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诗词 散文 小说 杂文 校园 文苑 历史 人物 人生 生活 幽默 美文

不再沾染你给的暧昧

时间:2010/5/17  作者: 浅寞锦芜  热度: 18678

阳春的三月,长沙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冷。

凛冽的风呼啸的在身上乱颤着,每一处毛孔都被灌得冷冷的疼。

09年那个寒假,像白鸽一样飞快的飞过。留下了很多细微的尘埃固守在心底。

只是细微,即使它扬不起任何的大浪。可是依旧记着。

 

整个寒假发生了太多的事。

每一天,还没来的及细细的回想。生活又翻过去了一页。

很多的时候,我时常会忆起很多事,很多的人。

譬如,祺。

 

回家很久都不想再看书,只是越发的疲惫。

偶尔会写写文字,听听音乐。

但更多的时候只是大把大把的看电视,写东西,玩电脑,玩手机。

视力开始急速的下降。

听说画画能让人的思绪平静。

于是,我开始安静的画画。

一幅又一幅的画。水粉素描。

 

那时,我我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人,祺的朋友。

他叫

有着和祺一样口吻的男子。

初识,他的问答让我觉得急促的不安和卑微。很丢脸的样子。

他说:“你喜欢祺吧?.....

            你们是在一次暑假回家的火车上认识的....

       你还给他画过一幅画?听祺说,他是你喜欢的第一个男生。

            你不要否认,他都给我看过你画的画.....”

           

等等等等。这些问答,都让我哑然失声。

 

他说:我听祺说,你是学民族舞的,而且还会弹琴。

          那你是不是每天都宅在家弹琴了?还是谈情?

我苦笑:呵呵,很少弹琴,更不谈情。

然:哦?怪不得听祺说你还没谈过恋爱。

我哑然。

 

那时,他也时常说让我也为他画一幅画。 

那时,他的言语时常让我频繁的想起祺。

 

春节的那天刚好是情人节。四处的炮竹声响让人觉得欢喜。

一直,喜欢烟花燃烧过后的硝烟味道。闻起来让人觉得真实。

然发信息给我说:“美女,我好无聊。依旧只是宅在家里。

                              姑姑他们都拉我去拜年,可我却突然想到了你....

                              今天是情人节,你怎么过呢?.....

                             陪我过这个难得的双节怎样?.....”

我浅笑,回道:呵,你知道我很讨厌玩暧昧。所以这个节,你应该找喜欢的人过。而不是我。

那端很快的回过来说:哈哈,你我都是单身,就一起过咯!只是过节啊!跟暧昧没关系的。

                                   今天是大年初一诶,不能拒绝别人的,否则别人会不走运的...你就行行好啦!.....

无奈,我只有答应。他在电话的那端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傻傻的尖叫。让人莫名的感染。

 

 

我时常想这该是个怎样的男子?

想到初始的问话,竟可如此的张扬。不给人回转的余地。

尔后的对白,却又让人纠结浮想。他也总能像祺一样,在我最不开心的时候逗我开心。

在我失眠的时候给我讲一些冷冷的笑话。

可是,不置可否。更多的时候我在他的身上找了很多祺的影子。比如言语。

我说:你可不可以换种说话的口吻....很多的时候我总会神经错乱的认为是祺在和我聊天....

           你们玩的好也没必要连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都一样吧?....

那头失落的回答着:是你想太多了。我们是很多年的兄弟了,所以会有很多相似,但我没有学他。

                                或许你还是喜欢他吧!.....

 

 

那时,喜欢一词在我脑海里盘踞了很久很久

我反复的思,曾经我究竟把祺安放在了什么位置?

真的是喜欢么?那么那个喜欢的界线又处在哪个点上

 

后来的很久,才想明白。

原来喜欢也可以分为很多种。

譬如欣赏譬如安宁譬如习惯譬如暧昧。

 

那个寒假,花了很长的时间画画。

其中我挑选了一男生的画像摆在家中。

很多人都赞扬那幅画的真实与好看

不过更多的,只是带着暧昧迷离的眼神看待那幅男子的画像。

还是小孩子单纯。她们问姐姐,这画的是你男朋友

爸爸在一旁总会告诉她们说那时姐姐随手画的。

 

每每此时,我总想起暑假的那幅画。

是画祺的。

那时候也曾一度的迷恋于素描的黑白之间。

迷恋于暧昧之中。

很用心的画了那张仅凭记忆的画。情感是如此的泛滥。

 

后来没有如果。

一直,很喜欢用如果出场。

一直,忽略自己的可笑。

一直,卑微的自我认可。

可是,那些微弱的暧昧又怎能和干净的爱情匹配?

那些单薄的温暖又怎能和纯粹的情感相溶呢?

亦如,

我的民族舞蹈又怎可和你的拉丁炫丽同台?

我的卑微又怎可和你的高傲同行?

 

或许,真的真的有过喜欢。

只是不想再谈论它是属于那种。

青春的悸动,却惊醒了一季的忧伤。

 

时光,依旧深浅的扎进我的青春。

我无法掩饰自己的可笑。

但,我可以选择自己的后来。

或许,一切只是欠缺安定。

一切只因开始的位置没有摆好!

看开,亦好!暧昧真的,真的不需要!

 

 

《遇见》

我们,以一首歌的开始。那么就以一首歌来结束。

那个盛夏,我们在人海里相遇,结识。

这个初春,我们在暧昧里告别,终结。

天色渐暗。

回忆的朦胧开始模糊退化。

不再忌讳,或是隐瞒一些情感。

我想,该怎样,就怎样吧!

 

只是不想错过太多,迷失太多。

且行且珍惜着!

淡若于青春,习惯慢慢的变于自然。

一切归于平静,慢慢的沉淀着。

 

不再为谁彻夜的将手机开机。

不再为谁痴等于长久。

开始有自己的小倔强,不想为谁或和谁跨过凌晨。

不喜欢和任何人开暧昧的玩笑,说暧昧的话语。

不想和任何人说再见。不想和任何人道晚安。

 

这个时候,我在想。

我可以变得不是那么坚强。

我可以开始用心的去体会别人默默为我付出的好。

我可以认真的去考虑和深爱我的某个人谈场恋爱。

我可以做别人眼中温良而明媚的女子。

我可以大声的告诉全世界我认定了某人。

我可以忘记自己身上独有的卑微。

 

那个夜晚,梦中的那个身体透明如花的女子。

睁开明亮的双眸,笑靥如花!

 

破晓,阳光明媚的升起!

我扬起头,舒心的在脸上绽出了一个微笑。

我想一切安好.

愿祺安好。幸福。

只是幸福就好!

后记:

曾经,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对于爱情单纯的像一张白纸。

时常,跟随着你玩笑的影子。贪婪和深陷那些暧昧的温暖。

在时光这巨大齿轮的碾轧下,开始懂得,暧昧永远走不进爱情。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