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赖活着

时间:2020/8/13  作者: 李海松  热度: 72564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高记老李夜半小感

  夜,深沉……

  妈,坐在炕头上,抚摸着我,喃喃地说:六儿呀,别想用不着的了,好好活着吧,不有一句老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人到中年,母子抱在一起,“梦啼妆泪”……

  原来是个梦,此时,泪水已经打湿了枕头……

  一直以来,总是乐乐观观,豁豁达达滴活着,生在遥远偏僻的小山村,受到的是"h"、"f"、"en"、"eng"不分,“几加几不知得几”的教育,幸亏初高中后,遇到了还算不错的老师,实现了“农转非”,“出来了”的梦想……

  其实“山里孩子没见过大阵势”,早年的理想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骑上“飞鸽”,不知那时,这样的宣传教育怎么那样深入人心:无论老爹、老妈,村里的叔叔、大爷,还是嫂子、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知道这个,以至于,上学,考学,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这个理想……

  稀里糊涂,马马虎虎,不知咋滴,就来到这座城里,早年,住单身宿舍,吃着“大食堂”,一杆子年轻人,怀揣着“伟大的理想”,在“大机关”里的“干部”,谈论的是“忧国忧民”、“怎么干好工作”等等话题,如我这样在“小机关”里的人,谈论的是如何“写出好稿”这样“庸俗“的话题。大话题也好,小话题也罢,每天都是乐呵呵的,遇到食堂改善一下伙食,比如,炒个肉啥的,花上一块五买一瓶劣质的“小白酒”,凑几个要好的“哥们”,在谈笑之中一饮而尽,此时谈不上“把酒临风”,但“宠辱偕忘”倒是真的……

  山里出生的“土孩儿”,对生活要求是很低的,无需大富大贵,无需官大官小,无需有钱没钱,反正就是“活着”,有一年春节回家,本想给老妈老爹带回点“点心”啥的,可摸遍全身衣兜,就几块钱,只够回家的路费,回去?不回去?反反复复的挣扎,斗争……突然听到中央台女播音员一句情真意切的话:“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好吧,我就算“没钱也回家过年”的那类人吧,于是,好好收拾一下,人模狗样地整理一下提包(“里面就两件破衣服”),买了票,上了车,到车上一看,人们大包小包的,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讲着外面的诸多“见闻”,而此时,我坐在车“尾部”的座椅上,想着回家怎么见父母,兄弟姐妹,侄子侄女们……想着他们期望的眼神,想着他们看到我拉开提包拉链的双眼……此时,我把要流出眼眶的东西噙住,把头深深的埋起……心里叨念:不管咋样,我,回家过年了!

  家,是包容一切的港湾,父母,是永远深爱孩子的“活菩萨”,儿女在外快乐了,他们高兴,受伤了,他们抚慰……

  回到家时,快要“油灯初上”(那时村里还没通电)了,一家人都在等着我吃“年夜饭”----热腾腾的高粱米饭,红烧肉,酸菜粉条,肉汤烩丸子……老妈说,今年过年,咱们家人全可!老爹平时话少,憨憨地说:忒好!忒好!六头也回来了。此时,我的眼角湿润了……

  每天忙忙碌碌,每天为了生计奔波,在别人看来,我们“农转非”的人都很成功,很幸福!的确,一个山里孩子,通过考试,走进城里,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特别是有了“粮食本儿”,有了“工作证”,挣上工资后,多让人(尤其村里同龄人)羡慕呀!可对于在城里“蜘行”的我们来说,苦恼,烦躁,委屈……和谁倾述呢……

  好在有个念想:一切都会好的!

  那年初冬的一个夜晚,劳累一天的我,下班,冒着不大不小的“飘雪”,回到租住的“民房”里,此时妻儿还没回来,凉屋冷灶,饥肠辘辘,找了几块“劈柴”,放炉子里,点火引着,放上几块“蜂窝煤”烧炕,又抱了一堆“囊柴”,放在灶膛里,点着,开始用大锅煮“挂面”(有文化人也给叫面条),我觉得“挂面”是中国、世界乃至人类当中“最好”的食物,简单快捷方便,不一会就出锅,雪花飘飘的寒冬,吃上一碗热乎乎的挂面汤,不知你幸福不幸福,满足不满足,反正我是幸福满足的。

  冬季的夜 ,漫长,寂静,外面雪花漫漫,“民房”屋内,因为有炉子里“蜂窝煤”的燃烧,炕,滋愣愣滴热,躺在炕上,好舒服!不知不觉,睡着了……

  夜半,头,针扎似的疼,不足五岁的儿子声嘶力竭的哭喊,妻亦喊头疼,我迷迷糊糊中,说,没事,睡吧……

  都一大早了,“房东”见我们还没上班(平时我老早就上班),孩子还没去“幼儿园”,就隔着窗户喊“小李,小李……”一遍喊,没应声,二遍喊,没答音,他从“窗户缝儿”看看,只见我们三口人躺在炕上一动不动,“房东”还有点常识:“不好,小李一家煤气中毒了”,他连忙喊人,把我们三口人送到医院,医生迅速把我装进“高压氧舱”,妻儿输液,当我从“死神”中回来时,已是第三天中午了,“房东”和妻儿看着“活过来”的我,泪水涟涟……我还很纳闷呢,我,怎么在医院?你们哭的哪家子?

  大夫“查房”来了,告诉我:“你真命大,煤气中毒那么严重,没死,活过来了”,这,我才知道,自己煤气中毒了!

  古人说的话忒有哲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祸兮福所倚”……后来,单位分了“福利房”,还带“暖气”的,自己慨叹:活着真好啊!

  斗转星移,人已“知天命”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天天乐乐呵呵,稀里糊涂地活着,总是这样想:“赖活着”也是活着,天天用不知道哪位高人说的:“活着就是胜利”这句话来安慰自己,也的确那样:活着真好!

  好也活,赖也活,家财万贯,只住一间屋子,黄金万两,只睡一张小床。人生不过几十年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我们什么都不是,简直如尘土,如草芥。

  干脆,啥也别求真儿,啥也不想了!就用俺老祖宗李耳我祖祖太爷提倡的“清静无为”来安慰自己吧!

  反正“好死不如赖活着”,俺,堂堂的一个“男子汉小丈夫”,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1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