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讽刺幽默 凭栏论世 乱弹八卦 佳作赏析

光荣梦想——勇志不忘刘安君

时间:2020/8/2  作者: 贾维斯  热度: 87806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北京某大学女生刘安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意外飞离尘世已两个半月,那场震撼红五月的翼装飞行悲剧像喀斯特地貌的山峰一样夺人眼目,当时充耳听闻这时尚女孩"我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安闹闹"的温柔声音曾产生乖乖女的错觉,但当她的精致的富华生活展示到人眼前时,我不能不感受到她的沸腾张扬的青春气息。

  安安绝不像她父母所愿望的那么安静,身为大学女生的她身材匀称,妆扮入时,并且内涵不甘后人的斗志。这个出身富裕家庭的90后小女生,年仅二十多岁就尽享世间富贵荣华,她的网络日志描绘着非洲的骆驼,摩洛哥和斯里兰卡的风情,迪拜的沙漠,泰国、天津、上海的豪华宾馆……谁也没想到丰富多彩的游历并不能满足一个年轻姑娘探寻世界、享受人生的祈愿,安安是何等奇人?她的大学时代不甘在沉寂的教室里度过,她喜欢星辰与大海,因为热爱自然,她毅然把课堂搬到广阔天地间,深蓝色的海水承托起她鱼美人般的身姿,狂放的冲浪释放了她内在的热力,在绵绵细雪间潇洒驰骋时她更像是飞舞着自己的欣悦灵魂,最后无忌追求自由的安安居然像空军女兵一样飞上了辽远的云天……

  安安和那些意欲平步青云、插翅飞天的狂妄冒险家一样,对产生于20世纪90年代欧洲的翼装飞行运动有着非常的狂热。在进行了数百多次奇妙的跳伞之后,安安正式参与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翼装飞行。试想在中国诸多富家子弟中胆敢去碰触极限运动之最的似乎闻所未闻,富王思聪之流也不过玩玩电子竞技而已,如邀请他衣着翼装上天恐怕脸都会发绿。至于贵族小姐们更是以豪车、珠宝、名牌为身价标记,飙车可能是她们唯一的极限。于本世纪10年代刚从国外引进中国不到十年的翼装飞行据说仅有数百人参与,而安安竟是这群雄当中罕见的小女孩。对于此项刀尖上跳舞的血色运动安安不是不明了它的可能的非命性恶果,然而她还是无惧的飞上了天。

  身着崭新翼装从飞机上一跃而下的安安像动画里的小木偶一样可爱,躲在透明头盔里露着整齐、洁白的牙齿、满脸笑容的安安又是那样纯洁,她时刻准备着去演示一个新世纪的、前所未有的女性飞翔童话。事实上安安并不是中国翼装飞行女性第一人,2017年东北85后姑娘于音已经在喜马拉雅完成翼装飞行,这一令人瞩目的创举填补了中国女性翼装飞行的空白。于音要年长安安十岁,当这位胆大包天的美国女留学生展翅高飞时,安安还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天空俱乐部里罕有的女性一员,而且非常遗憾的是安安未能获得这位同性同行的相关指教,如果安安与于音相逢……但安安没有那种幸运,翼装飞行已达数千次、并且打破中国人翼装飞行高度28000公尺纪录的于音岂是仅跳数百次的黄毛丫头小安安能相比?

  安安赴鬼斧神工的天门山前在微信上留下‘我的翅膀在哪’的慨叹,她肯定知道在以男性为绝对主体的翼装飞行界,中国只有于音一位女运动员独占鳌头,她如果要成为第二个于音其实再应该刻苦磨练一个阶段。但是安安就是安安,这个倍受娇宠的富家千金在奢华的贵族生活的甜蜜酱缸里熏染陶醉,并非娇弱白雪公主的她更乐于充当雅典娜手下的女武士。在安安拍摄的诸多生活与运动影像中,她像一个浪迹天涯的游子左手牵着爱犬、右手拉着行李袋独行在山道上,有时她落寞而骄傲的坐在宽广的荒草地上感悟那人生的无边苍凉。安安最幸福的无疑是她在天地间飞旋、腾越、俯瞰尘界的壮美时分,那一刻这探索的女孩完全与辽阔的世界融为一体。

  天真的安安带着一颗稚嫩的心去勇敢的实践她的童话,难以想象当她在腾云驾雾的惶乱中俯冲向天门山的千树万木时,太阳的温度是否像广岛原子弹爆炸那样炽热?梦想的惨烈破碎是由于安安内心的蓝图过于精致华美,然而倒卧在绿叶丛中的安安仍不失为一个闪光的胜利者。我们并没有亲眼看见安安身上的血痕,虽然她已经为难以企及的理想流尽了自己最后的一滴血,这活生生的献祭把她一生的憧憬赫然显现在全世界面前——豪度生涯廿四年,天下谁人不识君!

  面对年仅24岁却粉身碎骨于万山丛中的年轻安安,我不能不真诚的呼她一声刘安君,不管网上那铺天盖地的非议和嘲笑有多么无情、喧嚣,刘安配得上理解她的人的尊敬和永远缅怀。

  当我目睹她轻快的登上直升机的舷梯时就明白天真的女孩并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任何的懊恨都不及那片围绕她最后盘旋的云彩那么情意绵绵,飘飞得太高太玄的安安,5。12这个平常的日子怎么成了她的祭天时辰?随着女孩的倏忽消弭,山间的迷雾和冷雨也妒恨得扑到她支离破碎的身上宣泄天意的毒辣。一个大地的女孩像天使一样飞向高缈的天庭,她翩然的羽翅冲破了神祇的罗网,骄人的身姿引得天空云涌风起,无数的众人抬首仰目,那折断的躯身更教人痛惜万分。安安就像希腊太阳神的儿子法厄同因无力驾驭巨大的太阳车而陨落于大海,因为她内涵的法厄同圣子的探索精神而书写了一段新世纪的中国女孩的法厄同神话。

  如果以悲观的狭义解读安安的翼装飞行神话,安安就是令人扼腕的法厄同,但是安安的精神不是被宙斯烧成灰烬的法厄同能够完全涵盖的,真正能引起陌生的人们敬慕的是安安的非凡,不灭是她在刹那断离间透散的永恒信息——安安没有死!就在她远别亲友两个多月后,她的一个翼装飞行的女友Z背起安安遗留下的伞包飞上了浩渺的天宇,Z同学深情的说,安安!我替你飞!接过安安伞包的Z几乎是本能的演绎了这位不朽女孩的英雄主义,安安何止是凌空坠落的法厄同,她更是誓死填平噬人东海的精卫鸟,Z的存在就是安安年轻生命的顽强延续,一个女孩为另一个女孩的飞天梦想不断向前,绝不退缩。

  安安母亲的眼泪和她父亲在女儿遗体上披上的白色战袍是对自己高贵女儿的致哀、赞许与想念,而我们作为安安的旁证寻得的是安安具有的崇高的女性价值。网友陶勇先生撰文说安安以自己的生命表现了女性在翼装飞行这一顶级极限运动中的客观价值,并且赢得了极高的荣誉。那些否定安安的庸人是不懂普世的人类文明和行为的意义的,而年轻女孩安安恰恰用她盖世的气魄凌驾世界天险的上空,用她的折腰的飞越实现了女性对未知领域的无畏探索,那最惨的陨落其实是安安神话的完美句号。

  勿需以安息一词来抚慰安安的勇敢灵魂,不死的安安,由好友接替着继续在天空翱翔的安安,她的未瞑的双眼永远在盼望复活的自身成功的飞越张家界那扇伟岸的天门!

  期待我们的中国女孩!

  期待实现光荣梦想的第二个安安!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