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田园

时间:2020/11/2  作者: 青石板  热度: 52369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1

  “小弟,走,捉黄鳝。”院子里金生在喊。

  “喔,来喽!”我一边答应着,一边提了一只小桶,拿了一个笆篓,出门跟了上去。

  金生一个肩头扛着犁铧,一只手牵着一根缰绳,一头壮牛,跟在后面,迈动四条腿,后臀左一下、右一下,往上耸,不急不慢的走过院子,跟着金生下到院子侧边的干田里。

  田里的稻子已收割个把月了,水早已在快收稻时提前放干,田泥已干得龇牙咧嘴,踩上去,完全可以在上面下操。剩下的禾桩,老的已经开始腐烂,从禾桩根里长出的新禾,绿茵茵的,有的已经开出了细碎的稻花。

  金生比我大不了几岁,但已是犁田的好把式。此刻,他已经熟练的把枷担放到了水牛的肩上,把纤绳挂在犁铧上,双手提起犁铧,把白花花的犁头猛地插进泥里,然后一只手扶住犁把,一只手拉住缰绳抖了一抖,嘴里长吁一声“嘘—呲”,牛拉动犁铧,新泥便一块块翻了出来。我就跟在水牛的后面,看犁口露出的时候,浇点水上去,犁铧便如上了润滑油,翻起地来一顺溜。

  新泥一垄一垄的翻出来了,躲在泥里的黄鳝也被翻出来了。焦黄的、青黄的、麻黄的都有,翻卷着身子,被金生揪起来,塞进我的笆篓里。

  收工了。操场似的干田,现在躺了一垄垄新泥,下午便有人来开沟,再晾上三两天,这上面便要栽种油菜,或播种胡豆、小麦。

  我的收获便是小半笆篓的黄鳝。

  提回家,烧火做饭时,揪几条塞进柴灶里,烧熟了,撕下肉来,放点盐、醋和辣椒,大人和我们姐弟几人吃了,都说:“好香!”真应了那句俗话:

  鸡鱼蛋面,当不到火烧黄鳝。

  2

  秋去冬来,暑尽寒至。

  家乡的冬天常不下雪,却异常干冷。走在上学的路上,风一吹,鼻子、脸蛋就冻红了。路边的树,枝条干枯的伸在空中,似乎也冻得凝固了,一动也不动,让人感到冬天的肃杀。

  但院落边的田土里,情形却不同了。油菜、麦苗、胡豆在疯长。也许是土质好,长得都很快;也许,庄稼也像我们人一样,过了婴幼儿期,就见天长,三五天不见,就让人惊讶:“哟,你又长高了!”冬至以后,油菜、胡豆、麦苗就差不多齐腰高了,绿油油的,好像越冷它们反倒长得越欢,绿得越好看。

  此时,最快乐的是钻进油菜、胡豆、麦子田里打草,看到田地里、坎壁上长满了鹅儿肠、黄狗头、牛舌苔,比见到这些嫩草的一只兔子还高兴。那时候,少年的心很简单,一窝窝的兔草打起来,丢进背篼里,似乎像往背篼里扔进了一朵朵快乐。

  寒风吹来,绿浪从眼前涌到远处,冬阳给绿浪抹上光波,一个少年背着一背篼快乐,穿行于绿波中,虽还在寒冬,却已满是春意。

  3

  用不着怎么盼,春光已来眼前。

  油菜花开了,桃花、李花开了,黄的、粉的、白的,清新耀眼。

  此时,最快乐的是星期天,把出壳不久的毛茸茸的幼鹅放到油菜田里,让它们自由寻草吃,自己就偷闲在油菜田里钻来钻去,看蜜蜂采蜜。只见一只只不知是哪里飞来的蜜蜂,这一朵花心里舔舔,那一枝花朵里钻钻,在花丛中飞过来又飞去。一双后腿沾满了黄黄花粉的蜜蜂接二连三飞走,更多抖掉了花粉的蜜蜂又赶了回来。

  春阳照在田野、竹林、院落上,一块绿,一块黄,一块青,一块黛,成就了一幅田园诗画。

  春阳又把一个牧鹅少年,融入了画中。

  4

  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桃花、李花、油菜花谢了,忙碌的蜜蜂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幼鹅慢慢退去了黄色,变成了白鹅,长出了鹅羽,欢快起来,抖动翅膀,能扇起一股风,吹走院坝里的尘土。

  转眼油菜熟了、收走了;胡豆、麦子熟了,收走了。院边的干田灌了水,犁过来耙过去,插上秧了。院落边的田土也种上了包谷、大豆、高粱。几番夏雨浇灌,白墙黑瓦的院落成了一座小岛,四周又被一片绿波簇拥。

  白天,去草丛里抓了小蚱蜢,穿在钩上,甩在禾田里钓青蛙。

  晚上,到禾田里,刨一条沟,拿了口小肚子大的鱼籇子,里面放一只沾了柴灰的螺蛳肉,安放在沟里诱捕鱼鳅。当我提着青蛙、鱼鳅回家,羡慕得伙伴直夸:“小弟,今天你收获不小!”

  似乎在与时间赛跑,庄稼很快转绿变青,很快变黄, 田野抹上了一片金色。

  一个老农拿起锄头,挖低了田缺,把田里的水排去,站在田坎上,望着正在成熟的庄稼,取下嘴里的烟杆说:

  “今年收成,怕是要好过往年!”

  晚上,在院边乘凉,躺在草地上,仰望北斗、南斗、织女、牵牛,还有银河,想起大人讲的牛郎织女的故事,心里忍不住向那神秘的天空发问:人人都说天堂好,为什么七仙姑要下凡来到人间呢?

  一颗流星,从苍穹无声的落下,划出一道银光,叫人不由得幻想:或许是又一个仙女来到人间。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院落的牛圈里,一头水牛,时不时喘着粗气。

  5

  日月从来停不下它的脚步,春与秋像坐了转轮,转过去了,倏然又转了回来。

  秋风卷落叶,秋雨催人老。

  少年时,天天盼望着,快快长大成人。如今成人了,明镜悲白发了,心里又滋生了一个念想:

  我那远去的少年时代,会不会哪天又如坐了转轮,给转回来?

  近日,秋雨绵绵,漫天的雨雾,犹如绵绵的乡愁,看不见边际,望不到尽头。

  乡思偏爱深秋。

  风雨迷蒙中,我思念起那遥远的田园。

  那里秋阳灿烂。我分明看见金生手上牵着一头水牛,肩上扛着犁铧走过院坝,分明听见他在喊:

  “小弟,走,捉黄鳝。”

  想应声跟了去,四顾茫然,已不见金生人影。

  唯见漫天茫茫雨雾,惹出更浓的乡愁。

  二〇二〇年十月十三日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