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正文

情感故事 生活琐记 工作札记 资料网摘 文学随笔 校园纪事 游历笔记 往事悠悠 宝宝丫语 其它日记

时光

时间:2020/7/12 20:46:51  作者: xyl-14  热度: 106
  那年 看着爸爸和哥哥走进车站的背影 止不住的失声痛哭 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离别的痛

  那年 一起徒步去看长江 浑浊的江水 映衬着稚嫩的笑脸 灌了一瓶长江水带回了宿舍 最后竟然 臭了

  那年 在黑黝黝的操场上 被晒的黝黑 每天四个人一笼小笼包 每人一杯豆浆 第一次吃到了甜的豆腐脑 帅气的教官 照相的时候 竟然在我旁边 那张照片 大家都那么黑 看起来好实在

  那年 去九龙渊的橘子地找橘子 隐藏在深处的绿色的果子 带给我们那么简单的满足

  那年 一行人去网吧 QQ有吗 没有 没有QQ上什么网

  那年 徒手爬上了城墙??宿舍的老大 爬不上去 一男生说 作为当代的大学生 怎能爬不上城墙 硬生生的将她扯了上去 看到了一片断壁残垣 不知现在的城墙 是否还留有当年的痕迹 是否还可以让我一展拳脚

  那年 经常围着城墙转圈 走路 骑车 从不厌倦 有次 竟然碰到几个很可怕的小孩 第一次感觉到了外面世界的可怕 幸好及时逃脱

  那年 在城墙的下面 听到动听的吉他 配合了磁性的声音 好向往 好想看清 但是 最后 还是识趣的走开 怕打扰了那份情境

  那年 骑车去玩 看到台阶 突发奇想 想玩个花样 将车头直接提起 结果 直直的撞了上去 眼睁睁看着自己硬生生的摔了一跤

  那年 大学语文的课堂 红楼梦 老师讲的声泪俱下 第一次那么深深的被打动 学期末 老师的作业是写篇文章 当时写的是红楼梦 记得 写的是 林妹妹死的太好了 那么冰清玉洁 怎么能被世俗拖累 可惜 我没有手稿留着

  那年 班里去野炊 组长炒好了菜 端着锅跑了 后面是一群拿着碗筷的 打劫的人

  那年 因为实验造数据 被老师发现后还死不承认 实在瞒不过去 第一次被老师训话 那么语重心长 在那条草地的路上 我下定决心 要奋发图强 绝不能辜负 我还记得那老师叫刘长发

  那年 我们扛着绘图的尺子 意气风发 画出来工程图还算是那么回事

  那年 在夜晚的楼顶看星星 那么清晰 那么寂静 从此 开始 更加期待山顶的星星 海上的星星 还有山顶的日出 海上的日出

  那年 放寒假回到宿舍 看到宿舍门上的隐约的SOS? 迟疑的拨通了下面的电话 OH GOD 竟然有人么有带钥匙 SOS 那是紧急救援啊

  那年 非典 不用上课 老师告诉大家要强健体魄 整天吃完饭 就去打排球 打羽毛球 学校顿时成了乐园 夏日午后 直到晚上 都能看到跳跃的身影 好像外界的一切 根本与我们无关

  那年 过马路的时候 第一次被人牵着过马路 说以后你不用怕了 直到手心都出了汗 也没敢动一下 那么单纯的幸福

  那年 下午没课的时候 我们坐在窗口晒着太阳 吃着花生 薯片 看着楼下走过的形形色色的人

  那年 周同学教我们打羽毛球 你来我往 还能听到路过同学时不时来句 好球

  那年 第一次体会到一瞬间的心痛 自怨自艾 看着十五的圆月 说出我将月亮送给你当礼物这么矫情的话

  那年 无意的一句话 伤害了一个人 在教室的窗口 哽咽的出不了声 原来 不管是不是无意 伤害 已经存在

  那年夏天 仰着头在宿舍的窗口 看流星雨 激动的踩坏了宿舍的鞋柜 流星雨也没看到几颗 搬出宿舍的时候 不得不赔了鞋柜的钱

  那年夏日的午后 在黑板上画了一条鱼 等你来

  那年 在树荫下 你要亲你一下 一定要让你闭眼 在你闭眼的瞬间 踮起脚尖 看到你嘴角扬起的那一丝弧度

  那年 世界杯 其实 我不懂 难道 我是从那个时候喜欢卡卡的

  那年 夕阳下 遇到一个灿烂的笑容 顿时天空变得明亮 心里变得温暖 从此变成了喜欢笑容的花痴

  那年 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傻得怕打扰各自的幸福 一个人游荡在夏日炎热的田间 突然没了方向 一个人不知道该往哪走 在没有彼此的时间里 生活没有想象的那么完美

  那年 吃完饭 拔起腿就走了 害得老板娘 在后面追了大半条巷子 霸王餐的诀窍 就是一定要跑得快
  ?
  那年 送我到回家的车站 临检票的时候 看着你远去的背影 却没有勇气回头给你一个拥抱

  那年 我喜欢麦蒂 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 姚明像个木头 诺维斯基像个猴子 还是个新人 但是现在已经被尊称为诺天王了 还有个奥库 不知道是谁 几年后 看了CBA 八一的主场 视野太开阔 想看的人都找不到 还看了中国女排 圆了我的一个梦 可是那个陪我一起看的人 却已不再身边

  那年 第一次那么近的看到一个明星 阿桑 可惜 她已离开人世

  那年 某人拜托 替他照顾某人 我还在 可你呢

  那年 因为输了球赛 委屈的哭了 没去上课 去看碟 触不到的恋人 看着 哭着 睡着了

  那年 到车站是晚上 因为没车 在候车室 待了一晚上 竟然碰到个帅兵哥哥 不知道现在的兵哥哥还是否依旧那么帅

  那年 每天中午都去网吧 打一个小时的食人花 好无聊 好幼稚 但是 却是很开心

  那年 上课的时候 总会坐在教室的最后排 聊聊天 看看书 教室后面的位置 视野很好 也很适合睡觉

  那年 打赌 去网吧通宵 早上回来买早餐 同学去上课 看到说 哇 你们好早 然后 我们提着早餐 回去睡觉 中午 当然 有了免费的午餐

  那年 去实习 四个人 一间屋 吃完 就挂在床头 看电视 一看 能看一天 偷偷的旷工 大家一起去玩 第一次看见悬棺 但是因为山路陡峭 没敢近看 那个吊桥 晃得哗啦啦响 那刻 腿也抖得厉害 原来 有些许的恐高 下面是不算湍急的江水 实习即将结束的时候 徒步去玩 爬了座山 过了条河 回来看到一片花菜地 惊叹 花菜竟然长这样

  那年 第一次听交响乐 那么震撼 久久 大家都不愿离开 台上的人因为掌声 演奏了一遍又一遍 余音绕梁

  那年 老师课堂提问 我站起来 很坦率的说 我不知道 老师 很无奈的 肯定很后悔点我起来 对我来说坦然的说出不知道 也是需要勇气 毕竟那是整个专业一起上的专业课

  那年 考试 所有的东西都往口袋一塞 就这样空着手 走进教室 什么都不带的感觉 真好

  那年 搭上了研究生考试的班车 第一次 上厕所 还要被人跟着 最后ENGLISH差两分 加入了离别大军

  那年 一起骑车 为了毕业论文 穿过早晨拥挤的马路 坐在车后座 三轮车从身边经过 过了好久 才反应 过来 啊 脚好疼 原来刚压着了我的脚 每天中午的那碗鸡丝面 安静沉睡的荷花 不知还在否 老师的笑容 想起来 依旧那么温暖 那么充实快乐的几个月

  那年 为了工作 老师带我去应酬 终于明白 在酒桌上 不会喝也得喝 至今 仍记得 老师喝白酒时候的豪爽

  那年 端午节 特意带了粽子去看老师 老师说 粽子你们带回去 走 我带你们去吃西餐 吃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牛排 黑胡椒味道

  那年 毕业聚餐 出门的时候 班长给了每个人一个结实的拥抱 那一刻的感动 那一刻 依旧那么清晰

  那年 整个校园 围绕着忧伤 送走了能送的同学 在车开的那刻 眼泪止不住的流 看着你伤心的脸 后悔 没有给你一句话 没有给你一个拥抱 因为 不知道 这一别 这辈子 是否还会再相见

  那几年 感谢 你们 一直陪在我身边 容忍我的任性 直到现在 幸好 还没有忘记 幸好 我们还在一起 幸好你们一直都在

  那年的时光 总是在不经意间跳出脑海 感谢那个时候的你们 让时光放出了光彩

  希望以后 在彼此重要的日子 抬眼就能看到 你一直在这里
  •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