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讽刺幽默 凭栏论世 乱弹八卦 佳作赏析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绣花小鞋知多少

时间:2019/8/23  作者: 春风杨柳  热度: 119686
  女人什么时候穿上了绣花鞋,众说纷纭,但一定与手工业快速发展和女人审美观的提升有关。

  绣花鞋不仅成为女人的心爱物,而且围绕它的故事也很多,如电影《绣花鞋》,电视剧《一双绣花鞋》等等。

  《聊斋志异》里半夜房梁上出现一双绣花鞋,借此破了一个冤案。

  《巴黎圣母院》里的一双绣花鞋,竟然成为隐修女和埃及姑娘母子的见证物。“此鞋若成双,母女重相逢”。

  据说梦露死后,她的鞋子被人高价买了,作为珍品展览,观赏者接踵摩肩,很多人不惜支付100美元排着长队,为的是闻一闻鞋子的“美味”。

  安徒生的《红鞋子》,寓意深刻,让人警醒。

  菲律宾前女总统马科斯夫人曾经拥有一万多双鞋子,且不问她是否需要这么多鞋子,但相信其中一定有绣花鞋。

  一位国足结婚时,吻脚吻鞋喝鞋酒,不管是用情至深还是怪癖,但肯定是一个典型的女鞋偏爱者。

  如今有人把婚姻比喻为一双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有的婚姻是平底的布鞋,虽凡俗,却给人踏实可靠的感觉;有的婚姻是草鞋,质朴却不长久;有的婚姻是水晶鞋,永远只在神话或传说里存在;有的婚姻是红舞鞋,看起来很芭蕾,其实只有她们自己知道,那翘起的脚尖只是在梦中才可以起舞;有的婚姻是拖鞋,明知过不下去了,还要一年又一年的拖下去,直到最后双方都憔悴成了一片秋叶,才无奈的从感情的枯枝上凋零下来;有的婚姻是皮凉鞋,看似完整,其实四处漏风;而有些婚姻,则是高跟鞋,看起来优雅迷人,其实,一不留神最容易崴了脚,这一点,倒像婚外恋。更多的人还是喜欢婚姻就像绣花鞋,漂亮、柔软、舒适、轻松、典雅。

  西门庆可以算是一个酷爱女人鞋子的历史名人了,他不仅爱女人的小脚,而且更爱女人的绣花小鞋。

  他第一次与潘金莲喝酒的时候,就把酒杯放进潘金莲的绣花鞋里,喝起了鞋中酒。

  西门庆爱上家人来旺媳妇蕙莲,竟然是因为她有一双小脚。一天,两人到后花园一个山洞里寻欢作乐,脱了衣服后,西门庆两眼直愣愣端详起蕙莲的那双小脚起来,竟忘了寻欢。西门庆还是很有眼力的,他将蕙莲的小脚和金莲的小脚做了比较,说道:“谁知你比你五娘脚儿还小。”蕙莲说:“拿什么比她,昨日我拿她的鞋略试了试,还套着我的鞋穿。”可见女人的脚,越小越有魅力。难怪潘金莲以脚命名。

  西门庆和潘金莲在翡翠轩葡萄架下百般寻欢,丢了一只绣花鞋。潘金莲怪罪丫环秋菊,要秋菊把丢失的鞋子找回来,找不到就挨打。秋菊连找三遍,终于在藏春坞雪洞暖房的书箧里翻出,一只绣花鞋和一些拜帖纸、排草、安息香包在一处。秋菊喜出望外,鞋子找到可以免挨打了。潘金莲看了鞋子,大红季花缎子白绫平底绣花鞋,绿提跟儿,蓝口金儿。唯有鞋上的锁线儿差些,一只是绿纱锁线,一只是翠兰锁线,不仔细看认不出了。潘金莲再往脚上试了试,发觉鞋子小,就知道是蕙莲的鞋子。蕙莲死了,西门庆把她的绣花鞋珍藏起来,成为他爱屋及乌的欣赏品。

  大概是男主人喜爱绣花鞋,所以在西门家里,女人除了喝酒品茶取乐外,最多事情就是做鞋子了。因此绣花鞋子种类也就特别的繁多。

  女人们,昼穿步鞋,夜穿睡鞋。她们时而脚穿平底迈着碎步,时而脚踏高底轻身艳舞。要响声就脚踏木底响鞋,需要无声就套上毡底鞋。

  女人聚会,那就更加精彩了,一双双小脚上的绣花鞋,有蓝有红有紫有玄;有布有缎有绸有纱;有鸳鸯戏水、鹦鹉摘桃等图案;有鞋面绣花,有羊皮金缉的云头子(云状的图案花纹);有尖头翘角、平头圆角等样式,数不胜数。她们像是用鞋子在摆阔炫富,争奇斗艳,邀欢争宠。

  明朝的女人见面常常交换鞋样,鞋子成为礼物而互送,且结婚时以穿绣花鞋为荣,因此做鞋是女人的看家本领。二十九回有一段精彩的做鞋描述:潘金莲早起,记挂着要做那红鞋,拿着针线筐儿,往翡翠轩台基儿上坐着,描画鞋扇。使春梅请了李瓶儿。李瓶儿问:“姐姐,你描金的是甚么?”金莲道:“要做一双大红鞋素缎子白绫平底鞋儿,鞋尖上扣绣鹦鹉摘桃。”李瓶儿道:“我有一方大红十样锦缎子,也照依姐姐描恁一双儿。我做高底的罢。”于是取了针线筐,两个同一处做。金莲又请来孟玉楼,三人一处坐下,拿起鞋扇,你瞧我的,我瞧你的,都瞧了一遍。玉楼便道:“六姐,你平白又做什么平底子红鞋?不如高底好看。你若嫌木底子响脚,也似我用毡底子,却不好?”金莲道,不是穿的鞋,是睡鞋。他爹说,看着我穿红睡鞋心里格外喜欢。

  因为绣花鞋是女性的象征,是女性展现美的方式,是女人示爱的工具,更是女人品位的展示。因此作者从二十七回到二十九回,有79处写绣花小鞋,二十八回回首诗写的就是绣花鞋:几日深闺绣得成,看来便觉可人情。一弯暖玉凌波小,两瓣秋莲落地轻。南陌踏青春有迹,两厢立月夜无声。看花又湿苍苔露,晒向窗前趁晚晴。为了加深读者对绣花鞋的印象,作者还多次用《红绣鞋》词牌作词。

  我们无法统计《金瓶梅》里的绣花鞋有多少,但知道,吴月娘、李瓶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庞春梅、宋蕙莲、林太太和王六儿等女人都是小脚,其中潘金莲脚比较小(三寸金莲),宋蕙莲的脚最小。

  其实在绣花鞋光鲜的背后有着女人无尽辛酸泪。可以想象女人在儿时用裹脚布阻止其正常发育的痛苦。我们仿佛看到北宋在金兵铁蹄下,国破家亡,吴月娘迈着小脚,带着家人逃难的艰辛。爱姐怀抱月琴,卖唱求生,寻找父母,“弓鞋又小,万苦千辛”。仿佛看到,金兵入侵,靖康被掳,百姓逃难,无数妇女,迈着小脚,不堪负重,除了逃难,还能做什么?北宋女人的小脚与金兵的铁蹄就是那时两国实力的比照。

  绣花小鞋的存在,既影响女人正常的身体发育,也是对妇女身心的摧残,同时反映男人畸形的审美观,男人对女人的强烈占有欲,说明妇女没有独立经济能力,就不会有独立的人格,必然沦落为男人的附属品。

  小脚让人口近一半的妇女失去了劳动能力,无疑是对社会生产力的摧残,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可以想象如果男人没有畸形的审美观,社会没有腐朽的三从四德的观念,让妇女从裹脚中解放出来,明朝的经济社会一定会得到更快的发展,明朝的历史也许会改写。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