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黄水云

时间:2020/8/20  作者: 青石板  热度: 156568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1

  随着避暑大军,一来到渝东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镇,我便惊诧于天上的白云。

  屋顶上是白云,树梢上是白云,从街口巷尾望出去,还是白云。

  太阳发着铂金色的光,云朵由阳光照着,像极了弹花弓刚弹出来的棉花,优柔的在蓝天上轻飏。

  不知是白云飘动拭蓝了天空,还是阳光如水洗净了白云,白云飘在蓝天,映现得更加洁白,轻盈;蓝天吸纳着白云,衬托得愈渐湛蓝、清明。白云成团成朵,一团一朵的边上还飘着纤细的云丝。蓝天广阔无垠,护着笼着小镇,让林荫中的小镇,时光犹如白云,静谧的流淌。

  是诗,不是在远方,而是在眼前,是歌,不是飘扬在草原,而是轻颤在心尖。

  2

  太阳的光无私的普照下来,它的热被黄水的风带走,但却留下了红辣椒的热情。

  黄水人别出心裁的把红辣椒塑在绿树边、花台内,让白云、蓝天、绿树,衬托得那花台内的红,红得骄傲,红得挺拔,显示出黄水土家人的热情和豪迈。

  红的绯红,绿的翠绿,蓝的湛蓝,白的洁白。多彩的画面,牵动人们充满情思的遐想。遐想还没有完成,它已经变为了现实:

  蓝天白云下,婀娜多姿的辣妹子,从四面八方,款款向我们走来,走过我的身边,走向小镇的大街小巷。

  此时的黄水,美女如云。

  3

  黄水的云不仅在天上,也在水里。白云落在湖里,湖水也成了蓝天,也飘着朵朵白云。小镇便有了两块天,一个在脚下,一个在头顶。

  远看小镇缥缈于天上,是天上的街市。

  走进小镇,哪条街,哪条巷,都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行人如穿梭的游鱼,如来往的群蚁。

  他们或来自重庆、或来自成都,或来自武汉,或来自泸州,从四面八方,云集在黄水清凉的天街。

  此时,他们有的闲游,有的东张西望,有的提着早餐,有的拖着买了菜的小车在走。

  还有更多的人,成群结队,说说笑笑,去的去毕兹卡绿宫(黄水一景区),去的去月亮湖边。

  一只黄毛的小狗,甩动着四条腿,在慢跑,跑着跑着,又停下,扭头探望,似乎担心它的主人走丢。

  长沙臭豆腐摊前聚满了人,嘟粑、洋芋饭店前站满了人,油条、豆浆店前挤满了人,土家特色餐馆、山珍菌子宴馆、包吃包住的看不到尽头的街边圆桌盛宴坐满了人,他们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吃着人间烟火。

  交叉路口,红灯亮了,拦下了一长串车,一大群人。

  嘭,我的头被什么碰了一下,声音很大,但一点不痛。

  扭头一看,是一个小女孩,伏在他母亲的怀中,手里牵着一个扁扁的气球。气球在我的头前脑后晃荡,小孩在他母亲怀里咯咯的笑,笑得小脸蛋上飞红晕。

  绿灯亮了,车又动起来,人又走起来,如流水,如行云。

  4

  太阳从黄水月亮湖西边的山峦落下了,但夕阳似乎还依依眷恋着黄水,留下了余晖。

  湖边的空中飘起晚霞,蓝天犹如大海,荡起了片片金浪。

  湖水映着霞光,波光粼粼,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山峦拉起了多姿的剪影,平添了薄暮的神奇。霞光中飏起一朵细细的灰云,像极了水鸟在翔飞。这画面,不由得令人想起古人有名的诗: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啊,奔马!”湖边的人惊叫起来。

  晚风吹拂,那“水鸟”飞走了,蔚蓝的空中,像走马灯似的又出来了一匹扬蹄的骏马,惟妙惟肖,是又一团灰云的杰作。

  黄水的云,堪比皮影戏的大师,为游客开始了接二连三的精彩表演:

  奔马跑过去了,一只兔子又跑出来了,似乎还在东张西望。等你一眨眼,一只硕鼠又爬出来了,探头探脑。硕鼠尾巴都还没有拖出来,便成了一头河马,笨拙的晃着长方的脑袋。晃着晃着,它又成了一头雄狮,在那仰天长啸,等啸声还未消失,它又招摇着,成了翱翔天宇的凤凰。

  5

  夜幕降临,黄水华灯齐放,似繁星闪烁,蓝色的光柱射向太空。

  深蓝色的天空,白云都变成了蓝云。

  小镇上土家族民俗才艺展演亭前,人如云,歌如海,舞如潮。

  避暑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围成一个圈,唱着跳着。

  你看,吹笛子的吹得前仰后合,拉二胡的拉得左右摇摆,吹号的吹得嘹亮激越,小提琴手弓弦拉动得轻灵悠扬,弹电子琴的站在那里,身子一起一伏,双手在键盘上飞动,铿锵的旋律,激动人心的流淌。

  指挥是个穿着朴素优雅的女士,只见她站在圈子中间,一会儿伸手向右边的女生抓一把,一会儿向左边的男生一扬手,一会儿又转身向乐队猛地举手一晃,一会儿又面对正面的观众,张开双臂微微闪动,似蓝天白云下的大雁扇动着双翼。

  此时,现场唱的正是《鸿雁》,在女士极富感染力的指挥下,歌声似海潮般,由远及近的滚来:

  鸿雁,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男声雄浑、悠远,女声清亮、柔情,男女声和着乐队的伴奏,一浪一浪翻滚,时而激昂,时而低沉,时而亢奋、时而感伤,如倾,如诉,如怨,如慕。

  人高马大的汉子唱起来了,穿红着绿的女子唱起来了,白胡子老爷爷唱起来了,肩头上骑着外孙的外公唱起来了,怀里抱着孙子的奶奶唱起来了,大家都唱起来了,分不清观众和演唱者了。有的神情严肃,有的豪迈张扬。有的唱得浪漫,有的唱得忧伤,有的唱得荡气回肠,唱着唱着,眼中竟闪起了泪花。

  他们哪里是来避暑的,完全是来倾诉的,是来释放的,是来寻找诗和远方的。

  我情不自禁,也由观众变成了演员,高唱起来:

  鸿雁,向苍天
  天空有多遥远……

  天空有多遥远?我不知道,但我看见黄水有朵白云在招摇。

  激动人心的歌声似乎都听不见了,只看见一只只鸿雁,翔飞于黄水的白云蓝天。

  二〇二〇年八月十八日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