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讽刺幽默 凭栏论世 乱弹八卦 佳作赏析

我的屁股上有一块朱砂痣

时间:2021/2/20  作者: 丹凤晒晒  热度: 218766
  这几天打开手机,头条,百度君啥的,全部是陕西一个啥文学院副教授贾浅浅的屎尿诗,恣肆横溢,令人读了捂鼻嗽口。有说好的,称这是开创了文学的新纪元,是打破了传统屎尿不入诗句,以全新的写法,是文化界一大盛举。也有骂的,说是侮辱读者的智商,是裤裆里开出的一朵妖艳之花。

  作为一位踏进文学的泥潭里呼吸挣扎的人,我这心里急呀!看看那些赞美,力挺派,多数都是文坛大咖,学院老生呀。他们说,要多看贾浅浅的诗才有发言权,不然就读不懂贾浅浅。我知道吃饭时人们看到菜里一只苍蝇就整盘菜倒掉了,为啥不挑没苍蝇的吃啊?那文笔清新脱俗百年难遇,我何时才能有这水平利用文字为自己带来滚滚红利著书立说拿大奖,让我的后代也能研究研究,搞几篇论文,成为文二代文三代,代代世袭,我的名字,则被后人铭记!

  那些骂浅浅的人更让我急!你光骂浅浅深深有啥意思?浅浅喜欢写浅浅的诗是她的自由,写得咋样是她的水平!是什么人为她鸣锣开道,为她吹吹打打抬轿子,让她出版出书获奖?这些人,比贾浅浅更该骂,更不要脸!要揪出大树后的神,不能只看树上爬着的蚂蚁,是不?

  其实我也明白,这些人只骂贾浅浅和贾平凹,因为他俩是领头羊,后面跟着一大群羚羊山羊绵羊呢!不是说擒贼先擒王吗?所以贾平凹父女挨骂,没问题!

  我更急的是,贾平凹父女到现在都不回应,陕西作协也装聋作哑,新华社评论和稀泥:“图自赏,创新可以大胆尝试;为流觞,诗文不能有伤大雅。”自赏可以,作为一个文学博士,你公开地方诗作不应该是经得住推敲打磨引领诗歌风尚吗?“草根战士”唐小林没有趁热打铁是不是遭遇了暗算或者压力山大,得了抑郁症?《诗刊》副主编彭敏为贾浅浅站台,指责读者不讲武德批判嘲讽贾浅浅,并拉出鲁迅为贾浅浅垫背。哈哈哈,太可笑了。《诗刊》是中国作家协会主管的,不是你彭敏一家人玩弄诗词的自留地。彭敏作为诗词大会冠军,你说这话讲文德吗??“三苏”也是文坛世袭,为什么没人反对没人嘲讽?贾浅浅文不配位的背后还有多少德不配位的张清华和欧阳江河?这些人,沉默自保就过去了吗?

  我也替全国十四亿诗人着急呀,你们仿写那么多的“浅浅体”诗歌,要到哪里去出版?有没有人组织一场浅浅体征文比赛?谁给颁奖?能不能弄个副教授当当?

  我知道,所有的繁华,都是浮云。这场热闹,终究会收尾。至于结果如何,并不是我关心的。我只是一个平民百姓而已,我要冷眼看看,究竟有多少人参与其中,有多少人如我一样,坐山观虎斗,享受这场诗坛狂欢。

  也许我的这种想法不入流,就在前天晚上,我的屁股又疼了,这就是我的屁股的神奇之处。每次文坛有啥大的动静,我的屁股就会隐隐作疼。比如,李少君的“摸奶诗”,刘傲夫的“尿尿诗”出来的时候,比如余秀华的“睡你诗”出来,我的屁股就疼痛过。我把这个叫“诗坛疼痛综合症”。今天,我用了镜子去照,结果发现,这里长出了一块朱砂痣。

  对于朱砂痣,我是熟悉的。它是纯洁,高尚的象征,是春天最美的一朵鲜红。如果是生在别处,比如肩膀上,脸蛋上,是值得人们去欣赏,去大肆赞美的。若果真如此,我还要拍照炫耀一番。偏偏,生在屁股处!

  我每隔一小时就去照镜子,看看朱砂痣有啥变化。就像一个父亲看自己女儿的小嘴,就像一个母亲看自己孩子撒尿,我越看越想,越想越看,最后明白了,这是一种喜欢。这种喜欢,来自于天生的。想想吧,为啥朱砂痣长在这里,为啥只有我能长,难道这个不是上天的垂怜嘛,不是造物主对我钟情的体现吗!怀着这种心理,我把这个朱砂痣拍照,发在了网络。我不署名,不告诉观众这是什么,且看看观众有何反响。

  没想到一觉醒来,我屁股上的这个朱砂痣,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天涯网站的大帅黑虎说:你的这个朱砂痣,宛若冰天雪地的一株雪莲,绽放在我的梦中。让我时时不能入睡。蝶(我的名字),能不能再多拍一点,把每天绽放期记录下来?

  德云社社长模模糊糊说:此朱砂痣,当有象征意义。说不定文坛有新星出现。这是吉兆!

  深圳商行梅子留言:蝶,你的朱砂痣是如何保养的?她如此完美,凄艳,有你这样的网友,让我的脸上也有了无限的光彩。

  扛大刀的胡人预言这枚朱砂痣:屁股生痣,状若朱砂。房价要涨,白菜半价。文坛出妖,老娘要嫁。春风浩荡,远山如画。新美旧苏,要争天下。

  我看了,就有点好笑,至于吗、不过就是一颗长在我身上的小肉肉罢了。我还想寻医问药,准备割除或者消灭呢。正犹豫间,商洛网友丹凤晒晒发来一篇文章,并且警告我说:“看看吧,你的屁股要出事了!”点开那个题目为《屁股上的朱砂痣,何来之美》,是唐小林那个讨厌的家伙写的,气的我想骂娘!

  但是我不能骂。网络上啥鸟都有。一骂,就是得罪了一大群人。比如,唐小林有啥背景/谁支持他横行网络的?这些,我都不知道,敌暗我明啊。不骂,心里这口气又没法出,就像黑旋风李逵的口头禅,“口里淡出了个鸟来”。这该如何是好啊?怎么办?怎么办?我敲打着丹凤晒晒的脑袋,“快点支招!”

  他发来一个偷笑的表情说,“不管你是是孙悟空七十二变,还是黯然销魂掌,武功的最高境界是:以静制动,以气止煞。一句话,以无克有,无中生有。无招胜有招。你不说话,能把你憋死?”

  我似懂非懂。

  要问我屁股上这块朱砂痣的后事,嘿嘿嘿,好嗨呦!不瞒你们说,从此,我的人生就走了上坡路。在网络的一片叫骂声中,我成了网红,那个副教授转正了。好多诗刊向我抛来了橄榄枝,争着要出版我的文字了。电视要采访我,拍过《天下无贼》的那个导演,也找到我,准备给我拍一部“天下无诗”的电影。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