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一袭红衣

时间:2020/8/31  作者: 银木森  热度: 140966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天空高远,细水长流,立于山之巅的枫叶随风而动,空旷的双眸,一眼望穿千年,前世的等待,都淹没在江南烟雨中。

  烟雨朦胧,一把油纸伞,遮住了多少轻声诉语,秋风瑟瑟,一袭红衣,看尽了多少江湖纷争,我们的发丝都凌乱在了这些雨和这些风中。

  一曲离人歌道尽了哀思衷肠,梧桐叶,芭蕉雨,散落了一地的无奈怅惘。清清凉凉的夜,注定了离人的孤独,月上高楼,独留一声叹息,天涯何处是相逢。我们都太任性,就这样固执的不给对方留一点余地。

  梅花开,开几度,度春风,风无意,在那经年不知时,夜里晓风几度愁煞人。望阁楼,明月不知几时挂眉梢,举杯共舞到月明,只留空影,一身孤傲,无处诉说满地凄凉。

  轻声细语,琵琶缓缓而来,你的红衣染红了这山中的枫林,飘扬的青丝,你眉如黛,唇似朱砂,芊芊玉手奏着这曲离人歌,不经意间,你的泪已湿润了你的琵琶。

  都说离别是最让人心疼的,可离别只有留下来的人才是最悲戚的,无奈又伤心的看着人来人去,不知再重逢是何时,而有的人,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我们的伤感也只有我们自己对自己诉说,一转眼,已过了不知几个春秋。

  你在等待着谁,又在向谁诉说着离思,你的一颦一笑,全都随风而起,全都随着这枫叶摇曳。等待,是最漫长的,你不屈的眼神,是我见过最凛冽、最坚定的。也许,你所遥望的正是你心的归属吧。

  深秋的风格外的刺骨,你倚门而立,固执的在等待着离人的归来。你一身的红衣在这清冷的夜里显得有些凌厉,窗前的竹林沙沙作响,似乎在替你诉说着某种情思,一切的宁静随着你眼角的湿润全都隐藏在了这无尽的黑夜里。

  曾几何时,你也是意气风发,风华绝代之人,在落入这凡尘之前,你也是孤傲的,清冷的。在历经人世间的繁华和冷漠之后,你也变得决绝,变得不再是以前那个洒脱自在的人,你的红衣也在这不断重复的明日里逐渐失去了色彩。

  你眼眸中的繁花,似乎只为一人绽放,在这不知几个春秋的时间里,你眼里的光芒似乎也减少了许多。你看尽了春日百花的齐放,看尽了夏日荷花的娇艳,看尽了秋日皎月的高寒,也看尽了冬日红梅的孤傲,你一身的清冷,转瞬间,这凡尘往事皆在你眼中成了空。

  你依旧在枫林里奏着你的离人歌,你的红衣依旧随风而起,凌乱的发丝在风中肆意的飞扬,只见这枫林春秋的变幻,却始终不见你离人的归来。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1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