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情感小站 男生女生 毕业情结 爱情方舟 人物言论 教师文艺 资源中心

夫不弃,妻不离

时间:2022/8/26 作者: 马草 热度: 16396
  有人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非也,看看邵建平,数年如一日,悉心照料植物人丈夫的事实,说明这话是多么不客观了。

  邵建平的家,在浙江某地小乡村。

  这是一幢30多年前盖的房子,白墙早已不白,甚至连窗户和门,都由于年久失修关不严实。

  卢军今年43岁,他以前是个汽修师。他妻子叫邵建平,今年40岁。

  2000年的一天,他修好一辆拖拉机,然后开着上路试车,结果不慎撞上了一棵大树。

  这起车祸,卢军的头部和腿受伤严重。经过治疗,虽不能和以往一样,但下地走路,生活自理是没有问题的,“有时还可以帮我干点家务。”邵建平说。

  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打破,是在2011年。

  卢军并没有真正在事故后痊愈,他的神经损伤也没有完全恢复,因此,引发了癫痫。

  那天,他突然脑部感染,头痛癫痫发作——去了医院,经过反反复复的手术后,花去了40多万元医药费。

  卢军的命是保住了,但却从此变成了植物人。

  邵建平说,卢军除会眨眼睛外,头偶然可以轻微左右晃动,“跟他说话都没有反应。”

  成了植物人后,卢军连简单的咀嚼和主动吞咽功能也丧失了。

  邵建平怕老公消化不好,通常稀饭喂的多一些,但偶尔也会喂米饭。当食物比较硬时,她会把饭菜嚼碎,然后嘴对嘴喂食。

  但即便这样,卢军把食物含在嘴里,有时候也不懂得吞咽——这时,邵建平会拿汤勺在他嘴里轻轻搅动几下,再含一口水送到他嘴里……

  有人问,:“每顿饭都这样吗?”邵建平说:“大都是这样,一顿饭喂下来,她多半要花两个多小时。就是喝稀饭,也要1个多小时。”

  而最让邵建平为难的是,她都不知道,老公是否真的吃饱了。一想到这,邵建平就心里难受。

  事实上,喂饭,只是照料老公的一部分。

  面容瘦削的卢军,醒着的时候,尽管眼睛会睁得很大,但他对房间里的所有动静没有任何反应。

  由于长期卧床,他的手脚已明显萎缩了,邵建平叹息这说:“血液循环不畅通啊。”

  邵建平为了尽可能减缓老公的肢体萎缩,每天至少要给他做3次按摩:

  先拍10下左腿,再顺时针旋转按10下,然后顺着小腿,又来回搓,接着,换到右腿和手臂,最后还要帮老公翻身,敲打敲打背部。

  邵建平对人说,这些按摩手法,都是从医生那里学来的,整个过程下来差不多也要个把小时。

  邵建平很细心,即便是晚上,她也没有完整地睡过一个好觉。

  在老公的床边,她给自己搭了张简陋小床——老公睡着了,她才会睡,但一个晚上,至少还得起夜两三次。

  “我不可能放弃”只要老公还活着 儿子就还有爸爸

  邵建平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老公能自己吃饭。

  为了这一天,这个40岁的女人已等了3年,她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她老公卢军在13年前经历了一场车祸。3年前,由于脑部感染,车祸引发的癫痫症发作,卢军成了植物人。

  这3年来,邵建平对他的照顾,一天也没停下过。

  尽管愿望看似遥不可及,村里人和卢军的亲属,都有些担心,这样的日子,邵建平还能坚持过下去吗?邵建平回应说:“你们放心,只要他还睁着眼,我一定会坚持下去,不会放弃。”
赞(5)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3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