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言情小说 玄幻推理 武侠小说 恐怖小说 成人文学 侦查小说 小小说 其他连载

荷花有约(第三十章:story:30)

时间:2020/11/15  作者: 华之碧玉  热度: 29862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兜转过前院,漫步至后院,卧室在眼边,推开卧室门,内间全是黑,我却止步不前。

  蓦然回首,天色尚早,即有别样念头生出来,这么早,哪睡得着呀,找点乐子也不错。

  轻把卧室门扣上,兜兜转转,兜到另一间外头,活生生敲门冲动闪心头,我隔窗里眺,卧间乌漆抹黑,失落便是,外婆又玉体横溢了。

  身体柔软,扭转极易,离开这头,前往那头,千般酝酿,万般头绪,想起往日的摘记本子,不管三七二十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觅到它,因静置不动时日过长,表皮全被轻尘覆盖。

  动动唇畔,很轻易吹走封死在表层的轻尘,指尖触到柔软本皮那瞬间,我的头,隐隐作痛。

  尘灰太过大,太过多,我难逃魔掌,被暗算了。

  剧烈几声咳。

  一只手不停地挥动赶走灰尘,缓神一阵,怀抱本子,寻觅到学院中一块绝佳风水宝地,矮身附靠。

  打开本子首页,儿时天真无邪语段重新放映眼帘时,双手不停地颤,心里颠覆,全身毛管又硬又直。

  这一瞄,害得我是全身的鸡皮疙瘩,以致双手无力,连这一小小本子也轻易逃之夭夭,砸到脚背时生痛生痛。

  儿时述言留到成年后再重拾时光,不禁笑说,那时真幼稚。

  翻看着本内界于幼稚与细腻的叙言,哪怕是心脏承受能力弱一点都会气至晕倒。

  写摘记能陶冶情操,修心养性,渐渐地,写摘记已成为我日常一种习惯和乐趣,闲情时刻都会竖笔有感而发,这是好事。

  摘记是用文字表达意思的一种传递方式,将一些事物化作文字永远停留。

  时光倒退,我写摘记最起始之时源于外婆在课堂之上一番言语,当时,正刚认字,她执意领我至课堂,开班授课时,说一席言“今天是你们进学堂第一天,是何心情,不妨写一写。”

  自后,我都会随时留笔,随时可见我低头随笔的身影,记录日常琐碎事。

  我将了全摘记本子合为一体,取名叫《乐彤摘记集合册》。

  当是时,十年过去,十根指头也数不完花去多少本子,现手抓这本是最初的练笔,彼时年少,所谓的写摘记不过算得上提笔划划。

  外婆说过,通过写摘记的方式可以学以致用,很巧妙地把课堂上知识运用上去,从此人描写语段状况即知学况如何,有几滴墨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已习惯成自然。

  十年不懈地坚持和努力,不怕狂风骤雨和日晒,多年来,凭我在文字界中打混,虽不比下笔如有神,但可同‘小有成绩’一词并肩而行,过去现在一合并,小巫见大巫。

  此番自我感觉良好,倍感欣慰。

  ‘啪’一声合上本皮。

  微风拂过,吹走一朵云,今夜繁星那样多,那样亮,中间一轮懒月静静安躺,夜色和夜景共成一体,今夜月洒幽光,繁星大布,可谓美景,再来一股擦肩的微风,吹得我衣襟高高扬起。

  张大嘴来呼吸,伴着眼角一亮出现一个曾经熟悉芳龄少年郎。

  少年郎仍持原态,红衣飘逸,长发迎风,风度翩翩,英俊潇洒,双手空空,一双红目炯炯有神,疏离微冷,大眼眸红明清澈,泛着迷人的淡红,堪称完美的面貌无不在张扬着高贵,仿佛温暖渐渐融化着我心房。

  无妄宫掌门驾到,少华少年神仙。

  我见他很是大摆,高兴自然来,斟酌着地问“你怎么来了?”

  少年郎微微将头一甩,他有着不符年龄的冷酷表情,此时‘无奈’二字足以形容。

  看着他冷酷的侧脸,我心提到嗓子眼。

  他脸畔那一丝冷酷未去,顿时上颊的励色却是比这更多“你下次去哪之前能不能先说一声,免得敲着大铜锣都找不到你,他就过来找我了。”

  “啊?”我把脸伸近他一尺。

  他又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不解“什么呀?”

  这一番话语得我是八竿子摸不着头脑,脑袋热乎不能消,眼眶子里的那一颗溜溜珠子滚转完左边又滚转右边,一只手抚着小腹,思蜀后,仍呆头呆脑。

  见我呆头又傻脑的样子,他给了一丝提示“你那个‘未婚夫’来找我,问你怎么不去迁花岛,他怀疑是我把你藏起来,哎,麻烦你跟他说清楚,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两个毫无瓜葛,叫他以后你的事都不要来找我。”

  良辰美景霎时变成月黑风高。

  话语至此,我恍然大悟,他口中者为陆洋。

  他似乎有意找茬,陆洋不是我未婚夫,他偏要出此言让我心里作梗,他心里就着实么?

  柔弱也有发火的时候,我极力的一声号“他不是我的未婚夫。”

  心在汹涌,血液在澎湃,可惜好不容易跟他的关系有所缓和,如今一切前功尽弃,打回原形,真是绞尽脑汁也参透不明其中逻辑原理。

  他忽冷忽热,偶尔温柔体贴,偶尔冷眼相待,甚是发狠话,俗话说,时光能物是人非,计话说这不错,可他此番非一半留一半这桩事百思不得其解。

  我无时无刻都在幻想着和他开花结果,曾在摘记中提笔,一生中有两个特别想珍惜的人,一人是外婆,一人非他莫属。

  其实,我一生中有许多爱过的人,这两个尤为重要,沧海桑田,这叫少女的情窦初开。

  不知何时起藏有这般小心思,对他有着不一样的情感,有人说,这是人生所必经阶段,到了这个年龄就会对异性产生不一样的情感,我这‘青梅竹马’效应,效果更强些。

  文学书上说这种事叫做爱,终有一天,我这个懵懂的小女孩也升起对爱的情感来,沧桑似梦,我到现在还不是很明确他是否让我有圆梦之日。

  我是极想极盼极望与他修成正果,哪怕修成正果可望而不可及,也让他有明白我对他有这份情的可乘之机。

  重拾时光,两小无猜又报到,旧事回忆,滴滴在心头,历历在目,肝肠寸断。

  眼下并非与掌门对话,言语状态不必太拘谨,大可轻松些,咳嗽一声,支颔轻语言歉“我没想到他会去找你,其实我是跟外婆去参加一个宴会,对不起。”

  他这个掌门又摆起那高高在上的架子,极力的撕恐“他让我有多难堪,你知道吗?”

  少华怒火猛生的样子让我心惊肉跳,马上软颔垂头。

  我这个女孩刚想再次作出可靠的辩解,他又开始发牢骚“你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懒得给我添麻烦。”

  我弯下脖子软绵绵再也难直。

  他冷脸一扬,来时法术,去也法术,亦用法术来消失。

  本以为良辰美景会一直延续,跟无妄宫掌门少年郎少华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畅谈天长地久,多多美言一番,没想到关系由此恶化,悲呀,惨呀!

  又要花时间去补救,又要重新建立关系。

  呕死我了。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