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 · 列表页

言情小说 玄幻推理 武侠小说 恐怖小说 成人文学 侦查小说 小小说 其他连载

小小说

  • 阿来和阿美
    09-22

    我不知道他俩的真实姓名,这两个名字是我现想的,不然我这篇文章无从下笔,我总不能一遍遍打出“他”和“她”来区分他们吧,给他们取完名字,我写起来、你们读起来就顺畅多了。我知道随意篡改人名未必符合主人公的意…

  • 男孩与老板
    09-16

    男孩与老板我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工厂,三四百个工人日夜运转,每年也有数百万的利润。当然,从管理到销售,都是我本人亲自动手,我日夜像陀螺一般地转,仍觉得自己的手不够用。刚听说,车间主任出了车祸,住在第一人…

  • 浮萍岛的来信
    09-12

    今天,我一大早醒来就收到一个惊喜!当我打开枫叶小窗,从窗外飞进来一只黄色的蝴蝶。它随着第一缕晨光飘进来,好像乘着光的帆,或来自昨夜银河上的一颗星。当然,我很乐意迎接这位远道而来有点冒失的客人。哦!那不…

  • 锄草
    09-11

    月亮走,我也走,我送阿哥到村口,到村口,阿哥去当边防军,十里相送难分手,……凯朗的媳妇扛着锄,感情真挚地哼唱着,进了她大娘家的大门儿。直觉得,一股凉气儿扑向她的脸面。她小觑一眼院中的无声的鸡和鸭,大声…

  • 退婚记(五)
    09-09

    退婚记(五)高见跪在高队长面前磕头不起,泪水洒在地上。高队长拉起高见严肃的说:“高见,昨天晚上,杨天一、龚雪冒风雨去试验田里抢救杂交玉米苗,雨大路急,龚雪脚被玉米茬子穿了,不顾疼痛向实验田跑,鞋跑丢了…

  • 布谷鸟的地窖
    09-08

    我的洞很深很深,一个月都逛不完!”每当小呆跟伙伴们夸起它的窝时,大家都嘲笑它。“你那看不见的速度,那个小石缝的确够你转上十天半月,可我的小别墅可以让逛上一年!”住在樟树洞里的小灰鼠坐在它的二楼窗台上,…

  • 布谷鸟糖果屋
    09-08

    如果不是“飞行的树”掉了链,她是永远不会发现那座神秘的绿色小屋。之所以说永远,是因为以她骑行的速度,即使爬坡千百回也不会注意到它,何况是平坦僻静的小路了。即便发现了,也未曾注意到那几个神秘的小字。由于…

  • 李国胜
    09-07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视,连书籍都很少。那个时候的人,家家户户点煤油灯照明。生活条件非常清苦。农村人除了出集体工外,生活里枯燥无味。当然,坐在巷子里谈天说地就是最大的精神享受了。其实,聊天的…

  • [荐] 独饮
    09-06

    久违了,小酒店,还有那个小妞儿。他这样想着,进了矿区私人开的小酒店。这个酒店里,只有一男一女在忙活。男的,是女方聘请来掌勺的,他的年纪有五十多岁,据说还是刚闲置在家的老厨师呢。那女主人却很年轻,也很俊…

  • 兄弟
    09-06

    兄弟和顺公司前面一前一后两个男人,匆匆忙忙从外面向公司里面走来。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说:“李总,你那两个弟弟今天又来公司找你了,估计还是来借钱的,这次呀,你可千万不能再借钱给他们了,这次公司投资的项…

  • S县长“贼”喊“捉贼”的故事
    09-05

    S县长是西北一个偏僻小县城的县长,虽说是偏僻小县,但辖区内煤矿、金矿等矿产资源丰富,经济繁荣。大街上灯红酒绿,商业发达,开豪车,腰缠万贯的大老板比比皆是。S县长性格多疑,做事谨慎。平时喜欢喝酒,且非茅…

  • [荐] 买西红柿
    09-04

    买西红柿我刚到菜市场门口。“卖西红柿,物美价廉。”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侧脸一看,一靠墙半蹲着的老妇人柔柔地看着我,满脸的虔诚和慈祥。我不由自主地停下电动车,双脚叉地:“多少钱一斤?”“二元…

  • 感悟
    09-03

    微型小说:感悟作者:刘曰文室内鸦雀无声,沉闷了许久,一声冷笑打破了沉默。妻子放下手中的活问:“你笑什么?”“嗨!我活了近八十岁才感悟出男人与女人的差距。”“差距,不会吧!每天我们俩都住在一个屋檐下,同…

  • [荐] 离婚
    09-02

    离婚法庭上,审判长问被告乔梁:“你同意不同意离婚?”乔梁把视线转向旁听席前排就坐的父亲。父亲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乔梁没有吱声。审判长又问了一遍。乔梁低着头嗫嚅道:“同——”“意”字还没说出来。父亲“扑…

  • 新友故旧
    08-31

    几年前,我家附近家属楼搬来了一位单身老头,名叫杨文景,今年六十三、四岁,他一贯深居浅出,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和周围邻居们一起在树根底下打扑克,玩麻将。据说,他是个离过婚的老头,前妻住在三十里堡,女儿一家三…

  • 小鸟之死
    08-27

    小小说《小鸟之死》有一年秋天,我送货去一个村庄。当我开车路过一片田时,发现一个老人,鼻青脸肿的坐在田埂上,伤心的痛哭流涕,那哭声十分沧桑,样子十分可怜。老人的眼睛不停的有泪水涌出,他用手舀一把眼泪摔向…

  • 七个梦之黑单
    08-27

    《七个梦之黑单》文/宋雨桥“黑单”是指在销售过程中,销售人员通过撤掉单据,将财物据为己有的行为。在夜店工作时间长了生物钟都反了,白天没精神,晚上贼精神!当麦威打过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在睡觉。麦威说,苏荷你…

  • [荐] 市长秘书
    08-26

    市长秘书郭文德一大早,秘书就在市长办公室里等着。市长来了。秘书接过了包和外套,将椅子往后拉了拉,让市长坐下。挂了外套。沏茶,端了过来。“昨天晚上,我听说……”“唉,是真难受啊!”“市长,您怎么了?”秘…

  • 拜登有求于钱塘大侠
    08-20

    美国疫情失控,近日每天新增患者20万上。总统拜登焦急如焚,多次召开联邦政府会议,寻求缓解疫情对策。某天,会议持续四个小时,只有官员汇报各州新增患者数字,却始终无人能提出治疫措施。“如果不能寻求可行的防…

  • 找老婆的感慨
    08-18

    找老婆的感慨老同学张伟华现在自有大公司,名车别墅应有尽有,同学聚会,他全部包揽。别人只见他表面风光,不知他内心的苦恼。今天同学聚会,他跟我诉说:“老同学,不怕你笑话,你不要看我现在不缺吃不缺穿,事业还…

  • 首 页
    1 / 159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