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物思人 · 列表页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睹物思人

  • 姥爷走了
    08-04

    姥爷走了郭文德在我们那里(莱芜区和庄镇峨峪村),有谁在黑夜里走路遇到了“白媳妇”,谁就厄运临头了的说法。何为“白媳妇”?概有两种说法,一是指“女鬼”,黑夜里从头到脚裹着白色衣服的女人,行踪飘忽不定,阴…

  • 亲情的阳光最灿烂……
    08-01

    ………老贫农看姐姐的照片而作浏览朋友圈,突然在手机屏幕上跳跃出九张照片,细看之,这不是我的亲姐姐吗?看到姐姐那高兴的神态,开心的笑脸,我想起了姐姐的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这就是我的亲姐姐李小梅,大我十…

  • 小师傅
    07-31

    小师傅学艺有成,在师兄的介绍下来到一小镇店铺工作。小师傅还记得那天到达小镇时天已经暗了下来,接待小师傅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人,他便是店铺的店主,对小师傅的到来仿佛盼了许久,所以见小师傅来了显得格外亲热…

  • 一缕思念寄亡灵+袁治平
    07-27

    与袁治平相识是在《惠州商报》的时候,那时,宣传部副部长饶洪贵接替了退休后的副部长钟锦才的工作。饶部保持了每月召集一次各大报纸的总编辑以喝早茶的形式搞一个见面会的传统。我和袁治平都有参加。那时,袁治平在…

  • 一缕思念寄亡灵+杜柳新
    07-27

    时间就像涂在岁月表层上的一道漆,它遮盖了伤痕,亦覆盖了记忆。一算,柳新先生走了快近十年了,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几乎要把他给忘了。看来,文字倒是一个可以永恒传承的介质,如果没有文字,我们人类恐怕永远无法走…

  • 一缕思念寄亡灵+李靖国
    07-27

    2018年正月,我们一班人在一朋友家聚会,酒喝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我们接到消息,说李靖国教授在年初三走了(后来证实为初四)。电视台的杜小明听到噩耗,突然狂哭起来。有人对杜小明的举止感到诧异,说:你父亲去…

  • 一缕思念寄亡灵+黄志忠
    07-26

    当我接到黄志忠跳楼身亡的微信后,十分震惊:从本质上来说,他该是一位多么激情而热爱生活的人啊。这样的人,他怎么会去自寻短见呢?瞬间,心里生出感慨: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体制之弊矣!为什么这样说呢?话还得从我…

  • 樱桃树
    07-18

    在我客厅、卧室后墙与杀猪巷一侧的院墙之间,闲置着一爿瘠薄的三角形瓦砾地块儿,我一直期待能在那里栽培上几棵适应力超强的果木,打造出一幅农家小院橙黄橘绿的别样风景。上班第二年,储户邹师娘送了我四棵樱桃树,…

  • 树下的主人
    07-14

    树下的主人郭文德我们家曾经有棵上千年的枣树。根部直径大于100厘米。此树是我们家的坐标,“枣树底下”指的就是我们家。童年的记忆,家族里的记忆几乎全部在枣树里面。很是可惜,1977年,家族里面起了纠纷,…

  • 怀念母亲
    07-14

    怀念母亲郭文德两年前的这个日子,母亲走了,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享年80岁。抢救过程后期,在医生的帮助下,我们急忙忙把母亲送回老家的房子里,在这里,她生育了我们六个孩子,并带领我们成长、就业、发家、做人。…

  • 浓浓雪野情
    07-14

    浓浓雪野情郭文德学会感恩是我们从小就接受的教育。“吃水不忘挖井人”,这是我在小学读过的课文。从那时起,每见到一口井,内心里总在想,这口井该感谢谁呢?爱屋及乌,每逢看到一座水库,内心里也会想这汪水比井水…

  • 乌河女儿
    07-12

    乌河女儿--记我的外婆前言外婆生于1923年(民国时代),现在95周岁了,她经历了从民国时期到1949年解放后再到如今的新时代,从一个青春少女到了耄耋老人。最近几年外婆得上了老年痴呆症,也就是阿尔茨海…

  • [荐] 卖糖担
    07-06

    题记:这是老时光、慢生活的一段故事,像翻开一帧帧发黄的照片,当阅到触动人心处依然会露出会心的微笑和温润人心,或许浮躁的心态会宁静了许多。床头柜上堆放着几本书,空闲时偶尔翻阅,最近我在阅读张洁的《拣麦穗…

  • 难忘“赊小鸡”
    07-02

    难忘“赊小鸡”郭文德眼下有点岁数的人们尤其有点岁数的“城里的乡下人”都有一个同感:纯朴的民风好像已经不再了。都在怀念着过去,怀念着那个“缺吃缺穿”的年代。而最能证明那个年代纯朴民风的莫过于农村的“赊小…

  • 蒲松龄先生到过我村
    07-02

    蒲松龄先生到过我村作者郭文德“美不美,乡中水”。我村东头,河沿南岸,有块天然的巨石,没有人知道她多么大,或许就是那座山。巨石靠近河沿位置,有个凸起,像极了低垂的龙头,在“脸颊”的中间位置有道像蛙嘴似的…

  • 杀树
    07-02

    杀树作者郭文德一个地方古不古老,老树就是很好的见证。听老人们描述,我村(莱芜区和庄镇峨峪村)曾经有过一棵据说是唐朝时期就有的老国槐。槐树的胸径四个成年人才能合围,这样测算下来直径应当在2米左右。树冠更…

  • [荐] 雨巷靓影
    06-28

    入夏后,阿佤山小城勐董的天气总是雨多晴少,一连几日的阴雨,使人的心情不由得忧郁起来;正值端午假日,蜗在家中,心情好像快要发霉了,走出家门,撑开一把伞,独自走在雨雾弥蒙的小巷里,顿觉日子悠长,岁月悠长。…

  • 我的伯伯伯妈
    06-22

    我的伯伯伯妈我的伯伯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出生,人长的老实巴交,没有进过学堂门,开始是以耕种农田为生,后来,一个机遇进城当上了城市里面的工人阶级,所以,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算是有钱的人家…

  • 不要怀念,好好活着
    06-17

    作家米兰·昆德拉说:"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是啊!一路上,我一直都在学习如何告别。今年二月二十七日,一起五年多的女友选择了离开;今年五月三日,我年仅七十二岁的外公永远地告别了…

  • 我不是酒鬼
    06-08

    我不是酒鬼,我只是喜欢喝酒,因为只有举起酒杯,才能与你对话。我不是酒鬼,可是人们喜欢把我称作酒鬼,确实一日三餐,至少我有两餐都是捏着酒瓶子的。有时候我一天只吃两餐饭,或许是一餐,吃饭我是没有规律的,喝…

  • 首 页
    1 / 109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