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秋天,约好一座山

时间:2020/8/18  作者: 洲舟  热度: 161890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秋光里,我再一次与您相遇。

  蓝天深邃,白云悠悠,野菊摇曳芬芳,牵牛花依旧吹奏淡蓝淡紫的音乐。沿着花草幽深的小路,我欣然走入您的怀抱。每一步都与泥土亲吻,大地的气脉顺着双脚升腾到体中,血液里流淌着旷野的味道,那是混合了阳光、土地、绿叶、花朵的,能让我飞翔的味道。迎着向日葵弯腰的方向,闭上双眼,任风儿的片片羽毛拂过脸庞,空气中似有游丝轻轻飘过。摊开手掌,阳光灿烂而温暖,一如我对您的依恋,始终如一。

  溪水响彻山涧,洒下一路欢歌,在山谷里漾出一个又一个碧潭,引来各色小花竞相在池边梳妆,蝴蝶也时常来照一照靓影。偶有小鸟赶来喝水和洗漱,俯仰间衔走一滴水珠。有时,溪水会挂个小瀑在山腰,撒下千万粒珍珠和玛瑙。喜欢用手指触碰这些晶莹的珠子,丝丝凉意滑过指缝,想要抓住它们自然是不可能的,留个小巧的妄想在心间也很惬意。秋天,山林里的小动物们是幸福的。松鼠窜上窜下,忙着准备过冬的食物,看见人影却并不慌张,或许是果实的芬芳太过沁脾,让它们专注、沉浸于此,无暇顾及左右。飞鸟穿梭林间,也忙着采集甜美果实。一声鸟鸣不经意间划破了绿荫里的宁静,应和、对唱的声音就这样此起彼伏,宛如花朵次第在林间开放。在这里,鸟儿原本就是会飞的花。

  山半腰长出云朵,躺下来,仰望一株狗尾草任性的模样。习惯了从高处俯瞰这些不起眼的花草,习惯了把它们分在弱小者的行列,其实是我错了,这些小植物贴着土地生长,生命力无比顽强,风霜冰雪又能奈何?它们是大自然中的智者,深谙柔弱胜刚强的生存法则。试着把眼睛放在低处,你会发现一草一木都能触及天空,把眼睛放到低处,一朵花成就一个世界。视角决定了你的思维和你看到的世界,习惯了俯视的人又怎会发现别样的风景?摘一朵蒲公英,轻轻一吹,白絮随风飘向远方。远方有未知的风景,有生命的延续和渴望,那是天地间最动人的华章。

  梯田不断变化着大小、方圆、黄绿、粉紫,编织出层层彩霞覆盖山野。我顺着弯弯曲曲的田埂漫步,一步一景。梨儿引来蜜蜂,玉米露出笑脸,柿子挂满枝头。头顶蓝天,脚踩大地,穿梭于层层梯田间感觉自己渺小而真实。田埂路弯曲狭窄,遇到陡坡路滑,要拽着路边的草本植物谨慎而行,有惊无险地滑上几次很正常。沟沟坎坎、起起伏伏,依山势变化,这才是原生态的田间小路。有时很有必要近距离与泥土相亲,熙熙攘攘的世界有太多伪装、猜忌、算计。真正置身于自然中,才发现我们生活的地球如此美好,哪怕是一棵小草、一颗泥沙、一滴水都透出自然的灵气,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

  田地里不时遇到采玫瑰花的姑娘,斜挎小竹篮,双手飞舞花间,鹤立于花海中的样子很美。秋意渐浓,蝉声已远,我想像蟋蟀一样隐身于此,从此不问世事,过着诗意的生活。

  在树叶里找到夕阳的色彩,在夕阳里看到古朴的村子。村子上空荡起袅娜的炊烟,炊烟飘来家乡的味道。古木、老屋、老人,安祥如初,皱纹细数青一色瓦顶,石头路留下马帮依稀的身影,千年时光随着山泉流淌。朝如青丝暮成雪,很多事物都经不住岁月的打磨,不停地生长、消失,唯有土墙土瓦的村庄历久弥香。秋天的村庄是暖色的,屋檐下挂满金黄的玉米、红色的辣椒,一切源于自然,又回归自然。摸着厚重的土墙和斑驳的光影,试着与古人对话,感悟那份遥远的沧桑。

  站在村前的老树下,等待暮归的牛铃。牧羊人从山顶下来,那里,离天很近,空旷、清新。秋天,美丽的格桑花浪漫了整个山野,荞麦的香味弥漫空中。彩云飘飘,牧歌悠扬。

  暮霭中,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披着最后一抹余晖回到家中,点亮火塘,谈起田间地头、如烟往事,米饭的香味飘出窗子。鸟雀回巢,一切归于安静。

  闲暇时,我一次次拜访您,站在高高的山岗,聆听风儿吟咏,感受山林气息,一次次放飞心灵。仰慕您,吸收日月天地之精华,让万物得以自由生长。远离喧嚣,与世无争,将静默凝结成永恒。我时常觉得您是一位老师,您用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滴水诠释出顺应自然、返璞归真的道理。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3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