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言情小说 玄幻推理 武侠小说 恐怖小说 成人文学 侦查小说 小小说 其他连载

木叶飞歌(第二十二章)

时间:2020/11/17  作者: 秋炎  热度: 30864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这边厢,赵书勤和林郴生尴尬地兀立着。赵书勤分明发现林郴生脸上有一个紫黑的肿块。显然,昨晚何淑懿下手的力度很慷慨。林郴生倚着观景台护栏,面无表情地眺望着远方,没有理睬赵书勤,神态冷酷傲慢。赵书勤原本也不想搭理他,但考虑到何淑懿跟他是同班同学,又和他女朋友杨阳玩得这么好,关系融洽,出于礼貌,还是想跟他打个招呼。

  于是,赵书勤满脸堆笑地向林郴生招手道:“嗨,帅哥,你好啊!”

  林郴生用眼角余光瞥了赵书勤一眼,没有回应。脸上充满了不屑和轻蔑。

  赵书勤的一张热脸妥妥地贴在了人家的冷屁股上。不过,赵书勤也不在意。他并不是那种心胸狭隘之徒。小时候,由于家里穷困,他没少挨受人家的嘲讽和羞辱。有些羞辱直接奔践踏尊严而去,毫无人性,剜心锥肺。但赵书勤都一一地忍受了。因此,林郴生的慢待,对于赵书勤以前经受的那些羞辱来说,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他也就习惯和释然了。

  何淑懿和杨阳打累了,双双松开对方,气喘吁吁。

  何淑懿娇声呼唤赵书勤过去把她扶起来。赵书勤原本不想理会她。毕竟,当着林郴生和杨阳的面,这种男女拉拉扯扯的事,他觉得还是尽量避免。即便再恩爱,在公开场合也应该有所克制。但想到又不能扫了何淑懿的兴,于是赵书勤很不情愿地走过去,把手伸向何淑懿。何淑懿抓住赵书勤的手,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不想用力过猛,打了一个趔趄,径直撞进赵书勤的怀中。赵书勤连忙抱住她。

  此时,林郴生刚好转过身来,看到了这一幕。他本就阴沉着脸。见此情景,他的脸一下子变得跟包黑炭一样;双目圆睁,似乎可以喷出火来,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何淑懿见林郴生醋意大发,索性就紧紧地抱住赵书勤。她就是要狠狠地刺激敲打林郴生。她要让他明白,自己已经名花有主,不容他再存觊觎之心。

  林郴生更是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可又无处发泄。一旁有一个垃圾桶,他只能把满腔妒火加怒火烧向垃圾桶。一脚飞出,他把垃圾桶踹翻在地,然后恨恨地离开了。

  杨阳本来也想叫林郴生来扶她。但话未出口,就看到林郴生已经气呼呼地步下观景台去了。她也顾不上跟何淑懿他们告别,就急忙爬起来紧紧地追上去了。

  “他们走了。”赵书勤柔声说道,轻轻地想推开何淑懿。

  但何淑懿依旧紧紧地抱住赵书勤。

  赵书勤暗暗加大推力。不想,何淑懿抱得更紧。

  “公众场合,注意影响。”赵书勤在何淑懿耳边悄声说道。

  何淑懿不理会他,反而把脸深深地贴在他的怀里。

  赵书勤无法,只得尴尬地垂下双手。但双手下放又感觉不是最舒服的状态。于是他又缓缓地搂住了何淑懿的腰。何淑懿的秀发不断地散发出阵阵幽清香,沁入心脾。赵书勤感觉很受用,索性把鼻子埋进她的秀发里,任发香把他陶醉。

  “我喜欢你。”何淑懿呢喃道。

  一群小孩子突然涌上观景台来。赵书勤和何淑懿连忙分开。何淑懿粉脸飘红,拿着相机到一边佯装拍照。

  孩子们统一穿着校服,看年纪像小学低年级的学生,由一个女老师带领。跟随孩子们来的,还有一个摄像师。孩子们悉数登上观景台后,女老师让大家整整齐齐地站成一个方队,然后打开随身带来的收音机,播放歌曲《春天的故事》。孩子们跟着歌曲的旋律,整齐划一地舞动起来。虽然大家的节奏稍显凌乱,且动作不是很娴熟,但得益于群体效应,还是颇有气场。摄像师举着摄影机,从不同的角度把孩子们舞动的场面录下来。

  赵书勤在一旁的长凳上坐下来,兴致勃勃地观看孩子们跳舞。何淑懿也将相机的镜头调转过来,对着孩子们,将大家舞动的精彩画面定格下来。

  其中一个距离赵书勤较近的扎着马尾辫的小女生,天真烂漫,清丽脱俗,一边蹁跹起舞,一边不时回头来冲着赵书勤羞怯怯地微笑。赵书勤向她挥挥手,也报之以微笑。

  舞毕。女老师把大家聚拢来,合个影,然后一哄而散。孩子们陆陆续续离开观景台。

  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回头凝望赵书勤片刻,也跟着大家步下观景台去了。

  赵书勤再次向她挥挥手,与她告别。

  何淑懿拿着相机过来,紧挨着赵书勤坐下。两人把相机里的照片翻出来,逐一审视一遍,把不满意的统统剔除,留下比较经典的部分。

  不知不觉,日薄西山。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山风愈发强劲。远处连绵不绝的苍茫群山,在山风一茬接一茬的撩拨下,激荡出排山倒海的飒飒的浪涛声,并浩浩荡荡地涌向暮霭沉沉的夕照远空。夕阳的余晖,浑如美人的红艳艳的樱唇,温柔细腻地亲吻着大地,在山岗上,在层林上,在芳草上,在溪流中,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抹下了一层淡淡的胭脂。火红的晚霞,犹如平原上的千军万马,奔腾不息,分合聚散,不断变幻出千姿百态的绮丽景象。咿咿呀呀的蝉鸣声,此起彼伏,幽寂缠绵,奋力聒噪着徐徐拉下夜色的帷幕。一行行飞雁嘎嘎地闹哄哄地掠过红彤彤的落日,渐行渐远,最后隐入叆叇的晚照中。

  何淑懿不停地按下快门,将夕阳晚照的美丽瞬间记录下来。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赵书勤感慨万千地说道。

  比及天色完全黑暗下来,何淑懿的相机还没有把电池耗完。何淑懿又意犹未尽,还想继续拍摄炉江的城市夜景。此刻,华灯尽上,霓虹璀璨。流光溢彩的炉江城,依旧车水马龙,喧嚣繁忙。苗岭明珠的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刚刚开启梦幻般的缤纷大幕。只是,赵书勤由于昨晚在派出所被关了一夜,整宿未睡,实在是有些疲乏。今天又爬了大半天的观音山,更是累得骨头都快散架了。因此,对于炉江夜景,赵书勤毫无兴致。他只想尽快下山,随便找点吃的,然后找地方舒舒服服地睡一觉。赵书勤委婉地何淑懿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何淑懿也感觉有点累,便没有再坚持继续拍夜景的打算。于是,两人匆匆下山。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