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情感小站 男生女生 毕业情结 爱情方舟 人物言论 教师文艺 资源中心

好梦流年(第七部 梦人之梦 十一 人海中的孤独兴趣)

时间:2022/6/19 作者: 山河女儿 热度: 35556
  十一、人海中的孤独兴趣

  星期天,史微不得不再去大姑母家。姑母早就没有了以前的和颜悦色,三表姐则是见着她就拉下脸。姑母帮二伯女儿找了工作,史微向这个堂姐借钱,也遭了拒绝。她当然知道不应该再来这里,可她没有其它去处,只能厚着脸皮来这里试一试运气。毕竟在她的亲戚里,有钱人都聚集在这儿;更何况,她父亲回来会来这儿,她也只有在这儿才最容易得到父亲的消息。

  史茱不再欢迎史微,其实原因很简单。首先,她对这个侄女已经仁至义尽;其次,她老母亲那么富有,她应该去找的人不是她这个姑母,而是她富甲一方的娘。当然,不能否认的是,史微学习成绩大不如从前,他们已经看不到培养她的希望。作为史文远的胞姐,从维护弟弟的利益出发,她认为史文远已经对史微读书尽到了责任和义务,而生下史微的许彩凤也有责任和义务抚养史微。她们已经给史微很多暗示,史微应该明白她们的想法。她们对史微的困顿装着不见,既在逼迫她去找自己娘。许彩凤不是死,不是境遇差,而是活得很风光。如果该有人怜惜史微,那这个人不是她娘,难道还是她这个做姑母的?出于这种想法,史茱见史文远为娶一个女人而窘迫不堪时,面对史微,怎么也拿不出好脸色。

  史微早已看出姑母的厌倦,但她装着不在意。对于三表姐的冷漠,她不予理睬。她与大表姐从容自若地交谈,与赤裸裸叫她去找母亲要钱的堂姐互相讥笑,可她的心在留意找伙食费的机会。她不事声张地试探,当她终于明白再也不能从她们那儿得到帮助时,她告辞:“大姑,我回学校去了啊!”这时史茱从厨房出来,说:“你就要走了啊?你不吃过饭再去吗?”看到史茱释然的表情,史微说:“不用了,我回学校去吃。”

  史微失魂落魄地回到学校。在日记里感慨“穷在路边无人问”之后,也明白了钱的重要,现在当务之急是谋求一个生存途径。可生存途径在哪儿呢?

  史微郁闷地来到教室外的走廊上。怀化来的李淑琪在下面和同学打羽毛球。李淑琪的动作不但轻快、敏捷,而且进退得当,跳跃适度,很是漂亮。平常大家为了接住球,不是猛冲上前,就是迅速倒退;要么忘形地蹦跳,要么一蹲到底;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似乎达成一种共识:只要把球接住,就是玩得好、玩得在行。可是今天,李淑琪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史微耳目一新:原来打羽毛球也能给人美的享受。李淑琪身段苗条,姿态婀娜,对方的球过高、过猛,她估计接不着,就干脆不接,始终保持着不慌不乱的得体与从容。她那整整齐齐稍见偏长的学生发,在她运动的过程中很有风度地飞舞、流转。史微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优美的姿致,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自己的烦恼。

  相对于西安来的白懿,史微更欣赏李淑琪。史微冷静地观察过这两位同学,发现白懿与人相处,总是唯她是命,事事流露出贵人一等的优越感;而李淑琪不要别人巴结、讨好,对于主动靠近的同学,她也能用平等的态度对待。李淑琪最难能可贵的是:在有如此之多的同学主动靠拢、簇拥的情况下,她还能清醒地独来独往。这让史微忍不住暗暗地喜欢她,以至于在和胡灵秀议论班上女生时不无欣赏地说:“李淑琪是我们班最出类拔萃的女生。”

  “史含华,你爸爸来了。”

  史微正看得出神,芳韵的一声叫喊把她拉出了李淑琪勾勒的美妙世界。芳韵从主教学楼中间的过道走来,史文远在她身后只有几步距离。她们的教室、寝室一年一变动,这令所有的家长摸不着头绪。

  史微看到了父亲。父亲面带笑容,却掩饰不住疲惫,正殷切地望着自己。史微赶紧走下楼去。

  “爸爸!”

  “哎!”

  一声轻唤,一声轻答,女儿和父亲在这简短的不事张扬的呼应中靠近。史文远折身,和史微朝来路走去。

  史文远从伍家湾来,刚到史茱家,就听说史微去过那里。他知道她的伙食费早就用没了。可是,为了凑几个钱早日把婚事办了,他现在真顾不上她。

  父女俩默默地穿过操场,上了台阶。眼见寝室和校门就在前方,史文远说:“微儿,爸爸现在没有钱,这个月只能给你十五块钱的伙食费。你自己要好好打算着用,节约一点,不要乱花了。不然,受囚的是你自己。”史微看着父亲,接过钱没有吭声儿。“爸爸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去你寝室了。你自己要懂事,要好好学习!”史文远看着女儿,顿了顿,想再说点什么,说的却是:“好了,我走了。”说完向校门口走去。

  史文远这次回来,是想把姐姐介绍的女人娶回家。他想告诉女儿,最后没说。在椒坪溪,他与史微谈过这个问题:“爸爸结婚,你到时给爸爸送什么?”史微笑道:“我保证给您们送一钵花!”但结婚需要大把、大把的钱,这对有个用个的他来说真是伤透了脑筋。这些,他能和女儿说吗?

  史微目送父亲离开后回到教室。她拿出书,可痴痴地半日看不进一个字。她不知道这十五块钱怎样维持一个月的生活?她憋闷得心里发胀,实在想找一个人倾诉,可是,看着一个比一个开心的同学,她只能拿出日记本,把愁绪倾注笔端。

  国庆节要到了。为了迎国庆,学校在操场举行了别开生面的游戏活动。为这次全校上下万众同乐,团支部购买了许多诸如文具合、转笔刀、铅笔、三角板、尺子、橡皮擦、明信片、芝麻卡等等这类小东西,作为奖品颁发给在活动中小有成绩的同学。活动的小项目共有三十五种,如“跳连环”、“套青龙”、“高台钓鱼”、“疾走梅花桩”等等,巧立的小名目不胜枚举,都是喜闻乐见的。它们以非常简单的道具,在宽广的操场上占去一席之地,从初中一年级至高三毕业班,只要你对哪项游戏感兴趣,你都可以参加。因此,每一个游戏项目周围,都有几十个学生娃子颇有兴致地围着。操场上,一个参与者小小的成功会增添围观的同学跃跃欲试的兴致,而一个参与者小小的失败同样能激起围观者的强烈征服欲。在满操场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每个人堆不时爆发出一阵哄然大笑,或者一声遗憾的长叹。听到这种声音,你就会知道,生命的自由自在,是多么容易令人忘情。这大笑,这长叹,传达的无不是年轻生命的快乐和舒畅。往年庆祝活动除了文艺晚会还是文艺晚会,这次不知是谁出了这么一个新点子。史微觉得,单为这个任性随意、无拘无束的新点子,就该高兴、庆祝一翻。

  太阳暖烘烘地照耀着,教学大楼前的主席台,前来领取奖品的学生络绎不绝。主持这次活动的学生会会员,在团支部书记杨老师的带领下,乐滋滋地体会着当主持人的快乐。这种欢乐场面,确实是以往任何一届运动会,或文艺活动所无法比拟的。同学们之所以这么兴奋,也许在于只要他们喜欢,他们都能参与。不像运动会,也不像文艺活动,有各种条条框框限制着。对于这种随意而热闹的场面,史微非常心仪,非常向往。史微邀芳韵参加,芳韵一笑置之。芳韵和向圆圆一起,指指点点地说过没完,仿佛全世界的乐趣都在她们那样的闲聊之中。史微再看其他女生,她们虽然情绪高涨,喜形于色,但显然更愿意充当观众。于是,不甘寂寞的史微像一条执著的鱼,独自向人山人海的操场畅游而去。

  史微东奔西跑,这个人堆里瞧瞧,那个人堆里站站,看到可以试一试的项目,就满怀信心地参加;在这人声鼎沸的操场,成了一颗热闹的分子。此时她正在“险过独木桥”。这所谓的“独木桥”,就是一块薄薄的窄小的长约三米的木板,一头搭上一根长板凳。所谓的“险过”,就是游戏的人手端满满一碗水,滴水不洒地走过那一块薄薄的窄小的长条木板。负责监督的人身边有桶水,桶里有把舀水的勺子,还备有一口碗。史微在此共看了三个同学玩这个游戏,只有一个同学获得成功,领到了监督者递过来的“奖券”,即一张印有“奖券”二字的纸片儿,盖有“辰阳县第一中学团支部”的大红印章。看过第三个同学之后,史微忍不住兴奋地说:“让我也来试一试”,说着伸手接过碗,让负责监督的同学,慢慢地、源源不绝地往里加水,直到他认为再也加不进一滴水为止,端着那碗满得快要溢出的水,往那“独木桥”移去。这个游戏,踏上凳子而不让碗里的水洒落是第一个难关;第二个难关是木板薄且窄小,它虽然能承受你的体重,可用力过猛,木板就会随着那股力量一上一下地起伏颠簸,很容易使水洒落。另外,木板窄小到只能容下一只脚的宽度,你还得注意自己的脚不致踏空;这第三个难关就是稳当地从独木桥上下来。看似简单的游戏其实挺难。史微能够成功,在于她有沉着冷静的心态。她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那一碗水上,走的时候全凭双脚本能的感觉慢慢移动,如此她才拿到奖券。

  史微拿到奖券之后喜滋滋地去看下一个游戏。在“狂风熄灯”前,她又试了一次。这是让游戏的人站在一米开外,一口气吹灭燃烧在一张方桌上的一连串烛光,吹灭了就获胜。史微又一次赢了。

  史微一连参加四项,她用赢来的两张奖券,在领奖台上换得一张精美的明信片和一颗崭新的大橡皮擦。许多女生跃跃欲试,可是害羞、胆怯,其实在这种场合,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大家关心的不是你是谁,而是你做游戏的那个惊心动魄的过程。你大可不必担心别人来笑话你。芳韵对这种纯粹的耍闹不屑一顾;史微就认为她不懂生命的真谛而错过了享受快乐的大好机会。史微参与其中,放心而畅快地玩耍,自始至终没有碰到一个熟人,因此,那些担心闹笑话的女生,她们的顾忌也是多余。《青玉案》赞曰:

  青娥行止轻云态。任人妒,凭人爱。植梦于心游学海。如花开了,如风
  轻快,如月偏无赖。 时光一晃疑千载。争奈青娥玉容改。若问初心
  羞尚在。取诗奇气,取词丰采,培梦熙熙外。

  迎国庆游戏结束,而它给予史微的快乐则如宝藏藏在了她的心中。趁着这股子兴致,史微把借傅伊曼的小说赶紧看了,并暗暗打算以后决不再沾课外书籍。健康有益的活动,它是催人上进的力量,不知不觉渗透到人的内心,让人产生积极向上的愿望。

  第二天晚上,史微给傅伊曼送书,却意外地看见苏月桐和冷波在他们教室外的走廊上说话。他们背对教室站在栏杆边,苏月桐显然看见了史微,但她偏了偏头,继续兴致勃勃地和冷波说话,仿佛没有注意到史微。她话音刚停,冷波的声音又接上了。史微看他们谈得那么投入,不准备和自己打招呼,也就不去打搅他们,把书还给傅伊曼就走了。

  史微没有回教室,而是来到沅江边。想起苏月桐和冷波谈话的情景,她似有所悟。江上是一弯娥眉月,似寒冬黑夜火塘里一颗孤零零的火星,没有多少光辉。独立江岸,她有一种淡淡的冷清的感觉。她决定给秦安之写一封信,于是离开江边,回到教室。

  史微刚在纸张上写下“瑜卿”二字,就想起自己还不知秦安之的详细地址,于是先给他大哥写了一封信,请他转寄。顾虑到这封信必然会被他哥哥看,所以她除了说说学校为迎接国庆节而开展的游戏活动之外,并不多说其他的话:

  瑜卿:

  我可不太想你啦。现在学习抓得比较紧,有时想偷懒早点去寝室,可到了寝室一直忐忑不安。我发现,我是真的想学一点知识了。

  昨天,学校搞了一次大型的国庆游艺活动,其热闹的场面真是前所未有。只可惜,参加游戏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男生。女生当然也有,可我看来看去,觉得她们都是初中一、二年级的小丫头。不过我例外了。我参加了几项活动,得了两张奖券,去主席台换得一张明信片和一颗橡皮擦,心里非常快活!我真想不通,她们为什么不愿意做这些怪有意思的事情。这些没有是非的纯粹玩耍,多让人兴奋呀!它们让人忘记痛苦,忘记寂寞;使人感到充实,感到青春的美妙,尤其还能进入专心致志的忘我境界。从这些游戏里,我领略到了一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生乐趣。唯一让我遗憾的是,没有几个女孩子青睐它。

  不多讲了。如果有可能,给我写信,好吗?不要不理我。

   含华
   87。9.29

  第二天,史微信中装信寄了出去。史微真的孤独。一直以来,她都不缺朋友。可是,不管黄娴菊、曹园菊,还是楮绿珠、吴笑梅、朱青青,还是苏月桐、芳韵,她觉得,某些时候某些事情,她和她们永远都想不到一块儿。譬如这次迎国庆活动,她们谁都不会和她一起参加。也许作为个体,我们永远都有不同于别人的地方。

  放假了,所有的同学都回了家。史微独自留在寝室,不知道这两天怎么过。节日是热闹、喜庆和欢快的代名词,可她心里快乐和忧郁像野地里的花和草一样同在。她不知道是该嫉妒别人的合家欢乐呢,还是该因为别人的欢乐而欢乐。她感到一种来自于人性中某种品质的威胁,一种因为心胸狭窄而自我挫伤的威胁。
赞(0)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