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中秋节 国庆节 春节 冬至节 端午节 七夕节 清明节 元霄节 重阳节 情人节 圣诞节 愚人节

愚人节爱情

时间:2009/3/31  作者: 文摘  热度: 23237

榕树下第八届诗歌散文征文大赛征稿通知

  刚吃过晚饭,和我一样住校的同事叶子急急地跑过来:“嗨,栗儿,科长找你,在办公室等着呢!”我吓了一跳,连忙问出了什么事,叶子说:“我不知道,科长让你快点去。”
  
  我急忙向办公室跑去。办公室的门锁着,我愣了一会,猛然记起今天是愚人节。我笑了一下,慢吞吞地走出办公楼。刚才由于跑得快我的腿又开始微微疼起来。
  
  学校里的广播传来小虎队那首轻快动人歌曲——《爱》。我感觉到我的心一下子湿润了,并揉和着伤痛。
  
  大学时,我有一个好朋友,是个男生。我们就象“哥们儿”一样。我那时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子,什么风花雪月、浪漫伤感都与我无关。我沐浴在阳光般的友情中,坦荡而又真诚。
  
  有一天,他送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的全是“栗儿”这两个字。无数个“栗儿”连成一个大大的爱字,占满了整张卡片。我拿着卡片哈哈大笑:“干嘛呢你?拿我开心呢?”
  
  他说:“今天是愚人节,送你个礼物,应该的。你的节日嘛!”
  
  我猛然醒悟过来,瞪着眼大叫:“你敢捉弄我,我撕了它。”
  
  “我帮你撕。”他抢过卡片,撕成几半装进兜里。我们都笑起来。
  
  这笑声里有那么一点点不安和惆怅,我们都感觉到了,但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毕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我和朋友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填表格和聚会,一杯啤酒下肚,离愁别绪就被勾了起来,我这个“快乐的天使”成了个爱哭的“小妹妹”。
  
  我和他常常在校园的小路上散步,谈毕业后的去向,谈对前途的设想。我有时叫他“皮皮鲁”,他就叫我“鲁西西”。
  
  我说我们是童话里的兄妹。他笑了,很深沉地看着我,看得我心慌。
  
  我在期待着什么。一种很茫然的期待,一种很清晰的期待。而这种期待随着分别时火车的一声长鸣,被永远地丢在青春的记忆里,再也无法捡起。
  
  “还记得愚人节的那个‘爱’字吗?瞧,我把它粘好了,我没有捉弄你,我就是个愚人,你愿意天天跟我过愚人节吗?”两个月后,妈妈递给我一封他的信。
  
  我躺在病床上看那张粘好的卡片。我沿着裂缝将它撕开,把它装在信封里,让妈妈去寄。妈妈看着我,潸然泪下。
  
  医生说,一个星期前的那次车祸让我伤到了右腿神经,我以后要靠拐杖生活了。
  
  我才是个愚人,他远在南京,怎么会出现在济南呢?只是,对面马路上的人象极了他,正匆匆前行,于是我不顾一切地跑过去了……
  
  我站在校园里痴痴地想,不知道何时我的泪水已爬满脸。四年过去了,我终于扔掉了拐杖,有了一双基本健康的腿,可是我再也捡不回失去的愚人节爱情了……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1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