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资源中心

外卖小哥

时间:2022/8/30 作者: 岚若西谷 热度: 16241
  热浪翻滚,以天地为蒸笼,以众生为鱼肉,不停地蒸烤着。流不尽的汗水,擦不去的汗渍。车轮不断地黏着地面,粘不尽的灰尘,滚不完的圈圈。
  阿山一身保护罩,头盔,遮阳衣,袖套,电瓶车上还有雨具和保温箱。
  哼着小曲,准备送完手里的单,就回家冲凉,好好的休息一下,今天他的单子特别多。一个上午就跑了二十几单。
  手里的单子是一个厂区的中餐单,有三公路的路程。作为美团外卖的金牌小哥,他跑的是最勤快的,服务质量和好评最优秀的员工。
  刚过彩姿路,一个卤水店的交叉口,正沿着道边行驶的阿山,知道在居民楼区中间,路况不好,就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车速放慢到十五码。正赶路的阿山眼前突然窜出一个少年。来不及多想,阿山紧忙刹车,扭转车把的方向规避,但车轮还是无情地碾压到少年的脚,奔跑的少年穿着拖鞋,带着眼镜,年龄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卡通图案的短袖上衣,蓝色的短裤,手里攥着的钱,在摔倒的那一刻,洒了一地的硬币。
  哇地一声大哭,少年被车轮撞到的那一刹那间,爆发出的声音撕裂空气。阿山惊到了,急忙刹住电瓶车,扎稳后跑过去,扶住被撞的少年:“撞哪了,要紧吗?我带你去医院。”
  阿山很焦急,右手去摸少年被撞的右脚,路人围过来查看,少年挣脱阿山的手,爬起来就跑,地上的钱也不捡。
  阿山跟着后面追着喊:“你别跑啊,我带你去医院,你家住哪儿?”
  少年不管不顾,用手指着一个道口,一瘸一拐的跑的没了影子。阿山没有追上那个少年,电瓶车还在路上,只好回到车边上,此时一个中年妇人捡起了少年洒在地上的硬币,阿山左右看了看,来到卤水店门前,询问那个少年的情况,希望能找到被自己撞到的少年的家人。
  电话响亮的铃声打断了阿山的问话:“怎么搞的?你的快餐啥时候送到,这都过去多久了,再不到给你个差评,我要投诉你,耽误我上班了!”客户的指责让阿山为难。
  阿山对卤水店的老板央求着说:“老板,我请你帮忙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我叫阿山,我撞到的那个孩子,如果家长来问,就麻烦你给他电话,我现在要赶着送一下单,谢谢您!”
  阿山留下电话和姓名,就骑着电瓶车赶着送去最后的单,有订单信息,阿山取消了接单任务,他的心里牵挂着被他撞着的少年。
  傍晚时分,卤水店门前聚集了一堆人,警车的灯闪烁着,骑警把警用摩托车,靠近警车停放着。车上下来四名交警,向店前的人询问情况,阿山的美团外卖电瓶车靠着墙边停放着。
  少年的一只脚包裹着纱布,坐在卤水店的塑料凳子上,不停地翘着腿,还在调皮地挥舞着手中的饮料瓶。
  他的边上围着他的奶奶和爸爸妈妈,警察把阿山叫到面前,用测试仪测量阿山的酒精度。阿山不停地哈气,这样来回三次,另外一名警察在查看少年的脚伤,询问事情发生的细节。
  周围有人在围观,路上的警车,使过路的人流像流水遇见一块石头一样,成扇形分流而出。
  阿山被要求填写表格,登记信息口供,在一番商讨后,双方在协商处理文件上签字。在和谐的气氛中,没有争吵,没有理论,警车开走了,留下的阿山在不停地打电话。他也是个孩子的父亲,他知道撞了的少年的痛苦,他已经很谨慎了,但还是出了事故。
  他为自己的不小心而懊悔,他在给少年转医药费和营养补偿金的时候,他没有心疼。虽然生活不容易,但一个人总要为自己的过失买单。
  或许那个少年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任性的奔跑给自己造成的痛苦,但教训能让他更好地成长。
赞(6)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3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