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随笔小扎 人生感触

笼子的悲剧

时间:2020/5/20  作者: 邓三君  热度: 136828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今天老天的心情并不阴郁,而我的心情却好不起来。

  一大早,到后院玻璃房准备放飞昨日关在笼子里的斑鸠,不料一个惊悚的场面出现在眼前:羽毛散落一地,昨天关在笼子里的斑鸠似乎掐死在笼齿里。待我急急走近,才发现斑鸠没有了头,笼子地面还有一些血渍。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罪人,害死了这只无辜的斑鸠。

  我把斑鸠从笼子里拿出,肉肉的,沉沉的,还带有暖暖的体温。这是一只多么健壮的鸟儿啊,昨天还是活蹦乱跳,充满生机的,却因我的一个念头,今天就把祂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了。祂是为了吃玉米丢掉了生命吗?不,是我所谓的好心置祂于非命了!

  我家后院的阳光棚,养了几只鸡,里面放置了谷子和玉米。每天喂鸡的时候,也撒一些食物留给窥觊于树枝上的斑鸠 。斑鸠们习以为是,也常常飞进阳光棚觅食。出于好玩,我就会把玻璃门一关,把斑鸠抓了放进笼子里,给吃给喝。最多的一次,我抓了六只斑鸠关在笼子里。一位朋友听说野生斑鸠,兴奋地说要我送给他炖冬虫夏草。我说不能杀生,没有同意。现在,眼前的这只斑鸠居然就被我的无知与强横给戕害了,且是那样的惨烈:祂被撕断的颈子,尚能见到几粒带血的玉米。

  我们小区有一些野猫,常常在我家院子里窜来窜去。天气晴好的时候,它们还会在院子的地板上翻来覆去地晒太阳。有了这些野猫也真好,少了不少鼠患。可是有一天,当几只斑鸠在觅食我撒在后院的玉米的时候,一只觊觎在树丛中的野猫猛窜而至,极为敏捷地抓住了其中一只。很快,猫咬住了斑鸠的头,衔到一边正准备大快朵颐。我连忙赶过去,野猫这才松开了口,斑鸠终于死里逃生。望着远飞的斑鸠,我的心底生出一种如自己虎口脱险般的庆幸。看来,这只斑鸠,是被野猫逼急,在笼子里扑来扑去,鸟头伸出笼外,身子去挤不出去,被野猫活生生一口毙命。可以想见,当强暴降临的时候,身陷囹圄的斑鸠,望着高远的蓝天,欲飞不能,那一刻是多么的悲绝。

  猎取斑鸠生命的是野猫,置于斑鸠于死地的却是人。尽管我的愿望是多么的美好,把斑鸠关在笼子里给祂以食以居,可是违背自然规律的狂想结果往往是南辙北辕,适得其反,甚至是血腥恐怖的。希特勒的大一统世界的设想,北韩宇宙大将军的理想国设想,都是反自然,反人类,反规律的臆想,其结果必然造成人为的巨大灾难。鸟觅食为自然,猫抓鸟为自然,而人强行把鸟或者猫关在笼子里就不自然。这必然造成自然失衡,造成不公,造成伤害。被关在笼子里的斑鸠,就是不被野猫咬死,亦可能被黄鼠狼或者其它动物戕害。看来,真正使斑鸠殒命的不是野猫,而是制造笼子的人。

  我带着负罪感,把斑鸠埋葬在无花果树下,希望牠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呈现自由的光华。

  2020.5.16.22:00.于散步中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4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