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诗词 散文 小说 杂文 校园 文苑 历史 人物 人生 生活 幽默 美文

“不好意思”差点儿害了我

时间:2018/6/17  作者: 叮蜜  热度: 22433

  我是一名大学生,也是一名反“不好意思”者,至于我为什么要反“不好意思”,那我只能跟你们说“不好意思”差点害了我。以前的我比较“腼腆”遇到了什么事见到了什么人,我都会被“不好意思”紧紧的缠着身抓着心。而后果就是叔叔的新年红包没拿到,三好学生的名额也让给了其他人。


  以前因为东让西让被别人夸了觉得很光荣就永无止境地“不好意思”(自认为的原因)到了大学后我的“不好意思”就比以前严重了很多。它竟然使我整天都戴着口罩,不敢跟异性说话,不敢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害怕上课时老师点到自己的名字。更可恶的是它差点毁了我的未来。大三上学期的期中得知自己的教师资格证的考试通过时按常理出牌的话应该是开心的跳起来,但是我没有,我不仅没有跳起来而且也开心不起来,我开心不起来是因为我想到了面试,想到了自己要站在几个老师的面前讲课,回答问题,光是想想我就觉得腿软。面试的那天是我这辈子最不想回忆的一天也是最想回忆的一天。那天从早上起来到去面试的地方,腿一直在微微的颤抖,手心和头顶也在不断地出汗。领取材料和等待面试的过程就好比一个被病魔折磨着的病人,希望自己早点脱离苦海或者早点结束生命。也许你会觉得我的比喻有些夸张,或许你会认为我把区区一个面试说的跟闯火海似得,但是我要告诉你我的比喻一点儿也不快张,我就好比那个病人,我得了一个名叫“不好意思”的重病,它使我不敢直视现实,使我不敢想象自己面试的情景,使我静不下心来好好去准备材料。


  我是第十四名面试者,我进面试室的时间是上午十二点三十四分,时间我记得很清楚是应为排在我后的一位女同学,她连续问了我五次“几点啦?”而最后一次问的时候刚好轮到我面试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进的面试室,等我站在那几位老师的面前时,我发现我脑子只有“皇帝的新装”五个字,那天我先前准备好的题目应该是《我的叔叔于勒》,可在我脑子里关于《我的叔叔于勒》的知识连根汗毛都没有。我站在几位老师的面前,紧张的说不出话,连先前准备好的开头形式也没有做。那时的我只想狠狠地掐住自己的大腿让它停止颤抖并且站的直一点。其中一位面试老师许是看见我占了半天都没有开始讲话就向我问了一句“是不是紧张了?”我点了点头。接着我又听到了另外一个老师讲的话,他跟我说要不要考虑一下其他的职务,比如说文字编辑类的。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考得上其他的职务,但我知道当语文老师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用力地握紧了左手并有意让指甲陷进手心的肉里希望能起到保持冷静的作用。等我终于能说出话时我就跟几位老师说能不能让我缓一会再面试,面试老师也许我缓一会再来面试。出去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位问我时间的女孩,她好像又补了一点口红把耳朵前面的头发弄到耳朵后面,进来的时候还朝我笑了笑。我不知道我进面试室的时候有没有对她笑。


  出了大楼我进了一个公共厕所,在公共厕所的镜子前面给自己涂了一点口红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没有那么苍白。口红还真是一个伟大的发明虽然只涂在嘴唇上但看起来整张脸都有些红润。等我第二次进面试室的时候,腿依然在微微的颤抖,手心也依然在出冷汗,但不同的是还没等我开口一位比较年迈的老师就微笑着对我说“小胖子,请开始你的表演。”我的面试在像一个讨论组在讨论一样东西的氛围中结束,虽然过程中只有我一个人的腿在微微的颤抖。


  讲到这儿我就必须要讲一下我所理解的“不好意思”。我所理解的“不好意思”就是阻止你前进道路的绊脚石,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紧张,理解为害羞,理解为死要面子活受罪。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