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爱情故事 网络情缘 单身一族 都市夜思 异乡生活 友情故事 感悟亲情 围城内外

生日

时间:2019/11/5  作者: 夏枫  热度: 8817
  已经很晚了,我所期待的那样一条消息还是迟迟没有发来。

  在这许多的时间里,充满了希望,却像是还没有抽芽便已经谢去的花朵,我不曾看见过那是有怎样美丽的绽放。

  等待着,等待着,外边下起了小雨,正适合我出去走走。我拖着病弱的身体,选择一条少有人经过的小路,一遍又一遍地走着,像是在寻找什么,其间没有挫折,也未曾有过结果。

  人的记忆果真是如此短暂吗?或许是我耿耿于怀,难以放下。

  我在灰色的天空下走着,不曾听到过笑声,许多树木都开始枯萎,落叶满地都是。然而落叶并非是我现象之中的那种黄色,他们安静的脸上满是皱褶,像是快要逝去的老人,没有伤痕,却佝偻着精神。

  我走至西南角,又看到那一片长满荒草的墓园。我望着下面林立的墓碑,却不曾看到上面的墓铭。这是最安静的地方,似乎很多年都不曾有人来过,这是传说中的死亡之地,却又处处充满了生机。安静长眠于碑下的朋友,我无法与他们交流,却又与他们一样可悲,所以我们是朋友。我不曾收到过问候,更别提祝福,像是我等待了许久的那样简单一句,已落在角落的冷风中瑟瑟发抖。也偶尔会有人问候他们,可这又何尝能够算作问候。看望他们的人,从不虔诚,这些人总是结伴而来,谈论或是嬉笑,谈论总是与长眠的人无关,笑声似乎从来不曾预见自己的未来。

  人这一生,总会有诸多亏欠,或许可以偿还一小部分,但大多总是带进墓园。我从不相信灵魂的存在,但倘若真的存在,我宁愿忘记我的生前,欠下的已然欠下,又何苦再添亏欠。如果灵魂真的存在,最好还是忘记生前,不然听见自己被抛弃后的呼喊,又该何处安放。

  我这一生,也有太多亏欠,并随年月增长,愈发之多。我曾以为,我对你的亏欠最为之多,一生恐难偿还,慢慢发现,我却不曾欠你什么,像是树上的一片叶子,当长满皱纹的脸在生他的树下腐烂,便已然偿还,当一树之叶全部落下,便已经还清生前,不必再去执着与挣扎,随风飘落而去便好。

  二十岁了,本该是最好的年纪,可是我不是我。这样的年纪里,我没有满头的白发,也不曾有褴褛的精神亦或是佝偻的面容,可我确信我已经逐渐老去。

  当一个人愿意用世间美好去遗忘美丽的谎言的时候,他已经老了。

  衰老,不是一个漫长过程,而是就在那样的某个瞬间,一蹴而就的枯萎,或许还未绽放。

  那片墓园对我露出亲切的面容,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我不能够再待下去了。

  雨还在下,还是那条死寂的无人经过的小路,我该要回去了,我不再等待了。已无亏欠,何苦再添。

  外边下起了下雨,雨滴轻飘飘的像我年轻岁月,那回不去的夏日时光。我拖着病弱的身体,感受热闹的荒凉。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