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关于我们投稿须知联系方式编辑准则常见问题审核标准友情链接排版工具网站地图个人文集最近更新美文美图专题页

最近更新

  • 岁月堆砌的翁丁
    11-26

    隐居在沧源阿佤山云雾深处的小山村—翁丁,只因它保存有佤族远古时期的村落建筑风貌和原始生活习俗,而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而且是一个至今还弥漫着炊烟的原始部落。于是,许多人跋山涉…

  • 波平浪静,夜山无语
    11-26

    波平浪静,夜山无语接到一个电话,是好友知悉我从北京回来,说中午聊天,也说还是不会饮酒等,我答允可以。便在微冷的中午,在我单位的门口见面。那熟悉的身影一侧,还有他约的另一个人,应该是陪着我饮酒的朋友。并…

  • 鲁钝生感言录(11 说浮躁)
    11-26

    鲁钝生感言录11——说浮躁浮躁是当今社会一大特点,世人都说浮躁,世人都感浮躁,人问:何为浮躁?鲁钝生曰:浮躁者,轻浮肤浅、急躁烦操也。浮是漂在表层,轻飘飘、晕乎乎,漂荡荡,没有厚度,没有深度,也没有力…

  • 谁来伺候妈(34)
    11-26

    一天傍晚,杨义律师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要找我妈妈讲话。他首先提出,淑蓉要领着她的团队来家“调解”,首先要我回避。我和妈妈都到感到问题的复杂性,为什么要剥夺我的权利?杨义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淑蓉向杨…

  • 生命是一场聚散
    11-26

    我们是彼此约好了吗?我来的时候,你正好也来了。茫茫人海,我们寻寻觅觅,是彼此失散太久,我们相逢不相识,聚聚散散,但最终,我们因为彼此的相似,相互吸引,我们由乍见之欢慢慢升华到久处不厌。人生的爱其实很简…

  • 桃李春风,春随风(第六章)
    11-25

    第六章:义魄现话说轩儿回到家后,生命体征越来越弱,她的姐姐眼看着弟弟离开。她明确的感受到,轩儿的灵力被谁吸食。会是谁呢?她想着曾经活泼又淘气的弟弟曾经的模样,她很是生气,李春的到来让她这个本就平静的家…

  • 魂牵梦萦团寺屯
    11-25

    当汽车行驶在由金城江经水源、洛阳,去贵州荔波的二级公路上时,在过水源镇的坡华后约4公里到了一个拐湾且下坡处,坡下面的公路左边有个水塘连着村头的那个屯便是团寺屯。“团寺”,这屯名的由来不知是何原因。或许…

  • 荷花有约(第四十章:story:40)
    11-25

    随着所有嘴挪动近尾声,下面是一场单调夫唱妇随。夫轻叹“天后呀,她只不过是个孩子,你就包容她一下嘛,这样和她作对,对你有什么好处?”妻是那么委屈,夫君护他不护己“你总把她当成小孩子处处护着她,她只会越来…

  • 霜染红叶(第二十一章)
    11-25

    霜染红叶第二十一章1999年秋季,市委、市纪委换届。换届之前,大家照例总在猜测市纪委书记的人选,呼声最高的就是副书记方正清。方正清1965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分配到黄海中学当老师,后又到黄海县…

  • 这个电话不寻常
    11-25

    冬日的黄昏,海边的人迹渐渐稀少,我沿着环岛公路独步。大海已失去往日的浮躁,安详如矍铄的老人;秋收剥去田野华丽的盛装,旱地和道路两旁的树木越发显得低调,一阵海风习来,枯叶纷纷落下,飘下片片惆怅。而我看到…

  • 有时候,我就是一个乞丐
    11-25

    有些时候,我就是一个乞丐我的忧伤是焦虑的,丑陋的,因此不正确;我却又悲伤这狭隘的焦虑,尽管这忧伤已然因此悲的更加猥琐。如果退后到这样的地步,我又该如何?是否还有退路可走?难道就这样必然的封锁自己、关闭…

  • 起风的日子
    11-25

    起风的日子树叶婆娑落叶伴着稀泥在车轮下唱着牧歌前方的雾锁住了光的咽喉模糊的双眼看不到路的尽头手扶着你的背影步履蹒跚地辨不清回家的方向不远处那盏记忆的灯忽明忽暗…

  • 微型诗写冬
    11-25

    微型诗写冬江苏无锡/纸墨情缘冬阳光不理朝政梅花,竭心尽力终将青春化作一抹朝霞北风一声狮子吼山瘦了,河僵了谁能招架得住?秃树光着膀子,冲锋陷阵无非是想成为生活中的强者枯草人性是看上不看下的潦倒的时候谈自…

  • 1147、祭奠归来
    11-25

    黄昏别母冢,枫叶染夕阳。这段天堂路,来回两道伤。…

  • 第一片雪与最后一片叶
    11-25

    夜晚,有一片雪花落下了,听不见声音在树的枝头,与叶相互拥抱雪融叶落,慢慢,无法挣扎雪在想:我先融化,给叶些许温暖叶却道:我先掉落吧,以叶一丝清凉纯色的雪与枯黄的叶相拥,慢慢落下雪被渲染叶在褪色,慢慢,…

  • 问花
    11-25

    题记:我常常疑惑,到底是花只能开在春天,还是只想为春天开?西风一夜过南院,漫拾残枝染径尘。我欲留芳常不谢,花言绝艳只因春。…

  • 天路(第四章 弱水无岸)
    11-25

    第四章弱水无岸39阿林住院的消息,成了全村人茶后饭余的热门话题,圳埠头,元宝树荫下,洗衣的女人们,棒锤叭叭,嘴巴喳喳,全是这件事。婶,你家隔壁那阿林,回家了没?没有,哪能这么快就出院?他是被麦杆矮子气…

  • [荐] 眷恋
    11-25

    泥泞的长夜,落满浅蓝色的思念。白色的纸帆船,漂流过无忧的童年。扯一朵浮云,捏成想念的形状,用以纪念你走后,银杏叶开始流浪的秋天。泪色的斜阳,晕染淡蓝色的黄昏。学会了用几行不咸不淡的回忆,印染泛黄的时光…

  • 黑色祭坛
    11-25

    黑色的乌鸦,在石头垒成的祭坛上哀鸣。夜色浓郁,烈火焚烧的虬枝,刺破黎明。安静的白鸽,用灰色的眼眸,凝视沉睡的和平。穿黑色长袍的死神,手执镰刀,收割明如草芥的生命。黑色祭司,用古埃及咒语,洗净亡灵。枯萎…

  • 考验爸爸(幽默微小说)
    11-25

    爸爸:娅娅,你快去把我们用过的那些碗洗了。娅娅瞪着爸爸,非常生气:你虐待小孩呀,我才三岁洗什么碗呀,我要报告老师,让警察把你关起来。爸爸闻言大吃一惊:宝贝,我是考验你的,看你是不是听话,哪会真让你洗碗…

  • 首 页
    1 / 10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