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言情小说 玄幻推理 武侠小说 恐怖小说 成人文学 侦查小说 小小说 其他连载 资源中心

长篇小说连载《家在何处》17

时间:2022/7/1 作者: 于艾平 热度: 39175
  四

  电影资料馆上影的是日本影片《日本海大海战》,黑暗中,同学们都在聚精会神看电影。钱台福俯在马莎莎身旁,注意并没有集中在影片内容上,趁换片子的时候,决定向班主任打小报告,已经接近了无耻。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那是酸的。他俯向马莎莎的耳朵,神神秘秘说:

  “马老师,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换车吗?”

  马莎莎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影片里,下意识问为什么?

  “吴明用的是假月票。”

  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怎么知道是假的?

  “你可别把我卖出去……我是亲眼见到的,依郎君给他画的。”

  “好吧,我知道就行了。”马莎莎嫌恶地看了他一眼,生硬地说,这一套她根本不喜欢,心里感觉像吃了只苍蝇!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坐在旁边的学生,会在她耳边说别人的坏话,播弄是非,过去还以为他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他极其好事,嫉妒心极重。她似乎有几分愠怒,压低声音叮嘱他这话到此为止,也没必要和别的同学说了。

  打小报告是人品问题,经过“文革”的洗礼,这种卑劣行径不但不吃香了,而且令人不齿!

  “那是,那是。”钱台福自讨没趣,主要是没有分寸,不懂得适时控制自己,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以显示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我就跟老师汇报一下,不会背后乱说。”

  电影散场,同学们纷份走出资料馆,意犹未尽,各自出去吃午饭了。一条狭窄的街道,路两旁上满是各种风味小吃店,顾客进进出出不断。吴明和同宿舍的同学走来,奔向小吃店,枯黄的树叶在他们头上飘舞着。吴明停下脚步说:

  “你们去吧,我有事。”

  依郎君说,那也不能饿肚子,得吃饭啊。

  郝局说,小吃我还请得起吧,快来。

  吴明强调自己真有事,去同学家取棉衣,这儿离她家很近,是顺路。

  用不着知道更详细的情形,马莎莎看出吴明生活的窘境,他是这样坚强,她寻思着,虽不知道原因,却隐隐感觉到他的日子难过。

  去黄英美那儿还真不算远,吴明步行不到半小时就到了他家的胡同口。黄英美住的是一套老北京四合院,那个年代穷富都差不多,可能因为她是独唱演员,家里的摆设远比一般家庭阔气。乔好胜、吴明、黄英美围着一张圆桌而坐,桌上的菜肴很丰盛,味道也不错,已经有两个空酒瓶子。乔好胜是一条壮汉,性情乖戾,甚至是蛮不讲理,他至少有一米八的个子,连鬓胡子显得很凶,并且笑得有些与众不同,用下唇包着上唇。男人们这时都喝的差不多了,已经有了醉意。吴明醉眼迷离地说不行了,我想我喝得太多了,干了这么多杯,不能再喝了……要赶不上车了。

  “黄英美,”乔好胜耳朵上夹着一支香烟,晃着空酒瓶子喊,“我没说你老同学来了,我们一定喝好,拿酒来。”

  黄英美慢吞吞起身去拿酒,一个劲儿用眼睛示意吴明,大家都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不能走……瞧不起哥们儿怎么着,刚喝到兴头上,怎么能不喝呢,多没劲。黄英美,拿酒来,把我那瓶茅台拿来……好酒,听到没有,快去。”

  这是他的习惯。

  “我要回学校,”吴明摇摇晃晃站起身,说喝出事来你负责……不过,他还能再来一瓶。

  乔好胜一把拉住他,让他坐下,不能走。黄英美望着外面渐渐降临的暮色,小心翼翼劝丈夫道,你就别强劝了,我的老同学学校远,别路上出事。

  吴明的酒劲涌上来:

  “拿酒来,喝,一醉方休。老同学,家里没酒怎么的,我去买。”

  乔好胜自己去酒橱拿出一瓶白酒,一倒两大茶杯,连声说谁怂了是孙子,一张口就带讽刺意味,好像他有这样的权力似的,叫人很不舒服。两人端起酒一口喝下去。乔好胜大喝:“痛快,再来一瓶,拿酒来!”这样的人是不多见的,黄英美小声小气地苦劝,不能让我的老同学再喝了,他醉了!乔好胜拿起一杯茶水泼到黄英美脸上,骤然提高嗓门,说人一多,你就长脸,拿酒!

  茶水顺着黄英美的脸上流下来,打湿了衣裳。吴明眼前晃动着乔好胜的身影,好半天才变成一个身影。他问乔好胜:“你你……说什么?”

  “再不听我话……还揍你。”乔好胜的脸涨成猪肝色,挥舞拳头打去:

  “我干什么来了……劝劝你……你再动她一下试试?”吴明一把攥住他的拳头。

  别说了,黄英美喊,你们都喝多了,吴明快走!当然可想而知,吴明哪里肯走,不顾劝阻又重复一遍,再动她一下试试?乔好胜挑衅,你管得着吗。他激动起来,借着酒劲,丝毫不感到不好意思。

  “我来……管的就是你。”

  “啊,我明白了,”仅凭这句话就足以证实他的猜测,“你是黄英美找来的,想多管闲事。”

  吴明也生气了,他们不在这儿也罢了,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既然我们在这儿就不许你撒野。

  乔好胜眼露杀气,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脏话,又一个嘴巴打向黄英美。吴明气炸了,忽地跃起扑向乔好胜,两人滚作一团,桌子椅子东倒西歪。乔好胜耳朵上的香烟被打掉了,踩在脚下碾碎。也可能他酒疯耍过了之后,也会对砸坏的东西感到心痛,但此刻却图个痛快。屋里一阵混乱,灯光将他们的影子投射到地上。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黄英美独自躲到屋子一个角落,脸埋在手里,头发披散在脖子和肩膀上,人生在世不顺心的事十之八九,只有自己开导自己,只要生命存在一天就必须面对。她的婚姻显然是不幸的,这种情况难以改变,心情越来越绝望。

  乔好胜突然间不挣扎了,好像不能控制自己的动作,昏死过去。一旁哭泣的黄英美突然冲上来,猛地推开吴明,扑到乔好胜身上,摇晃着他说:

  “你怎么了,好胜?!”

  乔好胜这会儿终于挺不住了,真的昏厥过去。

  “让你动不动玩家暴,”吴明吐了口血吐沫,期望这个举动能帮黄英美从所有的痛苦中解脱出来,要不是她及时拉开,恐怕真要出人命了。“仗着丈母娘家没人,有人早把你揍老实啦!”

  黄英美把手放在乔好胜鼻子前试了试,吓得脸色煞白,不好了,人快没气了!吴明意识到了什么,也试了试,表情冷静得出奇:“快,叫救护车!”

  这真是令人伤心的日子。

  大街上,寒冷阴暗的夜晚,风吹起一个空塑料袋,把它送上天空,又飘落下来。一辆医院的救护车拉着尖厉的警笛,飞驰而过。

  
赞(1)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