下去,将剩下的半块面包用纸缠了一圈塞进一个包里,然后关上窗户、房门,钻进了珍妮的车子。
 
    “今天你也不打扮一下?”末末一进车子,珍妮劈头就问。末末这才看见,珍妮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
 
    末末随口答道,“我又不漂亮,有什么打扮的?”末末说这话时心里有点隐隐发痛。她其实要对珍妮说的是:我又不像你,沐浴着爱情的阳光雨露。
 
    珍妮是个英文名字,她的真名是什么,没人知道。她与末末差不多是同时来新西兰的,两人又是这里的同班同学,彼此惜缘,相处得很好。珍妮有一个男朋友,对她爱得不行。她现在开的这辆车就是男友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末末每次去打工都是搭珍妮的便车——珍妮在离末末花店不远的书店打工。当然,末末按这里的规距,要给珍妮的汽油费的。
 
    “今天是什么节日,你知道吗?”珍妮对末末不大修蔚难硬宦猓┠┎恢ㄉ褪涞溃鞍椴皇强康龋橐惨“ !?
 
    末末说,“我向谁争取,向你争取,你同意吗?”
 
    珍妮说,“好吧。不说这些了。今天你要做几个小时?”
 
    末末说,“还不知道。昨天老板说了,今天要比平时忙许多。”
 
    珍妮说,“如果过了下午五点,你还没下工,我可就要走了。”
 
    末末说,“过了时间,我就搭公车回家吧。不用管我。”
 
    花店的生意真的太好了。末末从八点正准时上班开始,她就没有停止过,不断有人来买花,她去应酬,聊天,推介。比方,当客人对某些花的意义不明白时,尤其是大部分顾客买玫瑰花,末末就要耐心讲解:玫瑰的一般意义是什么,引申意义是什么,象征意义是什么,玫瑰又有红的、白的,黄的和紫的等多种颜色的,每一种颜色又什么特殊的意义。还有,不同的玫瑰枝数,花的搭配,乃至花的包装都代表不同的意义,等等。末末都得向客人解释清楚,让人家送给情人时能够重复她的话,使送花的人和受花的人都明白用意,都开开心心。
 
    人真多啊。末末说得口干唇躁,十分疲惫。一对又一对情人手挽着挽手,勾肩搭背,亲昵极了,让人看得又羡慕又孤独。花店的音乐很轻柔,是新西兰的乡村音乐,叙述的也是地久天长的感动的爱。
 
    花店女老板本来安排末末只上到下午四点半的,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韩国女子,很懂年轻人的心。但店里另一个员工下午一点就被男朋友拉去看电影去了。花店老板问末末能不能延长一点时间,末末说没问题。
 
    女老板又体贴地说,“如果你有事,我会让你走的。”末末被老板的关怀所感动。老板没有把话说明,但潜台词还是清楚的:如果你有男朋友,你要走,我也可以让你走。我自己累一点没关系。但你是年轻人,应该有自己的节日。
 
    末末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珍妮的车子当然早就走了。从花店出门时,韩国女老板忽然拉着末末的手,说,“今天你辛苦了。这束玫瑰花是店里剩下来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请收下吧。”
 
    末末看着店老板的神情,她突然觉得女老板好像自己的母亲。一股强烈的冲动涌向她。末末接过花,紧紧地抱在怀中。她明白:这一束花其实并不是店里剩下的,而是店里最好的一束花。末末一进店里就看见了这束花,她当时还以为是哪个男人送给店老板的礼物呢。
 
    “谢谢。”末末真诚地说,正要转身走,突然又回头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送这么美丽的花给我呢?”因为,末末知道,店老板所谓的辛苦不过是借口,她已经付足了末末的工钱,末末的辛苦是应该的。何况延长的时间还给了加倍的工资。
 
    店老板见末末问得很认真,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也认真地答道,“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每年情人节也从来没人送花给我。那时我生活在汉城,刚刚大学毕业,对爱情充满着幻想。有一年,那大约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我仍然没有收到有特殊意义的鲜花。情人节那一天,我在心里高喊:如果今天谁送给我鲜花,我就嫁给谁。结果,一整天,我玩得好的几个男孩仿佛都同时忘记了我,令我伤心不已。傍晚时分,我爬到一个小山旁,坐在一个角落孤独地伤感。突然一束花送到了我的面前,他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见到我几乎有点忘乎所以。他将花塞到我的手心后,好像完成了重大任务地说,‘好了,第一百一十一束鲜花送出去了。情人节快乐!’”
 
    “后来呢?”末末听得有点入迷了,“你跟这个小伙子结婚了吗?”她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
 
    店老板摇了摇头,说,“如果结了婚,我就不会来新西兰了。”
 
    末末急切地问,“发生了什么?”
 
    店老板说,“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那个小伙子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
 
    “长话短说吧。”店老板似乎不愿重温那段伤感的记忆。她说,“实际上,那个小伙子并不是特地要送一束花给我的。他在那个山上忙碌了一整天,一共摘了十一束野花。我是那天最后一个接到他鲜花的人。他说,如果没碰到别的人,他就将那一束花留在自己。我问他为什么要送花给我,他简单地说,他想让我快乐。我说,可我并不认识你啊。他说,快乐并不一定要在相识的人中发生。然后,他告诉我:他每年的情人节都会来这个山人摘花送人。他觉得别人收到他摘送的野花,很快乐,他也就很快乐——这就是他的全部意义。”
 
    “后来呢?”末末话一出口,就感到后悔了。因为她已经重复这一句话了。直觉告诉她,店老板一定对那个小伙子很留恋。末末说,“对不起,我是不是触及了你的隐痛?”
 
    店老板没有正面回答,她叹了一口气说,“我的确对那个小伙子很留恋。但我没有机会更进一步了解他。那天分手后,我连他的联系电话都没有得到。一年后的情人节,我想到山上去会他。结果,让我大吃一惊,上百的人来到了那个山上,每个人手中捧着一束自己从山下摘来的小野花。我没有见到那个小伙子,每个人都将自己的花放在一个坟头上。据说坟里躺着的那个人就是充满阳光和快乐的小伙子。他连一块碑都没有。我怎么敢相信呢?但人们就是这么说的。我在伤心之余也从山上摘了一束花,放在那个坟头上。我在那里坐了很久。第二天,我又去了那山上,还是没有见到那个小伙子。那个坟头的花却是更多了。第三天、第四天,连续好些天,都有人到那个山上去献花。这个故事也越传越远,也越传越神秘。有人说,那是个快乐的天使,下凡到人间来的。有人说,他就是一个凡人,有一颗不凡的心,在得知自己患了绝症之后,并没有消沉,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开拓生命的意义。但不管怎么样,我作为当事人之一,我真真切切见过那个小伙子。更为重要的是,从此以后,每年的情人节对我有了全新的意义:我不去等待别人来送花,而是自己设法将花送出去,将快乐和美丽的心情送出去……”
 
    末末的眼睛突然发热,泪水唰地涌了出来。她赶紧低下头,轻轻说了一声,“对不起,我要走了。”
 
    店老板一看表,说,“啊?对不起,最后一班公车可能已经走了。我送你回去吧?”
 
    末末连连摇头,她不愿让自己感动的泪水再压抑下去,她冲店老板大声说了一句:“情人节快乐!”转身朝公共车停靠站跑去。
 
    已经迟到了六分钟,对于一向正点的最后一趟公交车,末末并不存太大的希望。如果公交车走了,她只有打电话叫珍妮开车来接她,毕竟走回去太远了。只是末末不一定能找到珍妮,何况她一定正在跟很爱她的男友共享情人节的好时光。自己去打搅她也不大合适啊。末末有点后悔刚才店老板主动开口送她回去时,自己应该答应才好。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
 
    末末搂着那束火红火红的玫瑰花,惹得路人纷纷侧头看她,并送给她无限美好的祝愿。末末心里很热。店老板的故事让她的心更宁静了。
 
    “情人节真好——即便是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末末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让末末意外的是,最后一班公交车竟然还在!末末远远地冲司机摇手,并且又开始跑动起来。司机从车窗里抬出头,大声说,“别急!慢慢走!过马路小心来往车子!”
 
    末末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上车子。司机高高兴兴地说一句:“情人节快乐!”然后,就发动车子,好像今天专门停在这里等末末上车似的。事实上,这个偌大的车子就只有末末一个人。这在新西兰倒是很常见。因为绝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车,公交车常常放“空车”。
 
    末末坐定后,将花小心地放在座位旁——这是她长成二十五年来第一次在异国他乡收到的情人节的鲜花。她的心有些激动。她很幸福,真的很快乐。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也能快乐,也能幸福。对了,末末还听店老板说,到她店里来买鲜花的人并不一定都是送人的。有些人买花就是送给自己的——“难道自己还不够资格当自己的情人吗?”末末想到这里,不由得微笑起来。
 
    司机从反光镜里看到了末末的幸福表情,就开口说,“今天,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应该高兴。我也不例外。”
 
    “对了,你怎么不早点回去?”末末说,“这趟车子晚点了。”
 
    “今天是例外。我就琢磨会有些人,比方说你,因为玩得高兴,忘了时间。”司机淡淡地说,“所以,我就不急。反正是最后一班车嘛。你看,载上了你,也算没让我白等啊。”
 
    “太谢谢你了。”末末说。
 
    “我还得谢谢你呢?”司机说,“我最怕开空车。你懂吗?”
 
    “今天你有什么高兴的事吗?”末末记得司机说今天他也很高兴。
 
    “是啊,我原谅了我的妻子。”司机毫不隐讳地说。“她现在还在医院,一会儿我去医院看她。”
 
    “发生什么事了?”司机的话让末末吃了一惊。
 
    “其实也没什么。”司机说,“妻子前些天老跟我闹别扭,今天一早她就开车出去了。我知道她去会别的男人了。我心里很痛苦。但我也没办法。可能是我不好吧。但是下午,她从医院打来电话,说她出车祸了。我当即跑到医院去看她,见她只是断了两根肋骨,我放心了。因为要上班,我安慰了她几句,就离开了。下班后我再去看她。”
 
    “啊?”末末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妻子跟了别的男人的人在情人节这一天,他居然还能以如此平静的心态对待他的工作和人生!“那个男的呢?”末末忍不住问道。
 
    “唉,跟她在一起的那个男的更倒霉,可能有生命危险。”司机有点同情地说,“妻子见到我的时候,一个劲地哭泣,请求我的原谅。她反复声明,她没有跟那个男的干坏事,只是两人在一起感觉很快乐。现在她意识到,那种快乐是虚拟的,两个人心中其实都有负罪感。正因为此,出了车祸。”
 
    “你的心胸真宽阔啊。”末末发自内心地说。
 
    “谢谢。今天是情人节。我很快乐。妻子回到我的身边,真叫人高兴。”司机说。
 
    下车的时候,末末捧着红红的玫瑰,她太喜欢这束花,但是,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冲动,她毅然将这一束花送给了司机,轻轻说,“这是送给你的。情人节快乐!”
 
    末末没等司机反应过来,就飞快地跑回到自己居住的小街上。她听到了公交车“鸣谢”的长长的喇叭声。她的心在飞扬。情人节这一天,竟然有这么多感动的事发生!
 
    “末末!——”一声尖叫猛地传来,末末抬头一看:天啦,竟然是珍妮和她的男友正站在她的家门口,手里捧着一束红红的鲜花!
 
    珍妮飞快地跑上来,拉住末末的手,大声骂道,“你这个‘小蹄子’,这么晚还不回来,将我们急坏了。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呢,都急得快要报警了!”
 
    “对不起,我、我……”末末的泪水冲眶而出,止都止不住:在这个天涯海角,在这个原以为孤独的地方,在情人节的特殊时候,却遇到这么多的热心人、热心事。
 
    末末捧着珍妮男友送来的鲜花,她听见有人在她耳边真情地说:“情人节快乐!”末末滚烫的泪水将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打得精湿……
 
作者:[新西兰]聂茂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14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