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讽刺幽默 凭栏论世 乱弹八卦 佳作赏析

请别玷污了“哲学“和”思想“——也谈“弓克”现象

时间:2020/8/8  作者: 黄忠晶  热度: 80351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东北那疙瘩真可说是人杰地灵,“天才”辈出。这不,一周前刚出了个写“两字”天书《平安经》的贺电,现在又冒出个“集哲学家、理论家、思想家于一身”的国学大师弓克。

  我注意到,给弓克大师加上这三个头衔的是吉林省纪检委常务副书记吴朋举(这名起得好:朋友推举)。他在纪检委委员会上说:“我提请大家注意,弓克部长不得了,他是集‘三家’于一身:哲学家、理论家、思想家。“这真让人惊诧:莫非纪检委还管这档子事?认真阅读了网上可能搜集到的各种相关资料和文章,给我的印象是,弓克大师的东西跟哲学和思想都沾不上边,唯独理论,还算得上一个。不过要当一个理论家也很容易,只要粗通一点文墨,说话不是太没条理,谁都可以创立并提出自己的理论,至于它有没有什么价值,那就是两说了。

  弓克大师的明学(一说明经)可概括为一元六本十德。一元包含道路、方向、原则、过程、方法、引导、主义、道理、规律、本原之道。六本包含世以人为本、人以德为本、德以善为本、善以诚为本、诚以真为本、真以世为本。(注意,这是一个轮回哦!)十德即仁、孝、勤、勇、智、忠、义、礼、信、和。

  有人会问,这么多好东西,怎么不是哲学,怎么没有思想呢?且容在下慢慢道来。

  哲学的本质就是怀疑精神,一个真正的哲学家是从怀疑一切开始的,特别是对那些被认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同时他也时时怀疑自己,不断反思。哲学并不是预先确立若干真理或公理,再循此成一系统,解答万事万物,就像上帝面向芸芸众生一样;哲学应该是通过不同看法或观点的辩驳,让真理愈辩愈明,愈辩愈深入,在这一过程中,所有的看法或观点都被包容在里面,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都为哲学真理的呈现作出了贡献。

  那么,弓克大师的这一套理论,具有容不同观点讨论的开放性吗?我看不出有这种可能。例如,我想说,道路不是一元的,而有多条;道理更不是一元的,而有无数;世界的本原到底是什么玩意,我们人类不能确知,或者只是某些人头脑中的产物,弓克大师会跟我平等讨论吗?

  我还想说,“人以德为本”这话不对,应该是“人以食为本”;吃不饱肚子,人都要饿死了,哪里还谈得上什么道德?作为人,最根本的是要能生存下去。“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个我们古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国学大师轻轻忽略了。弓克大师会跟我就此展开讨论吗?

  所谓十德,个个都是好字眼,像仁、义、智、孝、忠这些词,似乎没毛病,然而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不知弓克大师愿不愿意跟这个倔老头理论理论?还是觉得自己的这一套是不容任何人质疑的十字真言?

  那些吹捧弓克的人说:明学(明经)是以易学、道学、儒学、墨学、法学、理学为基础的继承、创新和发展,是所谓的“第七学”,能与古代大哲比肩甚至超越之,这种评价听起来真吓人!我在想,先秦诸子若是听到这样的评价,会作出怎样的反应?老子会说:“你这是大愚若智!就像绣花枕头,表面看起来光鲜,里面是一堆糟糠啊!”庄子会去不停地洗耳朵,因为他觉得弓克大师说的那些话太脏了。此前他还洗过一次耳朵,那是他听到楚威王将以厚币聘他为卿相后作出的反应,同样是嫌话脏。有人问起,他说,宁可做一个“游戏污渎之中自快”的“孤豚”,表示“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哲学家应有的人生态度。

  在外国也有同样的人。巴鲁赫·德·斯宾诺莎(Baruch de Spinoza,1632—1677),荷兰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41岁时,普鲁士选帝侯路德维希亲王聘请他到海德堡大学任哲学教授。经过慎重考虑,斯宾诺莎委婉地拒绝了这一邀请,理由是,“首先,如果要花时间指导年轻人,我就会停止自己的哲学研究;其次,我不知道为了避免动摇公众信仰的宗教,我哲学思考的自由应该被限制在什么范围。”他将自己的哲学探究和思想自由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1677年2月21日,斯宾诺莎因肺病逝世,年仅44岁;他的病是磨制镜片(他以此为生)吸入尘埃造成的。这才是哲学家和思想者的楷模。

  总之,我实在看不出弓克大师的明论有什么哲学的味道。

  同样的,我也看不出其中存在任何有价值的思想。为什么这么说?思想的特点就是自由,人不可能被逼着去思想,或者被逼着去这样想而不那样想。因此,有交流的思想者之间,关系是平等的;真正有思想的理论,是开放的,可容他人交流、质疑、甚至反对。然而弓克大师的这一套东西,不是拿来与人平等交流的,而是要灌输到别人的头脑中去。据明学的宣传材料说,明学(明经)已实现“八进”:进机关、进学校、进企业、进社区、进乡村、进乡村,进家庭、进军队、进特群(这特群是指监狱中的犯人),成为其文化的核心理念。这里有思想交流吗?这里只有类似宗教信条的东西,去强行要人们接受。怪不得宣传材料中称弓克为弓子,其书被称为弓子明经,还有一首《明学之歌》,也属一朵奇葩,简直把弓克大师唱成一代教主了。宣传材料中还有弓克大师参加某教育学院的揭牌仪式,许多七八岁的孩子手捧《明学》宝书来欢迎他。这一幕真让人看得毛骨悚然,不禁想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声。

  就在本文即将结束时,看到新的相关信息,其中有两条:一条是弓克大师就读并取得博士学位的美国普莱斯顿大学是一所比较出名的野鸡大学;另一条是,弓克大师在2016年就投资成立了个人独资的吉林省明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样一来,充斥于媒体的那些宣传报道就更好理解了:这压根就是一位退休的正厅级领导(比贺电还高一级)、现任私企老板,利用他既有的利益圈和人脉,发动的一场舆论造势啊,其目的不外乎是出大名、获暴利。

  看到这些情况,浮现在我脑海里的一句话是:“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什么呢?你懂的)。”

  再就是,请别玷污了“哲学”和“思想”!

  【若想看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由心品人生”】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