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讽刺幽默 凭栏论世 乱弹八卦 佳作赏析

赶超英国

时间:2019/3/4  作者: 李狸  热度: 24657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获得解放、建立新中国之后不久,又再继续领导中国人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许多人对文化大革命不理解,有些人甚至认为毛主席搞文化大革命有私心,认为他是为了巩固个人权力而发动的一场错误的政治运动。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毛泽东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夸大了党内的腐化程度,搞文化大革命运动是脱离现实的做法。


  其实,这些看法都是人们毫无依据的胡乱瞎猜。


  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赫然写在建筑物的墙上的标语,那才是毛主席搞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真正的目的,那些标语分别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打倒美帝国主义”、“赶超英国”、“打倒修正主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给自足、丰衣足食”、“批林批孔”……。


  这个“批林批孔”的“批”字用的很有讲究,是批评、批判的意思;不是斗、不是打、更不是“倒”。毛主席始终把林彪和孔老二(周公)放在同等位置上相提并论,把林彪和周公的矛盾看成是“人民内部矛盾”。


  林彪所代表的是坚决支持毛主席搞文化大革命的那一派;而周公是走资派。走资派们在尔虞我诈的、艰难的国际环境中和敌人斗智斗勇,他们了解国际形势比了解国内的情况更多一些。而林彪、四人帮似乎只知道中国而不知道世界,他们喊的口号是没错,只是光喊口号未免给人感觉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虽然,文革后期的两个派别(邓小平同志和江青等人)斗得死去活来,但他们之间的矛盾也和“批林批孔”一样,属于同一性质。


  著名的“四渡赤水”战役,是1935年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在毛主席的指挥下同国民党军进行的运动战战役。蒋介石等反动派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三个月的时间六次穿越三条河流,在贵州、四川、云南3省交界的赤水河流域,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围剿之间,不断创造战机,在运动中大量歼灭敌人,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红军长征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


  在战役中,红军战士们被调来遣去,迂回的穿梭,渡过江去又再打回来。大家不知道毛主席到底想要干什么?即便是后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勋的林彪、彭德怀等人也都个个牢骚满腹、怨声载道、抱怨行军之太辛苦;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辛苦?毛主席也不解释,直到最后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大家这才明白毛主席的意图?


  毛主席搞文化大革命也和打仗一样,他向世人隐瞒自己的真实意图,只要求国人“一切行动听指挥”。就当时的世界格局而言,列强们虎视眈眈,无时无刻都在觊觎中国这块肥肉,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不小心就被吃掉。在国家还没有强大起来之前,就敢与列强叫板?这种张扬的工作作风显然不是伟人所为。但他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虽然,林彪、江青等人不知道毛主席搞文化大革命的真正的目的和意图是什么,但他们却知道:只要跟着毛主席就不会错,跟着他总能打胜仗。而且,显然他们没有跟错人。


  而走资派(像周总理、邓小平同志)他们都是去西方世界留过学的、见识过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的高质量的生活水平,与当时的贫穷落后的中国人的苦难生活相比较,他们觉得中国人也应该和西方人一样过上好日子,并且他们终生都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奋斗。但是,他们却忽略了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的富裕的物资生活从何来的问题。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每个时代的经典笑话,古时候有古时候的笑话;现代有现代人的笑话。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有文化大革命的笑话。那时候,经常听老师给我们讲这样的笑话,说:老师搞家访,问学生:“你知道你吃的大米是从哪儿得来的吗?”学生答:“是从米缸里来的”。学生的家长听儿子说这样的蠢话“啪”一记耳光打在他儿子脸上,骂道:“蠢货,大米是从米缸里来的?大米分明是从粮店买来的嘛!”。


  走资派们就像笑话中的这对父子一样,不知道西欧人享受的优裕的生活物资绝大多数都是掠夺我们(被殖民地)而得来的。


  另外,还有一个文革时的经典笑话,说:一个中国的高级官员去了资本主义国家,那个国家真现代化啊,什么都是机械化,就连上厕所也都是全自动化的工作流程,擦屁股也是机器给擦干净。这位高级官员回国之后也学习人家,弄了一个那样的厕所,让外国人来中国之后也能感受到如同在他们自己国家一样。那外国人来中国,进了厕所之后,一看,和他们国家的厕所一样,颇觉欣慰,蹲下来感觉很好,可是突然他尖叫一声跑了出去。原来把他吓着了,在他们国家全自动的机械化式的如厕方式都是机器干的活儿;而在中国,学不来人家的机械先进技术就“人工”作业(是一个人在背后给他擦屁股)。


  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很多年,一个给周恩来总理当过卫士的人写过一篇文章,文章中说:周总理每天工作日理万机,很忙,睡眠时间很少。有一次接待外宾的时候,由于过于疲劳,一边和外宾谈话就一边用热毛巾擦脸,以解除疲乏的精神,觉得毛巾不够热,又反复要求服务员递过来的毛巾再热一些、再热一些。服务员们尽心尽力的为其服务。接待外宾的工作完了之后,平常这些在周总理身边工作的服务员都会热情的恭送总理出门,可是这一天,大家却没有出来欢送,周总理的这个卫士来到大厅后面和服务员们说“再见”却被他看到的一幕惊呆了,原来,他看到:服务员们举着被开水烫得彤红的双手,彼此四目对视,一个个满眼含泪都快哭出来了。


  现在,在中国大地上到处耸立着的由外国人投资的五星级大酒店、或者高级会馆、或者高档的日本料理店,进去之后,服务员往往递过来一个长方形的碟子,碟子上面放着折叠好了的热毛巾给顾客擦擦脸和手。周总理经常出国,也许那时候在国外用过这样的热毛巾,而且他觉得用热毛巾擦脸很解乏使精神轻松,感觉不错,疲劳的时候他也要求国内的服务员给他热毛巾用。可是,人家国外的热毛巾是用像微波炉那样的带蒸汽式的电器里蒸出来的;那时候中国没有微波炉,他大概没想过服务员的辛苦和无奈,服务员们居然是硬生生的、用手从开水中捞起毛巾,拧干了递给他的(那些服务员们也真够笨,用土方法,烧煤炉、用蒸锅不也可以蒸出同样热的毛巾吗?)。


  周总理当然是非常有能力的国家领导人(他是杰出的外交家),但是作为总理他的能力是受局限的。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可是作为农业大国的中国的总理他一辈子却没有在农村生活过,这就是他的局限性。看了周总理的卫士写的这篇文章之后,再想起听到的文革时候的笑话,这才使人明白:那些笑话其实有很强的影射性,都是有所指的。


  可悲的是:文革时候的笑话在现实生活中依然延续至今。最近的电视里播放的《焦点访谈》报道:“新厕所为啥成摆设?”。这个问题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文革时候的笑话的翻版吗?


  政府宣称要为农村做好事,很多农村地区进行了厕所改造,但有些地方经过改造的厕所却用不了,反而给农民们增添了麻烦和制造出许多不方便“新厕所成了摆设”。


  在我们的电视节目中:《我爱发明》、CCTV-7《军事农业》都有介绍制作沼气的经验,农村人口在使用厕所的地方挖坑,用粪便制造出沼气来、制作出来的沼气还可以点火烧饭、使用完沼气剩下的渣还可以运到田里施肥。这是一种多么适应我国农村用的厕所,即环保、节能、还节约。那些整天喊着口号“带领全国人民奔小康”的官僚主义,也许在他们看来:和洋人一样的模式吃饭、拉屎就是小康生活。这样的思维多么愚昧无知可笑啊!难怪,那时候的文革派要耻笑走资派呐。


  走资派们不切实际的治国方略,学来半吊子的外国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带领全国人民奔向不切实际的小康生活。这样迂腐的政治派别,的确应该遭到批判。


  《毛泽东选集》的第一卷的第一句话就问:“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毛主席的答案是:大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劳苦大众的敌人。


  而走资派们却与毛泽东思想背道而驰,他们迷信资本主义制度,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他们使附庸于帝国主义的买办资本家复活,尽干些亡党、亡国的事情。毋庸置疑,跟着走资派们走中国人定会吃败仗,将再次回到旧社会的模样去。


  资本主义国家就相当于一个商人的角色,工作就是做买卖,把农民、工人生产的产品贱买来、贵卖出去;倒买倒卖、赚取中间价。资本家手里握着贱买来的货物总想赚取最高价,是他们贪婪的欲望造成国家经济通货膨胀。


  而社会主义就是自给自足,农民和工人生产的产品自我满足、自己国家消费。社会主义的特点是没钱买货物(因为货币不流通);资本主义的特征是:有钱买不到货物(因为通货膨胀)。


  搞社会主义的要有必备条件,就是要有丰富的物资资源。


  像英国那样的国家没有丰富的资源,他们国家天气天寒地冻,土地上生长不出什么东西,不具备搞社会主义的条件;所以只能搞(倒买倒卖的投机的)资本主义。如果自给自足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把物资提供给英国,这样的国家就将陷入饥饿。所以,他们拼命的破坏社会主义阵营。可以肯定,苏联解体的原因主要是英国的阴谋手段在起作用。


  而像中国、苏联、美国这样资源丰富的国家搞资本主义是非常愚蠢的,如果苏联不解体;


  如果美国不那么傻,也加入到社会主义阵营中来的话,那么他们国家的人民将过上真正富裕的生活;


  如果意大利、法国、德国形成统一战线也加入到社会主义阵营中来,大家都不理睬英国的挑拨离间,不被英国唆使和利用,大家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给自足、丰衣足食”谁也不侵略谁,以中国的儒家思想治理国家,过着“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平静生活,那将是多么美好、和谐的世界。


  可残酷的现实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展开的激烈的斗争中,如今是以英国主导的资本主义占了上风,各个国家被“选举”上来的领导人都被它利用和使唤。


  从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写在墙上的标语来看,毛主席认为打倒美国帝国主义、打倒苏联修正主义都不是什么难事,那个时候他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到:苏联修正主义将不攻自破。如果当初赫鲁晓夫听毛主席的规劝,不搞修正主义,而是继续走社会主义道路,也许苏联就不会解体。


  可是,现在我们国家却走苏联修正主义的老路,不知吸取苏联的教训,将来中国的结局也和苏联一样会解体的,甚至结局会更惨。


  毛主席说过“我们要在战略上重视敌人,战术上藐视敌人”的话。他认为:美帝国主义和苏联修正主义都是“纸老虎”;只有英国才是我们要在战略上应该重视的对手,他告诫中国人一定要“赶超英国”。毛主席深知中国面临的困境,他当然知道,应该堤防像英国这样的世界上最大的殖民主义国家。


  英国之所以可怕(它曾一度是世界的霸主),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个国家有及其高超的掌握机密情报的能力、和技术手段。并且他们很善于运用所掌握的情报进行挑拨离间、和进行巧妙的调度。这个国家无比贫寒,生产的食量根本无法满足本国人的需求、他们只专心生产武器和制造谎言。英国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们把侵略研究成一种学问,形成了习惯,英国人通过“教育”把英国的制度殖民到各国(其中包括“选举制度”)用文化统治世界。


  英国是个十分恶毒的国家,它是使世界人民贫困和饥饿的根源,世界上无论谁,一旦和这个国家有了瓜葛都将自取灭亡。且别说那些被殖民的国家,人们在英国的殖民统治过程中所遭受的苦难生活多么痛不欲生。就连欧洲一些国家的皇室成员和英国关系亲密,要么娶、要么嫁给了英国皇室成员之后,他们个个也都倒大霉(这些欧洲国家的皇帝大多数都成了末代君主)。


  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被称作“欧洲的祖母”,欧洲很多国家的皇室都与其家族联姻,但其后果,像俄罗斯帝国的尼古拉二世(迎娶了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女)。还有德皇威廉二世(其母是英国维多利亚长公主)。因为与英国有关联,他们都家破人亡了。


  “如今中英关系的发展处于黄金时期”这预示着中国将和那些倒霉的、与英国曾经有牵连的国家一样,会亡国。


  德意志末代皇帝威廉二世是一个因为罹患严重疾病,导致脑部功能有问题的人,他当上德意志皇帝之后,辞退了德国有名的铁血宰相俾斯麦。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威廉二世登基时才29岁、而且他那么弱智,他怎么可能是俾斯麦的对手?俾斯麦这个老奸巨猾的铁腕人物,怎么可能因为年轻的威廉二世皇帝炒他鱿鱼就轻易束手就擒?答案是:弱智的、年轻的皇帝的背后,肯定有人扶持。


  那么,是谁有那么强烈的愿望、付出巨大的热心来扶持他呢?熟话说“无利不起早”这得看扶持他的人群能够获得多大利益。


  据说,威廉二世在未当皇帝前,其实是很仰慕俾斯麦,可是他即位后,就马上与这位宰相发生冲突。皇帝不甘受制于人,想要掌握统治帝国的最高权力。于是,他在1890年解除俾斯麦的首相职务。


  解除俾斯麦的职务之后,年轻的皇帝任性的实施他的强国梦,德国是一个内陆国家,可他偏偏喜欢摆弄用于海战的舰船之类的玩意儿,而那些大量用于扩建海军的武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全都被英国当作战利品缴获了。


  本来,威廉二世的爷爷死了之后是他父亲继位,他父亲被加冕为腓特烈三世皇帝,却在99天后死于咽喉癌,有资料说,是当时英国医生误诊导致死亡。


  让威廉二世这样一个心智不全的人继承皇位,对于英国来说真是再好不过。英国人设置外交陷阱使德国被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然后使他们战败,再缴获他们的武器、逼他们付高额的战争赔款。这就是德国和英国搅在一起而酿成的悲剧。


  世界上因为与英国人搅和在一起而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大国的君主,还有俄罗斯帝国的尼古拉二世。


  俄罗斯帝国地大物博,但在尼古拉二世统治时期,整个国家却饿殍遍野,饿疯了的人们揭竿而起。1917年3月,首都圣彼得堡市民发动反饥饿游行,引发二月革命。之后布尔什维克发起十月革命,建立苏维埃红色政权。前者推翻了罗曼诺夫王朝,结束了封建专制的统治;后者,结束了沙皇一家人的性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沙皇一家人连尸骨都找不到,直到苏联解体后,沙皇一家的遗体被发现,通过DNA检测才得到确认。


  俄罗斯人为什么如此痛恨他们的沙皇,俄罗斯帝国地大物博,那个国家又何至于饿殍遍野呢?食物都哪儿去了呢?


  尼古拉二世实行的政策是:对外扩张、对内改革。却不尽人意。


  他有那么一个英国女王的外孙女当皇后,随皇后远嫁而来的一大群人,受这些人的影响,他实施的改革是对本国有益呢?还是更适合英国?答案:不言而喻。


  各国的历史就是前车之鉴,我们国家也曾经遭受过鸦片战争、以及,第二次鸦片战争,还有八国联军入侵的历史实事。但,这些似乎都不能让我们牢记曾经的屈辱;而与英国人打得火热。


  英国人在找寻机密情报时,就像一个高级的陪酒女郎一样,自己滴酒不沾、而使被她陪酒的客人熏酊大醉。清朝以前,中国是没有邮政行业的。清晚期,由于腐败的政府和洋人签署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让洋人的邮政行业也钻了空子,进入到中国大地。洋人开设邮局赚取中国人的钱财的同时;信件的地址、人物关系等信息全都在洋人眼底曝光。1949年新中国建立,所有的邮局都是国营企业,间谍无法插足。改革开放之后,又有了私营的快递公司、和互联网,再加上电视节目中那些或真心、或无意透漏给洋人的信息,想从中国获取情报真是易如反掌。而他们的军方自己却从不泄露机密。


  英国人捞取对方的信息的手段还有:以“旅游、考古、登山”等等名目为借口,对想要进攻的国家去进行侦查和探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兴办旅游业的、被称之为“近代旅游业之父”的托马斯?库克就是英国人)。


  英国的另一手绝招便是使用间谍。他们以教育为手段、或者利用人们对权力的贪欲,或者对金钱的需求,他们总是能使每一个愿意或不愿意充当间谍的人都被他们所利用,总是重复的上演着在印度殖民统治的旧把戏,并且,这些旧把戏总是屡试不爽。


  毛泽东搞文化大革命丝毫没有夸大了党内的腐化问题,相反,改革开放之后,党内的腐化问题正如毛主席担心的那样,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毛主席担心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将颠覆共产党的政权,所以,文化大革命最主要的内容之一就是:批斗学文科的知识分子,他们被称之为“右派”或“亲洋派”。而如今,这些亲洋派们真的在颠覆共产党的政权,他们把“卖国、败家”研究成了一种“学问”。


  那个时候,我们不太清楚毛主席为什么要批斗反革命的知识分子。但是,看看现在的占主流的知识分子们,他们在“十八大”“十九大”文件中用的那些好词儿:什么“供给侧结构改革”、什么“去杠杆”、什么“保障房建设、新一轮医改、扶贫攻坚”、什么“GDP”。


  其实,这些名词都是些经不起推敲的、一点就破的“卖国、败家”的代名词。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这些词的具体含义:


  首先就说“供给侧结构改革”这个词:自从中国加入“世贸”之后,那些知识分子们给我们国家的领导人争取来一个农业部长的官当,中国就成了全世界的农业部,向世界各国拼命的供给农产品。世界贸易组织给美国封了个公安部的职位,充当世界的警察(所以美国总统特朗普吵吵嚷嚷“不当世界的警察,要退出世贸组织)。卡塔尔被封了个能源部的官位,向世界的老大供应燃气、石油等能源。大家都颇觉光荣的、争先恐后的争当“人类命运共同体”当中的角色(只有美国除外,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大佬,而不是被老大封个警察的官当)。


  “供给侧结构改革”使中国失去独立,成了世界老大的附庸国。这都是因为那帮穷酸秀才,为了一己私利,他们牵着木偶线随意摆弄当权者造成的后果。


  “十八大”的另一个名词:“去杠杆”怎么解释呢?


  请问:什么是杠杆?杠杆的作用何在?


  称重量的称、或者天平就需要杠杆。杠杆的一头,用秤砣、或者砝码衡量重量。可是,为什么我们国家要“去杠杆”?是嫌弃哪儿重了呢?


  他们觉得国营企业所占分量太重。“去杠杆”就是“去除国营企业的重量;为私家企业(资本家)增加砝码,让杠杆不向国营企业倾斜,而是倒向私营企业那边。这就是所谓的去杠杆。所以,有了这样的中央指示,各省、市、县的国营企业一个接一个倒闭。


  以前,毛主席领导下的共产党拼命的维护无产阶级专政(把私营企业收归国有);而现在的共产党拼命的“去杠杆”。如果将来权力落到资本家的手中,政府缺钱养军队,只能靠收税维持生计的话,资本家就可以操纵军队。现在的国家领导人应该好好看一看作家矛盾写的《子夜》,这本书反映了资本家为了赚钱,为了使股票的价格升降、高低符合自己的利益,他们竟然指使军队故意打败仗。


  “去杠杆”政策,是亡社会主义国家的政策。


  而“保障房建设、新一轮医改、扶贫攻坚”这些话,又让政府具体干些什么事情呢?


  政府拼命的搞“保障房建设”、和“扶贫攻坚”,需要花钱吧?那么,钱从哪儿来?


  搞“保障房建设”和“扶贫攻坚”的钱都是举债、借来的钱。而且借的是高利贷。


  人在小时候不懂事,嘴馋了,借别的小朋友的钱买零食吃,父母一定会告诉小孩这是不对的。因为“嘴馋了买零食吃”是可以克服的,是完全没必要的。


  政府借钱搞“保障房建设”、和“扶贫攻坚”就像小孩子“嘴馋了买零食吃”一样,没有条件可以劳动,等到有条件之后再改善生活。而不必用借钱的方法来“打肿脸充胖子”。


  而且,有些“保障房建设”、和“扶贫攻坚”用的都是些杀鸡取蛋的方法:出卖土地。


  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拥有土地就拥有希望,有土地可以耕耘,有土地可以挖矿、有土地就有养鸡、养猪、养羊、养牛的场所,什么都可以有,但如果把土地出卖了,没有了土地就没有了一切。农民失去土地就等于失业了。


  “保障房建设”、和“扶贫攻坚”政策,打着“带领人民奔小康”的旗帜;却干着损害人民利益的事情。


  另外,让人最不能容忍的是“新一轮医改”。


  所谓的“新一轮医改”同样是去杠杆:一方面去除中国的医疗水平;另一方面加重洋人占领中国医疗市场的分量。


  我们都知道,癌症是一种全世界都还没有攻克的病症。但我们国家大量引进外国的抗癌药。甚至,有些药还是头一年才开发的新药,我国政府就高价买进(这是把我们中国老百姓给洋人医生当小白鼠作试验品用呢!)而且,还瞪着眼睛说瞎话,把洋人的狗皮膏药称之为“救命药”,事到如今,没有任何药可以把癌症治好,他们却说这是“救命药”。说穿了,其实就是拿老百姓吃药的钱去贿赂洋人;他们还为洋人的抗癌药保驾护航,煞有介事的搞个什么“五专管理”:专人、专柜、专用处方、专用的账册、专用的登记本。


  在大量引进外国药的同时;国内的疫苗药品却出了问题,被取消了生产许可证。难道,这就是“新一轮医改”?


  与其买洋人的狗皮膏药;还不如拿这些钱自己研发中国的抗癌药。难道我们中国人比别人蠢吗?别人能出新药,中国人就不能?


  我给大家说一件发生在笔者本人身上真事:


  20来岁的时候,我脸上长满了一种叫“扁平疣”的皮肤病,这是一种顽症,常常看到《医学杂志》上把这个病与皮肤癌相提并论。当时,我到省医院、到大城市的大医院去医治都没有治好。但是,就在我们县人民医院的皮肤科,一个姓李的医生,用种痘的方法(像种疫苗一样)把一颗扁平疣割下来,然后种在手臂上,不到一个星期,脸上的“扁平疣”全部结痂、掉壳脱落了。从此以后,这病再也没有复发。


  二十多年之后,我在北京的一家医院碰到一个“扁平疣”患者,她说她到什么大医院都去治疗过,就是治不好。


  像这样的医生、医术,都是因为政府没有重视、不鼓励。即便有过高超的医治技术,以后随着医生老去、死去而失传的。


  光崇洋媚外、迷信洋人,这是一个多么迂腐的政府啊!如果当年毛主席不搞文化大革命,谁能说:他是脱落了现实,是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夸大了党内的腐化问题?


  其实,又哪里仅仅是“夸大了党内的腐化问题”这么简单?现在的党简直都变颜色了,共产党的天下早就变天了。这哪里还是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创建的共产党?!


  大型音乐舞蹈史诗篇歌剧《东方红》反应的是:周恩来总理前半生所经历的革命道路。影片阐述了共产党人为什么闹革命、和在革命的过程中都经历了怎样的艰辛。影片的开篇就直接表现了旧社会,被劳役的中国穷苦劳工,在洋人和买办资本家的监视下,吃力的背着集装箱,把中国的物品运送到海外。那时候,腐败的统治者使中国的物资大量外流,而中国人自己穷得当乞丐,没吃没穿、甚至卖儿卖女。为了解救中国的劳苦大众,为了那样的画面永远不再在中国出现。这就是共产党人为什么闹革命的原由。


  在旧社会,中国的物资养活了洋人、壮大了敌人。而在中国本土,洋人们霸占着中国的土地和资源,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贴上“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牌子。


  而现在的中国却违背了共产党解放中国的初衷,和旧社会相类似的画面又重新出现在了中国大地上:


  看!各大城市到处耸立着的由外国人投资的酒店和商务用的高楼大厦,“无条件”的中国人同样不得入内。


  洋人们霸占中国的土地,投资建筑起高楼大厦,把楼里的房屋作为商店、药铺、饮食店、办公室等等出租给中国人,由他们收取佣金。


  各大城市由外国人开设的超市斩断了中国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联系,由他们赚取中间差价。他们把中国农民种植的瓜果蔬菜、粮食;以及水产肉食、还有工厂生产的生活日用品等物资全都“包买”下来,再转卖给城市消费者。洋人在这中间赚够了。


  而中国人还把中国的物资拼命往外运,那港珠澳大湾区全力打造的“科创”引擎,各海港、港湾,大量的集装箱每天不断的往海外运送物资。历史又在重演。


  殖民者的“新时代”到来了。以前,殖民者要掠夺还得亲自上阵,不辞辛劳当强盗才能获取财富;如今,我们为其“贡献”,而且还把这种“贡献”美其名曰,称之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切都是“学文科”的知识分子们倒腾出来的好词儿。


  毛主席搞文化大革命,批斗知识分子中的右派人物的思路是对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反殖民主义的运动。


  大型音乐舞蹈史诗篇歌剧《东方红》,影片的开篇就直接表现了旧社会,被劳役的中国穷苦劳工,在洋人和代办资本家的监视下,吃力的背着集装箱,把中国的物品搬运到通往海外的船只上。而中国人自己穷得当乞丐,没吃没穿、甚至卖儿卖女。


  画面中的牌子上写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港珠澳大湾区全力打造的“科创”引擎,各海港、港湾,大量的集装箱每天不断的往海外运送物资。历史又在重演。中国人将和旧社会一样重新陷入贫困和饥饿。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