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讽刺幽默 凭栏论世 乱弹八卦 佳作赏析 资源中心

恶势力抬头

时间:2022/6/5 作者: 阿徽 热度: 49128
一场新冠病毒疫情把中国绑架了。
看来,我们的敌人若不把中国的有生力量全都消灭光,他们是绝不会罢休的、疫情也是绝对不会结束的。趁着闹疫情的时机,敌人满世界的寻找我国的掌握了先进技术的科技人员、和探秘中国政府的核心机构、还有竭力维护中国国家利益的爱国者。一旦敌人找到这些人,疫情就会出现,而所谓的“疫情”出现,就会实施围堵、封闭社区,以有疫情为借口搞阴谋诡计,之后,那些高端科技技术人员、和爱国者就会莫名其妙的失踪;重点机构里,也会被安插进间谍而使机构组织变质。
所以,与其说是在抗击疫情,倒还不如说,是以疫情为幌子,而背地里还不知消灭了多少中国的实力。
而当国家的实力减弱,倾向敌人的卖国贼的恶势力就开始慢慢的开始抬头了。对于我来说,最深有体会的就是“放高利贷的人气焰越来越嚣张”。
信用卡中心(私债借贷处)就是个变相的放高利贷的私人机构,见疫情来了,觉得有机可乘,他们也对疫情加以利用。疫情开始的头一年,某天,信用卡中心在电话里说:“由于疫情严重,现在我们向你推荐一个《爱心借贷》项目,好不好?”。我说:“好!”。
但是,我什么好处都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却从那以后,我的信用卡的最低还款金额就不断的上升,有时“最低还款金额”竟然比“应还款金额”还高。
我只好打电话过去,警告他们:“合同约定的最低还款金额是‘信用额度’的10%。你们收取的‘最低还款金额’超出了10%的限度,收多了。”
那边回答说:“没有最低还款金额10%的约定。”真是瞪着眼说瞎话!
可是,自从政府的“抓老赖”的政策一出台,那些放高利贷者开始变得胆壮如牛,仿佛那些政策制定出来是专门给他们这些吸血鬼和寄生虫撑腰的政策。但或许,真的是、也未可知。如果他们要多收钱,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国家一个征信数据库能把人整的像旧社会的白毛女一样。所以,就只能在游戏规则之内找一找应对这群寄生虫的方法,那么,我想“关联卡”也许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用信用卡的人都知道:信用卡一般都绑定了一个储蓄借记卡,如果用信用卡的人忘记还款了,信用卡中心就可以从被绑定的那个借记卡里扣钱。但在办理“绑定借记卡”的业务的时候,银行和个人是有约定的,银行给予个人有两种选择:第一是选择全部还款(应还款金额)、第二是选择返还“最低还款金额”。
我委托银行:允许信用卡中心在我忘记还款的情况下,可以从我的借记卡中扣除“最低还款金额”。也就是说:扣多少钱?银行是账上有数的,不能允许他们想扣多少就扣多少。
信用卡中心的客服人员不是说“没有最低还款金额10%的约定”吗?那么,疫情之前,银行扣除的都是10%的最低还款金额,银行明细表格可以说明一切。那么,银行的账目不就是反驳这些吸血鬼的最好的证据吗!
于是,我把钱存进借记卡里,看他信用卡中心有多大胃口和能耐。可是,人家的能耐看来远比我预期的要强势多了,他们毫不费力的就从银行扣除了他们想要的钱,想扣多少就扣多少。我还寄希望于银行能够把好关(阻止乱收费现象)。
钱被多扣了之后,我就去一个位于北京市西五环闵庄路上的民生银行支行交涉(因为我的借记卡是那儿办的),那里的工作人员回答说:“信用卡中心要扣多少钱,我们是管不了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的钱存在银行,银行有义务替我保管好。现在,钱被多扣了,银行说,他们管不了。这些人也不想一想自己的工作究竟是干什么的!
自从新冠病毒疫情闹了这两三年之后,我亲眼所见,很多单位的工作人员都变得素质底下,就举例说:西单图书店。以前,那儿的书很齐全、工作人员也很称职,某年的一天,我去那个书店找《翁同龢日记》一书,到服务台问了一下,当时的工作人员一下子拿出好几个版本的书来供人挑选。
可是,最近,还是到那个书店去买书,问:《脂砚斋批评本红楼梦》这本书搁在哪儿的?工作人员用很不熟练的打字技术在电脑上慢慢的敲打,还问:什么脂?什么砚?什么斋?低效率的工作真把人急死了。再看一看里面摆设的书籍,以前的很多有价值的书都不见了?整个书店空空如也,以前的那些素质好的工作人员也不知哪去了?
那么,这一次,我在银行的所见所闻,银行的工作人员对我说的“信用卡中心要扣除多少钱,我们银行管不了”这种屁话,难道不是银行工作人员素质底下的表现吗?国家把钱让银行管理,银行形同虚设,不尽义务管理好人们存放在银行的钱,它(银行)的工作人员是干什么吃的?!这样简单的事情都管不了,那么,他们能管好什么呢?
作为国家的银行,在恶人势力面前显得多么软弱无能啊!
这就是说“信用卡中心要扣多少钱,我们是管不了的。”的民生银行的工作人员。
放高利贷者、和帝国主义国家的利益是绑在一起的。如果有人还不起债务,紧跟着就会有人提供不法营生给欠债者,比如:走私、贩毒、出卖国家情报。再比如:律师欠债了,犯法分子的就会找到这个律师,让其昧着良心为他们打赢本不该赢的官司。笔者就认识那么一个律师,闲谈中他说“我也信用卡欠过债,唉!那些人可真黑!”这个律师我亲眼看见他从没钱到有钱。
很多犯罪的人最后被抓的原因,都是因为起初欠下了高利贷,铤而走险、干上犯法的勾当。
现在网络技术发达,信用卡中心的人员知道每个人的财产收入状况,有人会给他们提供从人们的邮箱、电话的短信、微信中得来的信息。而他们会利用这些信息针对借贷者进行压榨、使借贷者承受不起压力而被利用、去犯罪、再用犯罪得来的钱款返还债务。
信用卡中心罪大恶极!它是犯罪链中最初始的一个最重要的环节。高利贷是摧毁一个国家武器。

就我的浅显的认知的范围之内,我认为:世界上,最讨厌放高利贷的领袖有两个人:一个是希特勒、另一个是毛主席。但,为什么?他们两个都嫉恶如仇,到头来,希特勒却落得一个不得好死的悲惨下场;而毛主席的英名却能永世长存呢?
因为,他们针对的对象不同。
毛主席的英明之处就在于:他针对的是剥削阶级;而希特勒针对的是一个特定的人种(犹太人)。
二战之前,德国人很穷,而外国人却能在德国发大财(其中也有犹太人)。希特勒利用德国人的愤怒情绪,将矛头对准了没有国家后台的、弱势的犹太人种群。欧洲人都在德国发财、开设银行收取高额利息,搜刮德国的钱财。可是,希特勒就只针对他们其中的犹太人说事。有句俗话叫着“吃柿子捏软的”,希特勒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他只说是犹太人放高利贷、榨干了德国人的血汗钱。
如果当初希特勒聪明一点,针对的是剥削阶级、而不是特定的人种,那么,德国也许不会失败。为什么呢?因为很多犹太人中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是对德国有贡献的。而德国最后失败很大程度上来讲,都是被希特勒蔑视的弱小的犹太人、波兰人所击败:爱因斯坦是犹太人、居里夫人是波兰人、图灵是波兰人。正是他们的发明和技术使德国被击垮。
打击放高利贷者是绝对有必要的,那是社会毒瘤,是老鼠上街人人喊打的、是每一个有志于稳定社会的领导阶层的人们必须去除的毒瘤。
如果是在毛泽东时代,中国绝不会出现像现在这样的信用卡中心(私债借贷处、放高利贷的)横行霸道的现象,这些人将永无出头之日。
可是,改革开放之后,放高利贷的又借尸还魂、这些牛鬼蛇神又出来毒害国家和人民。
赞(2)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