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情感小站 男生女生 毕业情结 爱情方舟 人物言论 教师文艺

留在日记里的歌,没有受到邀请

时间:2018/12/27  作者: 陈草旭变  热度: 38614
  早晨的校园,已无昨日孩子们联欢的余味,几个孩子在空旷的院子里打扫卫生,堆中的彩纸星星,还有路过的班级,可以看到尚未扯尽的彩带和彩球。记得昨夜的残梦,我被拉进班内,被孩子们洒满欢快、喷射成带成簇如花的彩沫,被他们围在当中,扯破平常的郑重其事。他们的笑声仿佛还在耳畔回荡,看到自己脱下冬衣,弓腰拍打着满身的彩沫彩纸,一年一次的元旦快乐,没有忧伤,也无学制,那悠长的流淌已近两年的情谊。

  昨天我真是愿意去的,准备了《两只蝴蝶》的旋律,并修改了歌词:“亲爱的你慢慢飞,你是我的朋友我的宝贝,亲爱的你跳跳舞,你的心啊是否很累,让我们一起去面对,一路汗水把梦追,等待秋风起,果实又累累,我们再聚会,共举杯。”是的,上午课堂上说,二十年之后,我们师生再聚会,看谁有成色可以联谊。

  但是,这首歌只写在日记里,因为,不知为何有些胆怯,有些尴尬的虚伪,便锁了四楼的楼门及办公室,以防谁来邀请打扰。但是,不料,你们还是从另一个楼道里上来敲门,我坐在屋内看书,也仿佛是在等待,我没有开门,寻思着不被你们瞩目时逃离。又不料,我一般工作时间关闭的手机,今天不知为何提前打开,你们电话催促,我只好接听。

  一楼初三办公室里,已经站满了老师,他们的桌上堆满了纪念本、贺卡和笑声,瓜果皮屑随便散落地上。我的学生们出现了,他们冲我招手,我摇头,笑着。他们的班主任从班级里逃了回来,双手拍打着头发衣服上的彩点彩沫。我随口就有了理由,两个女孩子涌过来邀请,我连说不敢去,不敢,你看你们班主任给整坏了,我不敢去。两个女孩子低声的笑言:老师,给个面子,给个面子——

  我的歌曲并未送去,教室内混乱一场,贺卡与糖纸,狂呼和撕扯,使我趁一个女孩儿表演拉丁舞的掌声四起时,拉门逃了出来。我为自己刚刚的讲话后悔。当你们邀请我讲话,我说好像结婚一样,大家哗的笑炸了,之后,我却提到考学的事情,虽然只是一句祝福,是否就冷漠了你们的欢乐?

  我逃了出来,站在院里,拍打身上的彩纸,又一个孩子跑来,是我曾教过的两个孩子送来的贺卡。我穿好衣服,回到四楼办公室,后来想到,有多少同事羡慕的目光,在远处把我丈量,是否会无意中伤害,让人心堵不释怀?顾不及那么多了, 我走出了校门。

  凄凄的暗夜并不寒冷,内心的火焰无法熄灭,知道那是我的青春被他们点燃,我在走与留之间踌躇,我想到酒,和谁共饮这欢快?于是,我已经走到校门口,又勾了回来,不再打电话的约定被焚毁,直到两碟小菜,三两烈酒,方渐渐平息你们给我的热情。

  也才知道自己在青春与庄严之间的差错,之间的虚伪道学,危险的讯号。看着今晨教室内依然悬挂的彩带和彩球,忆起残梦一般的青春,那似火热情,真的有些遗憾和伤感。而时光并不停歇,仍在流逝,如此暖暖的回眸;那美好的青春和青春,我的孩子们。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4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