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浮生若梦

时间:2020/6/30  作者: 谦谦的曹阿瞒  热度: 59344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品一碗茶,读一阕词,听一个故事,做一场梦……

  黄昏,微雨,与一首名为《禅茶人生》的纯音乐邂逅……

  泡一碗茶,观其色,闻其香,品其味,令余香在唇齿间萦绕,方为人生之快事乐事,亦是逍遥自在。喝茶品茗,喝的是情,品的是境,心静则茶香味浓。不论茶是好是坏都无需介怀,于滚滚红尘之中你能与之相遇亦是缘分一场,好好享受好好品茗,终也不负其为茶的这一世。想着我的前世若是一枚茶叶,那又是入了谁的茶,触了谁的唇?

  话说只有味觉高于常人者方可真正品茶,而我只是一名寻常女子,可是我好茶,与其说好茶,倒不如说恋茶更恰当不过。那是一种迷恋,亦是一种依恋。

  茶是一个人的独品,酒是一群人的狂欢。酒要豪饮,我觉着它与唐诗有关,在那个再也不曾遇见的盛世把酒言欢,放荡不羁,而茶则与宋词结缘,词在多个朝代都有,却独独在那个称为宋的朝代,在那几场微雨之后,充满了柔情与灵性。相比唐诗,我更恋宋词,在那短短的几个字里行间,它有它的情,它有它的意,我有柔软的心,总是一寸一寸被打动。

  我是那般毫无理由的痴恋着宋词,仿佛我是从那个朝代过来的,在我的阿赖耶识还有那部分记忆,未曾忘却亦不肯忘却。透过书本,随着翰墨之香,款款而前,路过千年沧桑,穿过千年浩荡云烟,找寻千年以前的盛世繁华,访问那些隐士高人,跟随其访名山,涉大川,思柔情,诉衷肠,乘孤舟,钓江雪……人生若是如此有幸,又何乐而不为?

  凡尘俗客终逃不过贪嗔痴。我想我是个痴人,对茶也罢,对词也罢,都这般痴心不悔。

  抽一卷宋词,不曾打开,怀在胸前,就这般蜷缩在床上静听音乐,任由思绪飘远甚至入眠。梦里词中独徘徊,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世俗红尘之中,我们只能做一名过客,终也是做不了归人。”我一惊,是否这样我便可以释然,放下心中的执念。

  本是个生性淡雅之人,总想觅得一庭院,庭院深深深几许,庭院的天井里有一棵早已不知其年岁的桂花树,旁边有个水池,飘着些许浮萍,浮生若梦。窗外,那些个在微雨中的黛瓦灰墙竟如一幅唯美的水墨画泼洒于人间。就这般坐于窗前,静观微雨,煮水烹茶,静守流年,以待沧海成桑田,写一些不痛不痒自己亦看不懂的文字,在岁月的韶光中耗尽自己的一生,于我亦是有幸。想着是否有那么一个黄昏,门扉被轻叩,你站在夕阳的余晖之中,恍如隔世……那是一幅静守流年的画,若入了画,又如何才能走的出呢?

  我想我是醉了,醉在这一室的茶香中不愿醒转……

  烟雨江南,一个适合做梦的时间,一个适合做梦的地点,我只想恰如其时的做一场梦……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