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诗词 散文 小说 杂文 校园 文苑 历史 人物 人生 生活 幽默 美文

万木从容(二十六)

时间:2020/3/27  作者: 李椿  热度: 140102
  (二十六)

  几天后,王波呆在医院大厅里,想:“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未来,以后,恐慌,好奇,对未来。”

  他想着:“对未来怀着畏惧,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好奇有顺其自然的好奇,如开学时的期待;有清楚自身实力和立场后的好奇,如不被外在错误行为影响,明白该维护,去维护和怎样维护的独行后的清醒。期待到清醒这应该是蜕变,一种无畏的好奇,留着过程的痛痕,却无选择,活着就得继续活着,好在这无畏的好奇也可作为这经历时的状态,不枉这自由了一回。”

  ……

  父亲与王波商量,说:“还是回家吧!”

  王波沉默着。

  两天后,三人回到了南市肿瘤医院,王博也独自从北城坐火车到了南市。王波亲戚有在南市打工的,有买房的,时常来看看:姑、姨、表哥、表姐、父亲的朋友等。

  静下后,王波陪着母亲聊天,他很愿意听母亲讲他小时候的开心事,每一分他都觉得十足的珍贵,“珍惜”两个字,王波清晰的、厚重的快要看到。

  王波躺床上陪母亲聊天、睡觉,让他知道这是天下最幸福的事。

  ……

  七月,一天傍晚,王波扶母亲上洗手间,母亲瘦的快要走不动了。父亲与亲戚商量回老家。

  四人回老家后,母亲在小城县的人民医院里住下,父亲又买了一个轮椅。闲时,王波推着母亲在医院里四处走走,几个姨也不时推着在医院里转转。

  王波父亲在小城县买的新房,已拖朋友装修好了,空空荡荡又干干净净,100多平米的新房子,在一个新小区里,小区里干净整洁。回小城县不到三天,父亲已把床、空调、被子、沙发、电视、厨房用具、马桶、窗帘、柜子等几乎都置买齐了。

  母亲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晚上。三天后,父亲便让母亲回新房住。那一天,父亲把母亲抱到轮椅上,推着母亲,对王波、王博说:“走,回咱自己的家。”

  ……

  一天,近黄昏,父亲又买来了一辆三轮车,父亲骑到医院里,车上垫上垫子,把母亲抱到车里,用小被子盖好。王博坐上去,王波也坐上去。王波一坐到车上,瞬时感到周围静静的,静静的只有这四口人,静静的一种幸福,这让他感到:“有些东西有就是有了,有,会有一种幸福,比如这辆能坐下四人的三轮车。”

  ……

  几天后,傍晚,小风静静吹着,母亲输完了液,父亲开着三轮车把三人带回家。在家里,母亲在轮椅上坐着,她觉得屋里闷得慌。王波打开了所有的窗户,母亲还觉闷得慌,她很想出去。

  天刚黑,父亲收拾好,带着三人到外面去转转看看。在路上走时,王波总觉得父亲骑的快了,说了几遍慢一点,慢一点。

  母亲说:“西边有个河,我想去河边看看。”

  三个人就陪母亲到河边去。

  那天夜里,母亲一下车,直往河边走,说:“叫我去洗洗澡去,叫我去洗洗澡去。”父亲直在一旁不住的叹息。王波抱着母亲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

  回家后,母亲半坐在床上,肚子硬的像有块大石头,又来回的翻动,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的叹气。

  大大的房间里,静静的空气中,母亲说:“让我去死了吧,看不好了,人家都往大医院跑,咱这,往家跑竟,哎!让我去死了吧。”

  又叹气说:“我死了,你们几个咋弄呢?”

  又叹气,在床上来回翻着。

  王波沉默,只是陪着母亲。

  ……

  八月,月中,母亲吃了药,躺在医院病床上,神志还很清醒,她有些困了,眼睛不时往上翻,她一翻王波便叫醒她,母亲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只咬着牙不让王波叫醒,就像平常她与王波生气一样。

  王波这会儿也感觉母亲很是安详,像是真的要睡觉,而自己在打扰她。

  王波又叫醒母亲,说:“妈,你怕不怕?”

  母亲说:“怕啥?我又不来找你。”

  王波又问:“那,妈,以后咱的车买了,要个什么颜色的?”

  母亲不想回答。

  王波又问。

  母亲不耐烦,又无力的扭过头去。

  王波又问:“是白的还是黑的?”

  又叫:“妈。”

  又叫:“妈。”

  母亲说:“黑的。”

  王波便抱着母亲让她睡了。

  当夜里,母亲脚开始凉了。仪器里的声音“滴”了几秒后。王波又开始叫:“妈,妈……”已叫不醒了。

  王波抱着母亲,再也没吭气,只是就这样抱着,眼泪股股流下。

  亲戚忙着收拾准备,乱中有闲。

  王博痛苦的手都不能伸开。

  王波拉着弟弟的手,感觉他手抽筋了。父亲说:“没事,抽筋了。”医生来,说与王博:“没事,情绪激动的了,没事啊,一会儿就好了,啊。”

  亲戚进屋,忙收拾,帮着抬到急救车上。车向村里老家开去。车上,王波陪着母亲,母亲正常带着氧气。

  回到老家,到堂屋,堂屋正中放着旧硬板床,母亲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体开始变硬。

  王波跪在床边,还在陪母亲说话,不时的小声叫:“妈,妈,妈,妈……”又期想着:“或许药能起着各种作用,而好起来……”

  八月下旬,一个清冷的早晨,父亲收拾着旧柜子里的衣物,以前母亲手织的毛衣,纳的鞋底,织的毛裤,一件一件拿了出来,还有一件,还有一件,拿着拿着他就止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那声音撕心裂肺,从里屋喊出来,仿佛整个村子都能听到。

  王波想:“算了,量变到质变了,什么都会发生。”只躺在老院子里的破席上,团着身子什么都不愿理会。

  ……

  三天,事情被动结束。父亲开着一辆上个月买的电三轮车,带着王波与王博回小城县去了,回小城县里他们买的房子里去。

  母亲可为这房子与父亲生过气,她说:“两个孩子,你花大钱买一个,管什么用,将来可怎么办?”

  父亲总也没上心,只说:“等王博大了再给他买一个,有什么呀!”

  可母亲知道,家里半辈子可没攒着什么钱。

  ……

  王波在小城县的家里,各边亲戚不时来走动,几天后就又安静了。

  一个月后,父亲与王波商量,王波说:“你工作在北城,还是回去吧,我在家,王博在家上学。”

  父亲同意。

  ……

  如此,三人开始了五年的过渡期。

  头一年,经亲戚介绍,王波毕业第一份工作是送快递,极度少言。

  路渐熟,一日黄昏,太阳很大很圆,就在柏油路的尽头上方。王波骑着三轮车正在路上走着,他看着红日想起了小时候:

  母亲指着西下的红日说:“你们几个看那个大气球,多大,它快落下来了,你们去找找……”

  王波坐在三轮车上,只觉景不入身,情不入心,又想着回家做饭买什么菜了。到了小区超市,他买了葱姜蒜,买了芹菜,买了一小块肉,回家了。

  回家后,王博也开始炒菜了。炒完菜后,他自觉比王波炒的好吃。王波也鼓励着说:“就是,就是比我炒的好。”渐渐的,一到了饭点,王博便常给王波打电话,说:“哥,回来的时候,到超市买点茼蒿,买点盐,其它都不要买了……”

  ……

  一天夜里,弟兄两人看电视,王博困了,就洗漱睡了。王波睡不着,想起了上专科学校的时候,起床两次后,他在本子上写了几句话:

  忆校感伤

  人间至真在此,终不过物极必反,平恒本源。

  有平淡,谁曾选?谁能选?只剩生存在一边,捡着零零散散。

  待积少成多,花开一片,又是一处春光无限,有何意?只为自由行了方便,可选。

  ……

  第二年,王波与老板合伙开了个快递代理点,很是辛苦。有时,晚上到南市拉快件,3、4点回小城县,白天还要送。王博也在他身边,王博还不到14岁,常跟着吃了上顿不知下顿在哪。

  王波见不得王博也跟着辛苦,便计划过年后不干了。

  ……

  过年时,父亲回家,家中依旧是沉沉的氛围。王波静下,想着:“这是自己想干的吗?为何不静下,找心里那个声音是什么?再找自己的位置。不然,能干什么呢?”

  于是,王波就决定干老本行,在饭店里干,这是他想的。过完年,他在手机软件上找到了工作,在小城县里一家新开的二层楼饭店里端盘子。王波应聘上后,每天也是辛苦,但累的时候,他是快乐时,他知道,认认真真做好每一件小事,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才是对的事。

  ……

  两个月后,王波的脸上有了笑容,这期间,他想到了:

  你所需要的,就是最好的。

  你想要表达的,就是最美的。

  你选择的,就是对的。

  王波心里安静从容时又在手机上与他的同学、伙伴发信息,连发三四十个,他想这样做。几个同学回了信,大致问说了各自情况,在哪?干什么工作?工资怎么样?等。

  王小伟给王波发了图片,图片里他在北影门口。几句话后,王波知道他做演员了。

  王小伟又发信息,说:“高中一毕业就走了,现在只是辛苦些,但过的充实……”

  放下手机后,王波隐隐的感动,又想起了上高中时的那天夜里,两人聊了很晚……

  此时,王波心里还是想着那晚对王小伟暗说的那句话:“你真是个幸运儿。”

  ……

  渐渐的,饭店老板也开始认识了王波,得知干活勤奋,又是大专生,干活又是有力气的。

  ……

  半年后,炎炎夏日。一天,经理与王波说:“老板想收你做徒弟,怎么样?你心里咋想的?”

  王波说:“我再想一下吧。”

  王波心里是高兴的,因为这证明了自己做事是可以的。

  那天夜里,王波想了很多事,基于家庭,基于快乐,基于自己,他内心同意了。夜里,他睡不着,又在纸上写下几句话:

  精神

  其实你一直走在自己内心所指的那条路上

  或自由,或爱,或善,或美,或堂堂正正,或诗

  不要因为恐惧,孤独,寂寞,压抑,无聊,烦躁,怨恨,虚度,极度欲望,重复的焦虑而消沉,气馁,放弃

  你一直走在你心中所指的那条路上

  这是一条最踏实的路

  它是你心灵的归宿,心中的渴望

  不管你走到哪,内心都是充盈的

  决不后悔

  尽管没走到头,但那已无所谓

  因为你已经做到了,心灵自由了

  它俨然成为了永生,时刻存在着

  犹如《亮剑》所言:

  当军人,要有股气势,要有一股拼到底的劲头

  就像古代一个剑客和对手狭路相逢

  这时,他发现对手竟是天下第一剑客

  他明知是死,也要亮出自己的宝剑

  倒在对手剑下,不丢人

  那叫虽败犹荣

  逢敌必亮剑

  一步一步走下来,它便随你走到你的光明中去了

  ……

  如此二年,饭店生意年年好转。王波便随着老板开分店,第三年便成为经理。这每一步,都是辛苦得来的,那是踏实的幸福,幸福中,让他对未来充满希望。

  2018年,秋,一天下午,饭店里静悄悄的,王波早已习惯提前上班,他对完账后,在大厅里椅子上坐着,想着老板说的话,老板说:“这几天要来一个实习经理,你可以带带她。”

  王波正想着会是一个什么人呢?

  门开了,走进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长相成熟大气,耐看。

  王波笑着迎了来,不曾想,她就是实习经理。

  她笑着介绍自己说:“我叫晚秋……”

  不知怎的,王波一见晚秋就觉得与她有缘,听到她的话语,又见她的气质,王波直觉的与她有同类经历,她气质中带着某种希望,带着某种坚定,带着某种哀愁,带着某种沉思,如一个孤独者,如一个狂欢者穿梭于这个小城里。

  王波又不知为何,感到有些事来的就是这么准确,几分钟的时间里,当晚秋的一个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温情时。王波就坚定了,她是自己的老婆。

  一个月后,王波与晚秋自然而然的走在了一起,没有刻意,没有勉强。

  王波与晚秋在一起的那一天,也写了几句话:

  狂欢

  我走在一条路上,偶有呼喊,没有回答。

  隔着经纬,看到你也走在一条路上。

  便有了跳望,便没了孤单。

  你便成为了一道风景。

  深秋,一天下午,王波内心沉静,想独自呆着,他走到一街道十字口,一棵法桐树阴下,一片人少的角落里,站着,似在等人,又似在沉思。

  王波脑袋里思绪万千,又想到了母亲临终时说的那句话:“我又不来找你。”王波已经想好几年了,为何母亲会说出这样的话?如今,王波明白了: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的失望,对一个男人未忠于内心,相信自己;内心里没勇气,没担当,没有承担应当承担的责任的失望……

  一会儿,王波看到晚秋正欢快的与同事从十字路口对面向他走来,晚秋笑说着:“今天出太阳了,天暖和了,真好……”然后走向王波。王波微笑着拉起了晚秋的手,内心幸福又沉静,他在内心里默念:

  你好,人生;

  你好,生活;

  你好,活着。

  你好,王波;

  你好,晚秋;

  你好,自由;

  你好:——风景。

  晚秋看着王波,幸福的摇摇头说:“走吧,我们走吧。”两人也走向了他们的路。

  路

  你想吧!

  生活绝不会安安稳稳的,

  留着空隙让你一直这么走着。

  隔十天半月,

  它会让你有个不顾一切的念头,

  让你看着自己瞬间改变。

  再勾出一些热闹围着你转,

  再上演一出剧目给你看。

  你便有了诉说不完的长言碎语。

  王波与晚秋走向了十字路口,走向了人群中,走向了千千万万的奋斗者中,走向了从容的人生中。

  看似幸福,其实心酸,只因心醉,所以,他们的身影,如树如花,成为一片风景。

  (完)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