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诗词 散文 小说 杂文 校园 文苑 历史 人物 人生 生活 幽默 美文

像根草一样的命运

时间:2018/7/26  作者: 骑着王八过街  热度: 26481
  村口小卖部门前的大榆树下,坐着三三两两的女人们拉着闲话,一会儿细数着手里的针线活,一会儿又喊叫着调皮捣蛋的孩子们。小卖部老板放在桌子上的收音机,像导了电的电线发出呲呲呲的声音,掺杂在女人和孩子们的吵闹声里。换针换线的吆喝声随着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男人和他肩上的担子,一同走串在村口的那条路上。也迎着女人们和孩子们下意识投过去的目光。

  “媳妇子,有头发吗,拿来给娃娃换个花卡子啥的?”货郎问着正在看向他的女人们,带着浓重的外地口音。不仔细听还真有点听不懂。女人们笑成了一片。“赶紧把头发剪下来换去,人家喊你着呢!”坐在靠树最里边的年轻媳妇子边推搡着旁边的明明妈边开玩笑的说着。“我试看有袜子吗换一双,”坐在最边上的xx媳妇起身边拍打着屁股上的土边超路边的货郎跟前走,货郎见有人看东西,便将肩上的担子落下来,将两头的箱子放在了地上,那是两个用木板钉出来的木箱子,很旧了的样子,钉在盖子和底部之间的锁扣也有些生锈了,上在上面的小锁子倒还有着一点新鲜!

  坐着的女人们都慢慢跟了过去,孩子们也都跟着凑了过去,将货郎和他的箱子围的严严实实的。 箱子里的线裤袜子被女人们好奇的双手抖的有些凌乱,绑在箱子盖里面的头绳上挂着各式各样花型的发卡头花,孩子们新奇极了。

  xx媳妇没能换上袜子,拿着炕毡下面仅有的一点头发被货郎在手里捏了又捏,还是觉得太少了,换不了一双袜子。尽管大家都一起软磨硬泡,还是被货郎拒绝了。见女人们也没有要买的心思,他锁上了两个木箱子挑着担子超村里继续吆喝着离开。

  女人们也都没有再坐下,相继回了家。

  磨蹭在最后面的xx媳妇迟迟没有离开,见大家都走远了,她一瘸一拐的走进小卖部里向老板祈求着让把赊下盐的钱再宽限几天,再等两天我们娃她爸回来了就给你给了。对着xx媳妇的软磨硬泡,小卖部的老板只是很无奈的笑着摇着头,他也很无奈这个可怜女人的“耍无赖”。便又不了了之了。

  算着xx出门的日子已经整整两个年头了,除了去年冬天打到明明家座机上的唯一一次电话外,再一直渺无音讯。家里大小娘四个没有一分钱的开支,当地的养路队上找人铺石子路,xx媳妇便起早贪黑的挣着一天只有五块钱的工钱,家里的三个女儿的吃喝拉撒自然由六岁的大女子承担着。

  每天天还没亮,她就提着馍馍抗着铁锹紧赶在去的路上,实则到干活的地方天才刚亮,离上班的时间还很早,但她想哪怕多等会儿,也不能迟到,她怕带工的说闲话,怕丢失这份工作。她总会用闲下来的时间算算自己几天的工钱,想想家里小女儿那个咿咿呀呀学说话的嘟嘟嘴。沉浸在脸上的笑容中,待正式干活,一切都麻木在铲车轰隆隆的机动声里,提不起任何思绪。

  xx媳妇的实在容不得自己偷一丁点儿的懒,只见铁锹来回摆动在路中央的石子中。中午吃完馍馍的她也比任何一个人都速度的站在干活的地点上。铲车的轰鸣声似乎真正麻木了她的思想,也麻木了司机的思想一样,刚要开工的下午,她被撞了,是儿时就受过一点伤的右腿,没有血肉模糊,却疼的动弹不得,见没有什么伤,她拒绝了养路队上人送她去医院的要求。拿着五天半的工钱就早早被送了回来。

  xx媳妇小心维护的活还是被丢了,几天都不能下地走路的腿子是她越来越难耐的疼痛,让她像头牛一样时不时的放声痛哭着。没有什么药物擦拭,女儿每天用盐水只能给她早晚擦擦,从能下地走路到今年过来,她才感觉自己的腿子留下了后遗症,而且总会像针扎一样的疼着。走路也只能永远的瘸着了。

  女儿上学了,是别人家孩子用过的旧书,不过并没有影响她在班里名列前茅的成绩,二女儿能在她农忙的时候哄哄小女儿,小女儿也学会了喊爸爸妈妈,xx媳妇感到从未有过的欣慰,等下次XX再打来电话我一定将这些慰心的变化都讲给他听。她心里暗暗自喜道。

  “我想着把xx的这两个羊赶着去给喂上呢,”门外说话的声音像是婆婆的声音,在和谁扯着闲话,打断了xx媳妇的思绪。她心里疑问着,可能是听错了吧。婆婆这三四个月都再么来过了,怎么可能会过来呢。她也就再没管!院里两个孩子正土糟糟的玩着过家家,有一句没一句的学着大人说话。

  羊圈里,xx媳妇经常称它们为她的两个伴儿的羊不经意间就在院子里喊叫,还带着人嘘嘘嘘的赶羊声,她着急的往外跑,原来是婆婆将羊赶了出来,XX媳妇有点纳闷的问候着婆婆,似乎婆婆并没有要告诉她赶羊的事,她只说了句xx么在,你一天还要哄娃娃呢,这几个羊我先赶着一起喂上。xx媳妇整个人都愣了,她知道婆婆真正的用意不在给她帮忙的心思上。况且那是她们娘几个唯一可以周转的开支,xx打工出走时家里的三只羊就是被婆婆以这样的方式赶去的,因为女儿要上学,她想给女儿买点书包和笔啊本子,她不想女儿连个像样的书包都没有,可是翻开房炕上大木箱子里的手绢,那零零散散的毛毛钱算上连个书包钱都不够,想起还有三只羊,尤苏媳妇想了半天终于决定了,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她想着买掉一只羊还有两只。

  刚进老院子大门口的不远处,婆婆和公公正坐在西房屋的房檐底下乘着凉,手里一分为二的一人一半西瓜,婆婆边吃边叨叨着“有点沙了,不好吃。”见xx媳妇走进院里,公公忙站起来问信儿媳妇。听儿媳妇说来拉羊的话,婆婆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啥叫你们的羊,我儿子喂的羊,我儿子出去打工去了,你就想赶紧买了你们娘们几个胡花去呢!”公公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做声。就这样,xx媳妇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知道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只要是为这个家的,她从来都是很拼命的干着活,可婆婆因为她连生了三个女子,没生下儿子的事从来都不是很待见她,甚至连几个孩子都不是很喜欢。今天婆婆又以同样的借口要赶走家里唯一的两只羊,XX媳妇的心像刀扎一样的疼,这是她干了五天半活的工钱换来的,两个孩子也把它们当宠物一样的喂养着。看着不说话的媳妇,婆婆似乎有了一丝的迟疑。

  “有人吗?”老队长走进院门口不停的喊着问,见xx媳妇迎了出来,队长将手里的一封信递给了XX媳妇,“给,xx来信了!”这像是一个激动又可恨的消息,xx媳妇有些发软的腿再也站不住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或是高兴又或者是伤心,无法控制住的泪水一颗接着一颗掉落在衣襟,将衣服打湿一大片。

  待上学的女儿一进门,xx媳妇就迫不及待的将信打开递给她,你爸爸今天来信了,你给咱们读一下。看着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字样,XX媳妇心里十遍八遍的猜想着里面的内容。“我在XJ,一切都好,这三十块钱你们先花着,待过两天天气凉了我就回来了……”女儿像朗读课文一样的读给她听着,队长又一次踏进了家门,这次递到她手里的是三十块钱。“今天你妈赶羊的事我都听见了,怕你为难,我自作主张把钱留下了。”

  xx媳妇委屈的泪又一次在眼睛里打着转,她没有将信再听下去,只是默默的坐在飘满星星的夜空下,脸上似乎有着些许安慰。好了就好,你说你打个电话,写个信怎么就这么难呢,你知道吗,LL上学了,成绩一直排在前三名,gg也能在我忙的时候帮忙照看cc了,小家伙都学会喊爸爸妈妈了,你喜欢的斑鸽(起给羊的名字)一家我没卖,还在妈家呢。夜空下,疲惫的神情有了些许缓冲,也许xx信里那个天气凉了会回来的消息又不知道是在哪一次的秋后,但她几乎已经全信了,或许她的期许只是一张简单的平安信吧!

  xx是家里的独苗,看了村里很多家庭,他们算是比较富裕的那一个,从小他的爸妈疼他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那种,麦黄的六月,太阳像个火球一样烤着大地,母亲渴死在麦地里也连让他跑个腿提点水都不让,又是怕晒了又是怕热了的。就算现在是三个孩子的爹了,他的母亲说起来也是疼到心尖尖上了,舍不得让干一把活。

  这次在外打工,母亲更是把仇记在了儿媳妇的头上,心想如果不是她生了那么一堆孩子,要是能生个儿子,我儿子也不用背井离乡的跑那么远出去挣钱,家里这二亩地都够养活一家子了,人家和她家同一年娶的媳妇子个个都生的大胖小子,就她这个扫把星把霉气全带到她家来了,都生三胎了还生不出个儿子。

  可怜的xx媳妇,在她三岁多,刚开始有隐隐约约的记忆时,母亲因为生弟弟的时候难产,留下她和嗷嗷待哺的弟弟撒手人寰了,那时候的她并不知道母亲永远的离开了,也不知道那对于她和弟弟意味着什么,只记得姥姥从一进门就抱着她不停的哭,第二天来了好多人,堂叔伯们还给他们每人都给了一顶帽子,她和弟弟也戴了,身上还穿着白色的新衣服,姥姥撕心裂肺的哭着,小姨带着她去看母亲了,母亲依然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然后就有好多人抬走了母亲。

  母亲走后她也会隔三差五的哭着要过妈妈,父亲总会哄着她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紧接着就是现在的母亲的到来。后妈似乎不是很喜欢她和弟弟,慢慢父亲也开始有点不喜欢他们了。八岁那年,她终于懂事了,知道照顾弟弟了,可命运又和她开了一次玩笑。

  那日从一早就开始下着的倾盆大雨,整整持续了一天,有点感冒的弟弟也开始不停的发着烧,父亲没有要买药的意思,只是叫她不停的用热水擦,但几乎没能起到一点作用,弟弟开始茶饭不思,瘦弱的身体在冰冷的房间里瑟瑟发抖,xx媳妇喊醒了睡梦中的父亲,可还是晚了,在下着大雨的途中,她感觉抓在手里的弟弟的手,从软和到僵硬,开始她只以为是弟弟受冷,在父亲的哭喊声里,她才知道弟弟是离开了。和母亲一样永远的离开了,从此她只剩家里那群羊的陪伴了!她喜欢走在大山上听冰草被走出刷刷的声音,有些被羊儿吭去了头稍,变得有些残缺,也许她的命运就像脚下的草一样,被现实一次又一次的打击。

  直到十四岁那年,同村的aa妈又一次改变了她的命运,她被管媒给了堂弟的表哥。那时候的她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婚姻,但也没有任何发言权!她被嫁给了一个从未谋过面的人。

  很庆幸一开始xx对他很是包容,随着一个个出生的孩子,她也长大了懂事了不少。婆婆也索性和她们分开过了,从此她觉得生活彻头彻尾又是妈的影子。孩子的哭闹声是她越来越燥脾气的根源。小日子里总会有着和xx时不时的拌嘴,xx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离家出走了,从此便是两年。

  那个刮着大风的下午,XX走了,孩子睡了,坐在大门外的沟洼边上,她像个孩子一样失声痛哭着。内心无数遍的问及自己的命运,如果母亲还在,她会不会不用这么早就承受这么多了?如果母亲还在弟弟也就不会离开了?如果母亲还在是不是她还可以回去坐坐,说说心里的委屈,道道心里的难过。她也想和XX一样说走就走,可睡在炕上的三个孩子仿佛是一个极为结实的绳索牵绊着她,无法挣脱。

  夜渐渐深了,那夜的星星仿佛比以往亮了很多,整个夜空都被照的瓦蓝瓦蓝的,月亮也像一个大水晶球一样高高悬挂着,xx媳妇仿佛看见了映在月亮里的那根草,没错,那是映在镜子中的自己,还有自己像草一样的命运!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