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随笔小扎 人生感触

记录的七百年

时间:2019/6/10  作者: 陈草旭变  热度: 171096

关注【趋势解盘】,把握股票市场波动

  听到卧室外传来他们说话的声音,朦朦胧胧又小憩片刻,起床叠被,拖着鞋子到卫生间洗漱,戴上眼镜,抬头远眺,哦,然后喊家人,要杯温水饮下,窗外天气晴朗,行人不绝。

  早饭已经做好,是自己喜欢的淡水面条,放些青菜,一碟咸梗佐之,有时是清水香菇豆腐,醋泡黄豆滋味。饭后看表,刚好提前五分钟步行上班,街头因全国上下空气质量的要求,清水洒遍每条街道,更有春花落,却又层层碧叶,低垂满路,心旷神怡,步行开去,斜跨书包甩手而行,器宇轩昂,所谓疾行如风。

  签到后闭门开窗,健步六个华里,浑身精气已兴奋,趁势两路太极桩拳,然尔闭目凝神,以意领气,游走经脉于涌泉百会。这样的锻炼和修为,昨天是在西湖公园闯王梯的高台之上,赤膊上阵,那初夏的风,微摇春叶,神秘的吹响,又旋转而起,凉爽着赤裸的脊梁和旭日般的心灵。之后的读书,有半个小时,情况态势依然悦人。

  工作很简单,整一段余暇中朝思暮想的文字,那是勾画好的灵感与情怀交织过的,随手而来;周日的时候,更为洒脱,多为阅读时的灵感断句,星点警文,如眉批,如眼神。此后是打开电脑,开始修改文章,发送文章,每周一般为两篇,如有被推荐被精华者,更添发送的勇气和愉快,当然也常常依据情势,不断修正自己。期间接过电话,发个邮件,或者开个小会,审个材料,皆不在话下。

  中午会提前近半个小时下班,为儿子准备午餐,愚父手拙,只会做些捞面条,加些小菜,食材足了,也会烧蒜薹肉丝,豆腐炖鱼,鸡蛋番茄或烧青菜,虽有营养,却大抵是儿子不太喜欢的,昨天的炒河粉和两丁面,他也只吃了一碗。不知是又问了他的学习,说了他前途的事儿,还是父子之间的疏离,总觉得他没有吃好。他将午休时,又送过去一杯开水,一只皮蛋,却只喝了水。哎,为什么是“送”呢,他已经不是孩子了,是自己教育的不到吧。

  午休还好,沉睡中被铃声叫醒,儿子早已上学去了,自己懒懒的起来,穿衣着鞋,一道道工序样,没了不久前的朝气,却很荣幸,又是一个平安的中午,不像有些时候做过午饭之后,匆匆赴约,什么约会,不就是为酒而往,沉醉于酒精和朋友的语言语态里。

  下午好些,继续修改文章,然后是浏览网页,先是凤凰网,看国家级的资讯,往下是社会,或港台,或处事的一些焦点。播报之类的文章有过人之处,可以和早上经典阅读相仿相兴致,击案点赞者,也是可以邂逅的,剩余的多为自己喜欢的军网,就是熬一个时间,图正常的上下班,仿佛没有生命,如其苟且。

  步行回家的路,多取公园,漫步而去,目光散淡,作见高大乔木,紫色的春花尚未落尽,隐约在蓬勃的碧丛之间,没有想到,那竟是楝树,修“炼”不知有多少岁月,已经如此高大。一路走来,虽也是星点的期盼,却终归无人相约,也好,回家自酌而已,并不寂寞。

  也真的喝了些,起先吃了中午的残羹,半碟熟肉就酒,盖有三两,微醺中有邀请朋友喝酒的冲动,幸好电视节目尚好,平均了泛起的躁动,因为知道,出门共饮共醉,又有何为?徒劳而已,不如为家人做些什么。是的,只要他们见我无恙,免了忧心,也自好了形象。

  晚饭没有给孩子做,烦恼儿子的幼稚,只愿谁呢,子不教父之过,加妻子回来,便从电视机前站起来,勉强调好一碟皮蛋黄瓜,刚好儿子归来:“先吃点儿凉菜,你妈给你煮饺子。”不管他什么样,说完后我进屋看纪录片。等他们吃完,我默默的就着桌上还有的菜和饺子,又饮下一两二锅头,然后开着未就的片子在沙发上睡着了,半夜里才到卧室,沉沉睡下。

  人生的一世莫过如此,或者人生的早餐中午和夜晚,如此这般,也已经知足。这,就是我的一天,无恙无澜,无事无非的一天。对了,我看到的纪录片是《铁血生死录》,杨氏家族在播州的七百年,七百年的另一番一天。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1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