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爱情故事 网络情缘 单身一族 都市夜思 异乡生活 友情故事 感悟亲情 围城内外

谁来伺候妈(7)

时间:2019/11/19  作者: 蓝欧  热度: 75988
  小刚在沈阳某驻军部队工作,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孩子主动要来看望姥姥家,每一次淑美都陪着他。妈妈疑惑不解:“外孙都30岁了,来看姥姥,你怎么还跟着?”。后来,淑美解释道:玲玲去看望奶奶,她奶奶说淑蓉坏话,淑蓉再也不让孩子去啦。我一听,原来淑蓉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淑美。淑美也有同样的担心,但是小刚一直坚持要来。

  2018年大年三十,育成来医院病房,和妈妈聊天。

  妈妈说:“淑蓉的女婿,那么大干部,那么大能耐,淑蓉现在变得假假咕咕(方言:不实在)?”,

  育成打断了妈妈的话,“玲玲离婚好几年了,听淑蓉说,外孙子两周岁的时候就开始分居了。”,

  妈妈听了感到震惊:“再找,就找不到那样的啦!”,

  “都怨淑蓉咋咋呼呼的。”,育成好像想起了什么事,只听道:那天,育成被淑蓉叫去,到玲玲家拿东西。在楼下,淑蓉掏出五百块钱,告诉育成,上去给外甥闺女,就说是他给的。说的这里,育成插了一句,“用不着那样,假惺惺的。”,后来淑蓉告诉育成,玲玲离婚了。每个月女婿给三千块钱,抚养孩子。

  这件事一直瞒着妈妈,难道这里有难以启齿的事情?我忽然想起五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似乎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那天,淑蓉打电话:“育盛,你吃完饭你上阿家一趟,帮我干点活。”。

  淑蓉家里,淑蓉和一个男子坐在客厅里,淑蓉招呼我坐着,她自己到厨房烧水,“大姐,你找我来干什么活?”,“你坐会儿,不着急。”。淑蓉开始忙着给那个男子染头发,茶几上还放着一杯热茶。我心里嘀咕,姐夫如果遇见了这样的事,会怎么想呢?

  这个男子原来是淑蓉的铁子(方言:情人)。我忽然记起来了,有一天我妈妈医院门诊部,这两个人在一起,当时我跟淑蓉说,给爸爸上坟扫墓的事情,想和她一起去。可是,淑蓉却说:“我不跟你去,跟大庆去。”,我当时很奇怪,祭扫先人,怎么领着外人去?淑蓉这样称呼他,他们是情人关系。

  这时候,淑蓉完全忽略了旁边的我,腰肢不停地扭动,淑蓉看起来心情不错,和大庆眉来眼去,“ 真硌应人!”,我在心里说。

  “咱们下楼吧!”,淑蓉的活干完了,两人朝外边走,我跟在后面。我还以为楼下有什么活要干。到了楼下,淑蓉说:“育盛你回家吧!”。

  “淑蓉找你干什么活?”,我回家一五一十地学给妈妈听。妈妈坐不住了,她拨通了淑蓉的电话,“你今天叫育盛去干什么?”,淑蓉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妈妈训了她两句,“别给孩子丢脸了,你女婿真不错,他知道你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我的手机上,出现了淑蓉发的短信: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不要告诉咱妈。她现在年纪大了,脑子糊涂了,思维方式已经跟不上了。她今天说的话差一点让人听见。你有事,第一时间告诉我,我能帮你多少,就帮多少,尽我最大能力帮你。

  我心想:是你做了不要脸的事情,怕人知道,别叫我做电灯泡。

  妈妈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女婿叫王建,是区检察院行政干部,一表人才。他比玲玲大五岁,研究生毕业。有一次,王建在回家的路上,听邻居大妈指指点点,说淑蓉不是正经人,怎么摊上这样一个女婿?他心里总是不自在,于是他暗地里调查,果然是这样:丈母娘不但对老人不孝顺,而且作风不好。他经常在想:玲玲会不会跟她的妈妈一样呢?

  有一次,王建试探地对玲玲说:“我听说你姥姥身体不好,在医院住院。咱们抽时间去看看吧。”,

  玲玲不屑一顾,“我姥姥家,我十年都不去了;别说她住院了,死了我都不到场!”,

  王建听了,倒吸了一口气。这个每天睡在自己身边的媳妇,原来是这样无情啊!“你姥姥从前对你不好啊?”,王建进一步反问。

  “你今天怎么啦?这样磨叽。我妈妈说,姥姥由老舅负责,谁都不许靠边。”。

  王建终于明白了,他走进了一个怎样的家庭。

  妈妈出院以后,有一次淑蓉回家,妈妈问:“你姑娘和女婿,现在挺好的吗?”,

  “王建出车祸了,”,说着,她用手比量,在大腿根笔划了一下,“从这个地方压的。”,看到她在说谎,我憋不住了:“我听说,他们早就离婚了。”。

  淑蓉开始滔滔不绝地讲:王建如何如何搞外遇,被他儿子发现了,告诉玲玲。那个女的又如何如何勾搭她女婿……编得跟真的一样。末了,她还提到了淑美,“淑美叫我上他单位闹去。”,妈妈完全相信了她的谎言,“别去,将来,孩子受影响,你千万不能听淑美的。”,淑蓉说:“就凭我的口才,用手捂一半嘴,定能叫他身败名裂,但是为了外孙的前程,我不能啊!将来外孙念书就业,需要他爹的人脉,我不能害了下一代!”。

  事后,妈妈对我说:“淑蓉就像电影《小二黑结婚》里面三仙姑一样,看见哪旮有镜子,她前后左右地照;头发烫一遍又一遍,衣服横一件竖一件。六十岁的人啦,一点做派都没有。”,

  “玲玲没有这个妈妈不能离婚,淑蓉不着调,备不住是因为淑蓉禧礼(方言:暧昧挑逗,举止轻浮)王建,王建不吃这一套,和她闺女离婚啦。”,我插了一句。

  妈妈说:“淑蓉的外孙叫她假姥姥,孩子都六岁了,她还露出奶子给孩子玩,孩子说她耍流氓。”。

  我感到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妈妈说:“淑蓉自己跟我说的。”。

  就在玲玲离婚不久,小刚也离婚了,是什么原因导致家庭破裂?话说许刚大学毕业来到部队不久,淑美托人给孩子介绍对象,女方异地户口,并且没有正式工作,属于娇生惯养的孩子。小刚犹豫了,淑美做儿子思想工作:结婚晚了,都是别人挑剩下的,要先成家后立业。为了促成婚姻,淑美给女方彩礼钱,筹办婚礼,贷款买房,两个年轻人还没有考虑成熟就登记了。婚后小刚后悔不已,婚姻之路走到了尽头,不想互相伤害,只能选择分手。

  这一切都是报应!姐妹俩连起码的孝心都没有,他们的子女能平平安安吗?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