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列表页

诗词 散文 小说 杂文 校园 文苑 历史 人物 人生 生活 幽默 美文

散文

  • 那年,我参加抗洪抢险
    08-12

    1998年,我作为一位企业报记者参加了一场动人心魄的抗洪抢险……七月流火,铜陵大通镇和悦州发大水,那里的抗洪抢险成了压倒一切任务的重中之重。上级要求企业组织民兵参加抗洪抢险,因为要在企业报《华源麻业》…

  • 谁解人间情?
    08-09

    人生似一束鲜花,仔细观赏,才能看到它的美丽;人生似一杯清茶,仔细品尝,才能品出味道。漫漫人生,我们总会接触到纷繁复杂的人和事。慢慢的相识、相知,慢慢的相离、相弃。来来往往,走走停停,其实早已触动了我们…

  • 感悟生活
    08-09

    感悟生活——成长就是将哭声调成静音的过程生活是一首歌,吟唱着人生的节奏和旋律;生活是一条路,延伸着人生的足迹和希望;生活是一杯酒,饱含着人生的清醇与忧愁;生活是一团麻,交织着人生的烦恼与快乐。有的时候…

  • 忆起摄影生涯
    07-26

    做梦也没料到,因工作上需要,从未摸过相机的我,却成了一名摄影工作者。每当忆起在企业从事摄影二十五年历程,我感受颇多。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被安排到厂里,成了一名宣传干事。从事宣传工作后,其中一项最为重…

  • 我们的青葱岁月
    07-20

    我们由懵懂无知转向成熟理智应该得益于黄老师的一番话。刚上初三,头一节课,时任班主任黄老师就对着还在嘻哈大笑的我们说出这么一番话:“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下,一年之后,你们将会在什么地方,是得意洋洋地走向新…

  • 让爱化作珍珠雨
    07-20

    清明时节,有旧友回乡扫墓祭祖,与之畅谈,忽提到小学时期的一位女老师,提起她对人的好,不由得激起了我内心潜藏已久的波澜……我自小就伴随着父亲在离家很远的一座大山脚下的一间小学校里成长——读书、生活、玩乐…

  • 窗外,那株木棉花开了
    07-20

    窗外,那株木棉花终于开放了。这木棉花今年的开放来得有些晚。去年年末,本地经历了好几天的有史以来的最低气温,在寒风冷雨夹带着冰粒颗颗的肆虐下,木棉树那瘦弱的身子不停地摇晃,仅剩下来的几片枯黑的叶子还似要…

  • 相思情 相思泪
    07-20

    那几棵老树,伛偻地站立在学校的主干道旁。学校的主干道旁原是有着一排砖瓦结构的教师宿舍,房子后面也跟着有一横排的相思树和一个运动场。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房子残破了,被拆去了,现在也就只剩下了几棵老树了。夜…

  • 红灯停,绿灯行
    06-10

    文鸽急匆匆走到十字路口,左脚刚要迈上斑马线,前方交通信号的红灯亮起,他站立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绿灯通行。在他的身边,大家都能自觉遵守交通规则,可见,人们的综合素质在不断提高,懂得自己迈出一小步,社会文…

  • 一梦一晨
    04-20

    现代.清风之雅昨夜的梦,今晨依旧清晰可见。昨夜的梦,无形之中刺痛着我的心。我原本以为只有现实才会让人心痛,殊不知有时候的梦比现实还逼真。逼真得让我分不清现实与梦有什么不同。在梦里我遇到了同样外出办事的…

  • 酒鬼的女儿
    02-25

    美玲是酒鬼的女儿。什么样的人才算是酒鬼呢?对于美玲的父亲来说,就是天天与酒为伴,走到哪儿喝到哪儿,并且找不到感觉不算事,用他的话说就是要管事儿才行,好的时候乖乖回家睡觉,不好的时候,看谁都不顺眼,经常…

  • 02-23

    岁月悠悠,井的周围已长出了小草,只有几棵小草伴着井度过这无声息的时光。今天,我独自一个人坐在井的边上,思绪万千。我看着这口井,仿佛心底有一丝丝凉意,它张着口,好像在执着着一个音符“O”,然而,我领会了…

  • 被打入冷宫的语文
    02-23

    语文,我一直对你怀着喜爱和敬意。你有清风明月般的清词丽句,你有浪漫销魂的意境。上下五千年,哪个朝代没有留下你的踪影;纵横古今中外,你又使得多少人成名于世。你的资格最老,范围最广,功能最全。你提纯了大自…

  • 以女儿的名义致敬钟老
    02-13

    我不能直呼您的名字,是因为您只比我爸爸小几岁。爸爸在我年少时,就已去世,所以他在我的记忆里,是一片空白,就像没有画过画的一张纯净的白纸,但是,对爸爸的想象和思念,却无边无际。我不能直呼您的名字,是因为…

  • 遗忘
    12-27

    听到一些喜欢煽情的人说,梦到一个人就是在遗忘,我就想,我都不曾记住,何谈在遗忘?梦永远不知从哪里开始,忽然开始,没有开头,就像是人类的令人争论的起源。零零碎碎的记忆里,我似乎是在江南的水乡,而我伫立在…

  • 思尽心通
    12-04

    ??????????????现代.清风之雅???????来了,去了。去了,来了。天亮了,天黑了,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转眼间,青春随了秋风,冬雪染白了我的头发,走到那都好像是年轻人的天下,我该何去何…

  • 乡村野事(三)
    12-01

    乡村野事(三)屠夫村中有一屠夫,日日清早宰猪上集。不几年,瓦房换成二层小洋楼,贴得明晃晃瓷砖,粉得黄灿灿油漆,盖得红彤彤彩瓦,堂皇富丽,为一村人所羡。却听人道得这屠夫异状:未做屠夫时,他身长体瘦,状若…

  • 聊表心意
    11-04

    聊表心意你的名字,在我伤口幽居,一点一点地撕裂我破碎的灵魂。遇见初相遇,你的容颜便难以忘怀。你哼着那首《花儿与少年》,和阳光肩并肩,杨树叶沙沙作响,是春风在撩拨我心弦。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世的…

  • 老年公寓
    09-10

    老年公寓作者:徐东风父亲终于不能自理了,我只好和弟弟妹妹商量,住进了老年公寓。起初,为了方便两个妹妹尽孝心,经我们兄妹四人商议,先让父亲住进我们县城的老年公寓,照顾起来比较方便。县城的公寓是新建的,各…

  • 骑单车纪实(三)
    09-10

    在长达两年的骑车中,除了辛苦、安全外,还多了些花絮,不妨道来,与大家分享:1、我也要学骑车在我骑车差不多一年半载时,老伴也有了兴趣。那天,她对我说:“老王,我也要骑自行车。”对于她的要求,我并不反对,…

  • 首 页
    1 / 26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