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讽刺幽默 凭栏论世 乱弹八卦 佳作赏析

聊天儿

时间:2019/2/15  作者: 李狸  热度: 37187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每天宅在家里不出门是会生病的,得活动活动。所以,每天都有人到公园里溜达溜达。


  一天,在公园遛弯的时候,从后面走来一位大婶,问:“你这高腰的裤子哪儿买的、多少钱?”


  我告诉她:“动物园地铁自由市场买的。很便宜,佰来块钱。”


  大婶:“是吗?这么便宜,在哪儿?”


  “动物园地铁的自由市场买的。”


  大婶:“现在的裤子都是低腰的,像这种高腰的裤子不容易找到,低腰的裤子穿着不舒服,坐下来累。弯弯腰,两瓣屁股中间的逢都露出来了。哎哟!”大婶一边说这话,脸上一边做出恶心的表情。


  “你别去正规的大商场买东西,那里面卖的都是些外国货;去自由农贸市场买,又便宜、又合身。”


  大婶说:“自由市场不都关闭了吗?大红门自由市场关了、动物园批发市场都关了呀。现在都没有什么自由市场了。”


  “那倒是。政府要建设“美丽的北京”,把自由农贸市场、早市的菜市场都给整没了”。


  大婶一听这话似乎就来气了:“美丽?我们这儿以前很美丽,以前这儿有一个‘西山公园’,公园里面有山有水、水里有鱼、有小路、有树、有草地。后来人家在这里建起来一所‘徐悲鸿学校’,不知怎么回事?徐悲鸿学校现在改名叫“北京凯文学校”。以前的‘西山公园’是西方的西;西山公园拆了之后在对面修建一个小区叫‘溪山嘉园’这溪是小溪、溪流的溪,我们以前就住在‘溪山嘉园’的原地址上,我们有自己屋,后来被拆了,建起来这么一个小区。”


  “大概是西山公园太漂亮,有人看上了这块地吧?”


  大婶说:“唉,你说得对,大概是西山公园太漂亮有人看上了这块地。他们和他们这样一倒腾,把西山公园拆了,再建一个黑塔公园,拆拆建建、不知为什么,来回倒腾,钱哪儿去了,反正咱们老百姓一分钱见不着。”


  之后,又听别的人说起过这公园、和这公园对面的凯文学校的事情,凯文学校不知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学校?里面的老师都是些黄头发的洋人,学生大多数都是些小学生,听说初进这所学校的学生首先就要交纳十几万的学费,之后每月还要5、6千元钱的学杂费。可贵啦!有一位老奶奶的外孙女在大学是学习金融的,为了就近方便,竟然放弃自己的专业,在这所学校找了一份类似物业管理的工作做。每天的具体工作就是上课之前,在每个教室里来来回回的、用仪器测试一下空气质量。


  改革开放之后,滋生出很多所谓的“贵族学校”,学校里聘请洋人当老师,这所“北京凯文学校”应该就是典型的贵族学校吧。在清朝晚期,洋人就想尽办法让中国人接受他们的教育,搞一大群“留美幼童”把中国的小孩弄到美国去受教育。可是如今倒好,洋人们即省事、又赚钱、还隐瞒阴险的目的,在中国本土搞起了他们的教育事业。


  学校在上课之前测试什么空气质量,有必要吗?说是“测试空气质量”实际上,还不定是测试什么玩意儿呢?测试有没有窃听器,以便洋人老师发表反动言论,毒害我国青少年的心灵的时候,担心被人抓到证据而做的预防测试,那可没准呢!


  这所学校占地面积很大,但建筑物的楼层并不高(最高的也只有三层楼)不过,听说地下室很豪华,在地下,居然还有游泳池。地表面上,电线杆、电线和通信设备经过这所神秘的学校和黑塔公园。如果学校里面有外国间谍,在地下室接一根电线和通信设备联系在一起进行侦听,想必:那一定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情吧。军区有命令他们抢先获得信息,什么人、什么事都将败在他们手中。


  阴谋就在眼前,而我们却视而不见。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