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随笔小扎 人生感触

冬月一日之感发

时间:2019/12/1  作者: 来来虫  热度: 5216

  12月的第一天,看到很多小伙伴在朋友圈给自己加油打气,许下美好的心愿。我正思索着是否自己也要有那么一点仪式感,只是还未等我的精心组图酝酿出来,就发生了不美丽的事情。车子突然没有了倒车影像,在今天这个本可以上完课之后稍事休息一会的周末,变成了四处联系,四处奔波的忙碌日。


  奈何车技有限,哪怕在导航的帮助下,我却不断地驶出环岛,走进辅路,进入无名路段,已为您重新规划路线,周而复始下,成功地离目的地愈走愈远。阴雨绵绵,我的心已经是雨夹雪的节奏。


  经过一番折腾,虽然也有些许“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欣然感,但是依然减免不了更多难以启齿的柔弱。只是,也许这才是人生的常态。昨天或许还是惠风和畅,今日就是寒风呼啸;前一刻的你或许还哼着小曲,后一秒可能就陷入低谷。那些种种的不完美,都会给你平静的生活扔去小石子,没赶上的公车,没尝到的小吃,没做完的美梦,没看全的电影,总归是憾事。当然有时候扔给你的不是仅仅泛起涟漪的小石子,可能来临的是山体滑坡,泥石流,暴风雨……


  而面对这些时,你可能觉得是灭顶之灾,你会觉得糟糕透顶,为什么偏偏就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们会抱怨,我们会绝望。然而当你咬咬牙,抹干眼泪,举步维艰也要越过面前那一座山,回过头来那些你以为会打败你的最终让你变得强大。


  回来的路上,收音机里正讲述着明代三才子的故事,很应景。“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杨慎、解缙、徐渭何许人也?“含着金汤匙”长大的神童,家底殷实,书香门第,自小被艳羡仰慕簇拥。这样的人生还不完美吗?可是上天偏偏要给他们开玩笑。


  杨慎不仅自身才华横溢,殿试第一,光彩夺目,他的父亲杨廷和权倾朝野,泰山可倚。可是他这样顺风顺水的人生却走进了“死胡同”,他因秉性刚直,不被皇帝待见,受廷杖之苦,被贬云南,最终死于戍地。真是空有才华嗟长叹啊!命运如此,但是他的《临江仙》却成为不朽经典。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解缙,儿时就能随性赋诗,讽刺学富五车的老学究,“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足见他的恃才傲物,他年少成名,却也得罪了很多人,朱元璋认为解缙还缺乏涵养,必须修身养性,闭门思过,在其黄金年代,却被遣送回老家闭门思过八年。八年,他在潜心,他在等待,以为可以隐忍八年,换来一飞冲天,一鸣惊人。等来的却是朱元璋的病逝,回京吊唁反遭贬斥。


  最令人唏嘘不已的是徐渭了。自幼以才名著称乡里的徐渭,却在科举道路上却屡遭挫折。直到四十一岁时,经历了八次考试的他,始终也未能中举。此外,二十五岁时,徐家财产又被豪绅无赖霸占,所属的房产、田园,荡然无存。二十六岁时,徐渭的爱妻潘氏又得病溘然去世。人亡家破,功名不第,使徐渭不知所措。为了谋生,他离乡背井,却不得要领,只能徒劳而返。如此的打击,却依然没有打垮他,他依然心生希望,寻求转机,虽然他后来遇到了伯乐胡宗宪,迎来短暂的春天,但是好景不长,严嵩集团倒台之后,“树倒猢狲散”,胡宗宪受牵连,他也难辞其咎。徐渭在忧惧发狂之下自杀九次却不死。后因杀继妻被下狱论死,被囚七年后,得好友救免。此后南游金陵,北走上谷,纵观边塞阨塞,常慷慨悲歌。后人评价他是中国版的“梵高”,生前跌宕一生,落魄一生,死后其画作连城之价。


  明代三才子,看淡了是是非非,看惯了人情冷暖。却也拼其全力,尽其一生。其实比起他们的遭遇来说,我们的又何足挂齿呢?“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三大才子何尝不是不断地被生活欺骗,却依然赤诚如初呢?尼采说,“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是的,生活不止欺骗过他们,它同样欺骗着我们,面对生活,可以悲伤逆流成河,但是当阳光洒在你的面庞时,请继续扬起你大大的笑脸。忘记不悦,抚平伤口,不要心急,唯有隐忍,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