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敏感词

时间:2020/8/14  作者: 邓三君  热度: 178436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我发微信朋友圈,一般是在手机上写好了文字,然后转到博客里,再在微信里呈现出来。发到博客,是为了便于保存;转到微信,是便于传播。苦恼的是,兴冲冲地写好了一篇文字,放进博客里的时候,就有点儿像少妇生小孩的心情,怕难产!一发,屏幕上就出现一个框:有敏感词!发不出去。就像临盆生产,卡了脖子。

  什么是敏感词?电脑立时显示出来还好说,知道是哪个字词用得不对,可做修改。但是网络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说有敏感词,就是不给你发出去。如果是四言八句还好去判断,可是洋洋洒洒的文字,找出敏感词,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前天,我写了五千余言的文字《我家悬挂的书画》,成文后,我蛮有把握地想这篇文字发出去一定没有问题,因为我所言,完全没有涉及政治问题和表达政治倾向。让我万万没想到就是这样一篇文字发出去也颇费了一番周折,说是有敏感词。我对文中感觉敏感的人名、地名,如新疆、帝王之类的词语用拼音和别字代替做了一些技术处理,可是还是发不出去。无奈,我只得用死办法,从最后一段删除开始试发,检验到底是哪一处出现了问题。结果发觉敏感词还真是藏在最后一段。我又把最后一段撤分发出,最终才发现是“疫情”的 “疫”出现了问题。我把“疫”用Y代替后,文章终于进入了审查阶段。这样一个字为什么就是敏感词呢?我想不通!当然,让我更难理解的是香港最近兴起了网络管制。据说最近香港有市民捡到一箱小狗,共有五只。于是在网络上发出招领告事。其中有一句:“拾得一箱狗共五只”,结果这则信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去,显示有敏感词。发布者始终找不到敏感词在哪儿?经过无数次修改试发后,终于找到了敏感词源,原来这句话里有“狗共”两字,说明“狗共”已经被设定为敏感词,电脑是一个机械物,只要检测到“狗共”,不论是不是骂人都要屏蔽。这说明,检测敏感词的设计者一定是一个心理阴暗之徒,要不然他怎会预料到有人会把中国共产党称为“狗共”?。苏小妹对苏东坡与佛印的对话关系中有这样一句评价:你心里有堆屎,你看别人就是一堆屎;你心里有尊佛,你看别人就是一尊佛。从这个事例,可以看出有些人心虚到怎样的程度。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算高级红还是低级黑。本来并没有人这样骂人,你这样一弄,倒真提醒有人真这样开骂了。从另一个方面看,做这种设计的人,窝藏着怎样的叵测之心呢?

  其实,互联网搞敏感词审查正是没有必要。一是我们党国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法宝,这一宇宙整理,还害怕攻击吗?为什么还要搞得中国人连中国字都无法正常使用呢?再说,中国不仅有御敌的传统万里长城,还有用现代科技磊起来的互联网 “万里长城”,敌夷的思想休想入侵?在互联网的高墙内,还要对网络文章的字词都要监控和严管,这到底是在怕什么呢?

  我曾到过欧洲十国,亦到过北美,他们完全是以法治管理公民的言行。法律限制的不能违,法律未禁的皆可为,各种意识形态和学术都能自由研究与探讨。我的一位好友是美国联邦政府的雇员,他可以在自己的办公室挂他想挂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旗,想看任何一个国家的电视和报纸,只要他不违法,没有任何人可以干扰的生活,和影响他的政治观点。我以为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强大的国家,充满人性和创造力的国家。各种媒体都可以自由发声,事实与谎言就在舆论传播中得以显现,人们亦在言论传播的自然规律中得到的可靠信息。

  2020.814.15:00.于闻之居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