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讽刺幽默 凭栏论世 乱弹八卦 佳作赏析 资源中心

谈果戈理作品

时间:2022/6/7 作者: 贺平 热度: 48105
  谈果戈理作品

  果戈理是乌克兰人,但在一般的文学史籍中,都将他称为俄罗斯作家,因为当时乌克兰属于俄罗斯,他创作所使用的文字也是俄文,他的作品属于俄罗斯文学。果戈理的青少年时代,是在美丽的乌克兰乡村度过的,那里的风土人情,成为他后来文学创作的主要生活源泉。19岁中学毕业后,到俄国首都圣彼得堡,寻找职业同时创作;圣彼得堡喧嚣灰暗的社会生活,成为他文学创作的又一生活源泉。他曾在圣彼得堡大学任世界史副教授,但一年多就离职,专门从事文学创作。后来在莫斯科居住,直到去世。

  我最初阅读果戈理作品,还是在四十多年以前。1978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三卷本的《外国优秀短篇小说选》,第三卷中有果戈理的两个短篇小说《狂人日记》和《外套》,其实应该算是中篇小说,但外国没有中篇小说这个概念。

  《狂人日记》创作于1835年,主人公圣彼得堡某部九等文官、没落贵族波普里希钦,是个精神病人,作者以日记的形式,叙述了这个“疯子”的荒诞错乱的思维和行为。他常到部长办公室给部长削鹅毛笔,一次能削几十枝,以求得到部长的赏识,而步步高升。他生活贫困,穿着肮脏的旧式外套,42岁还孑然一身,竟追求部长的年轻漂亮的小姐,遭到科长的臭骂,说他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发现部长女儿的小狗美琪,在和一条名叫菲杰尔的公狗谈情说爱,他想从美琪写给菲杰尔的信中知道部长女儿的事情,于是跟踪找到了菲杰尔的主人的住所,强闯进去,从菲杰尔的窝里将信拿走。他原以为部长具有崇高廉洁的品德,却从信中发现“一切最好的东西”都被这些“大人”霸占去了。后来,他从报纸上读到西班牙皇帝费迪南八世失踪的消息,而让他没有想到的,原来他本人就是费迪南八世。消息传开,西班牙使节来将他迎回国,关进一间屋里,西班牙的首相天天虐待他,他提醒、声明、警告首相他是国王,但无济于事,吓得他一听到首相的脚步声就躲到床底下,任凭首相喊“波普里希钦”!、“九等文官”、“贵族”、“费迪南八世”,就是不出来。最后他失望地呼叫:“妈妈,救救你可怜的孩子吧!……这世界上没有他安身的地方!大家都迫害他。”作品揭露了沙皇官僚等级制度,对“小人物”表示了深切的同情。鲁迅先生当年是在翻译了外国小说以后开始写小说的,他的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就是果戈理的《狂人日记》的模仿之作,但揭示的思想更加深刻。

  《外套》创作于1842年,主人公九品文官阿卡基·阿卡基维奇,成年累月抄写文书,经常受人愚弄,节衣缩食,好不容易做了一件新外套,这成了他生平唯一的欢乐。但不久外套被强盗抢去,他央求警察局长帮他找回外套,却挨了一顿臭骂,由此一病不起,终于死去。《外套》是十九世纪俄国文学中描写“小人物”命运的一篇杰作,具有人道主义的进步意义,俄国同时代的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说:“我们大家都是从《外套》里钻出来的。”

  后来,我又在大学教材中读了果戈理创作于1836年的五幕喜剧《钦差大臣》的第二、三幕。

  《钦差大臣》的故事发生在俄国一个偏僻的小城里,城中以市长为首的一帮小官僚,得悉钦差大臣要来微服私访,惊惶失措,把一个偶然路过的因付不起账而被旅店老板扣留的圣彼得堡某部的十四等官员赫列斯达可夫误认为钦差,争先恐后地巴结他,向他行贿,市长将他请到家中居住,甚至还把女儿许配给他,市长的太太也愿以身相许,以致与女儿争风吃醋。赫列斯达可夫起初莫名其妙,后来就乐得以假作真,捞了一大笔钱财,扬长而去。真相大白后,小城的官吏们懊悔不及,哭笑不得。接着真钦差到来,喜剧以哑场告终。《钦差大臣》的剧情,从表面上看是偶发事件,实际反映了当时俄国官场的典型现象。市长老奸巨滑,自夸骗过三个省长;贪污成性,从不放过所能捞到的一切,认为官吏贪污是理所当然,但贪污的多寡应以官阶的高低为标准;对治下的市民横加凌辱,并巧立名目,勒索他们的钱财;对上级阿谀奉承,一心想到彼得堡去当将军。此外,作者还塑造了一系列小城官场的丑类,如阴险残忍的慈善医院院长、受贿的法官、怯懦的督学、以私拆偷看别人信件为乐的邮政局长等,都是鲜明生动的典型。赫列斯达可夫是作者着重刻画的对象。他是彼得堡的一个花花公子,轻浮浅薄,喜欢自我吹嘘,随意撒谎。他被当作钦差,一方面是由于小城官吏的惊惶失措,另一方面也由于他的气质具有彼得堡官僚的特征。这部喜剧深刻地反映了俄国专制制度的腐朽,但果戈理是为了改善社会道德,幻想借助讽刺的力量使贵族、官吏改恶从善,剧本结尾安排了真钦差的到来,说明作者并没有否定整个官僚制度,对沙皇专制政体还寄以幻想。

  《钦差大臣》的成功演出,引起了俄国贵族官僚社会的震动,反动文人竭力攻击是对俄国的诽谤。果戈理于1836年被迫到国外旅行,1842年在国外完成了著名长篇小说《死魂灵》第一部。当时俄国每十年进行一次人口登记,根据登记征收人头税,在两次登记之间,有些农奴死后,地主没有报请注销,这些死了的农奴在法律上仍被认为是活人,小说的主人公八等文官乞乞科夫,就于此期间收买死去的农奴的户口,再给“死农奴”办农奴过户手续,然后凭这些手续向政府申请土地,最后将“农奴”和土地抵押给政府,骗取银行借款。果戈理在小说中通过对各个庄园和地主生活的描写,揭示了地主阶级的寄生性、卑劣、鄙俗和腐朽,他们实际上已变成了真正的“死魂灵”。

  果戈理是一个创作态度非常认真的作家,曾因作品受到评论界的批评,而将已出版的全部作品买回焚毁。他创作《死灵魂》第二部时,曾两次将写好的文稿焚毁,为此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据屠格涅夫回忆,他第一次去拜访果戈理时,陪同的希讫普金曾再三警告他,不要向果戈理问起《死魂灵》的写作。直到去世,《死灵魂》第二部只写成四章。他在谈他自己的创作过程时说:“先把想到的一切都不假思索地写下来, 此后,经过一个月、两个月,有时要更长些 ,再拿出所写的东西重读一遍:便会发现,有许多地方写得不是那么回事,有许多多余的地方,而又缺少了某些东西。您就在稿纸旁边修改吧,做记号吧,然后再把笔记本丢开。下次再读它的时候,纸边上还会出现新的记号,如果地方不够了,就拿一块纸粘在旁边。等到所有的地方都这样写满,您亲自把笔记本誊写一遍。这时将自然而然地出现新的领悟、剪裁、补充,文笔也随之洗练。在先前的文字中会跳出一些新词,而这些词用在那些地方再恰当不过了。您再放下笔记本。去旅行吧,去散心吧,什么事也别干或者另外写别的东西吧。到一定的时候又会想起丢下的笔记本来。取出它来,重读一遍,然后再用同样的方法修改它,等到再把它涂抹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再亲自誊清。您这时便会发现,随着文笔的坚实,句子的优美和凝练,您的手仿佛也坚实起来;下笔的时候更加自信和果敢了。照我看来要这样做八次。对某些人可能需要减少,而对另一些人则还需要增多。我是做八次。只有经过八次,并且要亲自誊清后,作品在艺术上才算最终完成。”果戈理的这种创作方法,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以《死魂灵》为例,有30余万字,抄写8遍就是240余万字,要花多大功夫啊。好文章是改出来的,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才有《红楼梦》传世不朽。马克思的文章,文辞优美,逻辑严密,可我们看他的手稿,经常改得一塌糊涂。他的名著《法兰西内战》,文情并茂,议论深刻,但一九七二年出版的单行本中附录的第一稿,却是面目全非。现在人写书,半年一本,出得快,朽得也快,我喜爱读的,都还是前人的作品,那是经岁月的汰选,没有被用来上厕所、糊墙的作品。

  果戈理于1852年3月4日在莫斯科去世,享年43岁,屠格涅夫在《莫斯科新闻》中发文沉痛地说:“果戈理死了!谁说俄罗斯人的心里,不被这样的几个字所深深地震动呢?他已经死了。我们的损失太惨重了,太突然了,以致我们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事实。是的,他已经死了,这个我们现在有权称呼他为伟人的人,而这种心痛的权利却是由于他的死才赋给我们的。这个用他的名字在我们的文学史上已经划出一个时代的人,这个被我们骄傲地视为我们荣誉之一的人,他已经死了……”为此,屠格涅夫被当局关进警察局一个月,然后押送到他乡下的田庄去悔过。

  现在已有中文版《果戈理全集》出版,而我当年购买果戈理作品时,只有不同的出版社断断续续出版的各种单行本或选本,版式不一,内容重复。查《购书日记》:

  1983年春节前,购《果戈理选集》(第一卷)。这套选集共三卷,第一卷收短篇小说集《狄康卡近乡夜话》、《密尔格拉得》和中篇小说《塔拉斯。布尔巴》;第二卷收短篇小说集《彼得堡故事集》和喜剧《钦差大臣》、《婚事》;第三卷收长篇小说《死魂灵》(第一部)。

  1985年元旦,市新华书店大楼门市部开业,购长篇小说《死魂灵》(第一部、第二部)。

  1994年,购买《果戈理散文选》。

  2003年8月,购《果戈理讽刺幽默作品集》,收《钦差大臣》全本和《狄康卡近乡夜话》、《彼得堡故事集》中十余个短篇小说。

  2007年4月,购《果戈理戏剧集》,收《钦差大臣》、《婚事》、《赌徒们》、《官司》。

  2008年2月,购《彼得堡故事集》。
赞(1)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