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言情小说 玄幻推理 武侠小说 恐怖小说 成人文学 侦查小说 小小说 其他连载 资源中心

第三十一章 王彬被炒鱿鱼

时间:2022/9/19 作者: 张海珍 热度: 9788
  银果对他们三人设计的这一场闹剧非常生气。她把他们三人生活设计得那样好,心想让他们两个家庭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可是事情总是不能尽如人意,总是出乎她的预料。不过让她想不通的是王彬直到现在还不接受春兰的教训,还在一直在追求年轻女人的幸福。她心想:他一定是嫌自己老了,没有银肖那样年轻美貌。这个老东西!你的日子刚刚有点起色就不知天高地厚心又开始花了。她真想把他叫来痛骂一顿也好出出自己心里的怨气,但一想生米已经做成熟饭只好把这口气咽了。不过那种想报复的心理始终没有停止过。

  早晨八点王彬开着自己的车来到公司上班。一进办公室见自己平时坐的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个年轻人。他一进门那个人就起来迎接他。“你是王经理吧?”“是!”王彬说。“你被解雇了。上级让我来接替你的职位。不好意思!你还有什么叮咛的就和我谈。其实我们两人并没有什么,我还真想听一听你的训示这对我以后的工作有好处。”王彬不想听这些他一气之下就回家了。这时银肖还没有起床。她现在也不在菜市场摆摊了。她有王彬这个新菜市场公司经理养活还愁没钱花吗?她只要每天把自己打扮的飘飘亮亮侍候他把饭吃好晚上休息好就行了。所以早上把王彬打发走了她又睡觉了。今天她正在迷迷糊糊的梦中觉得有人进来。“谁?”她问。“是我。”王彬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我被解雇啦!”“甚么?”只见银肖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她问。“我也不知道。”王彬说。“银肖,今后我们的日子得省着点不能像过去那样了。”王彬垂头丧气的样子让他女人心里更加难受。

  他们两在一块讨论了很久敢肯定这一定是银果搞的鬼。“你可以找你的儿子呀?”银肖笑嘻嘻的说。“也许他会有办法帮助我们。他是农业科技开发区的经理呀!”王彬笑道:“没用。他还不是由市长摆布吗?不过还有一人可以帮助我们。”“谁?”银肖问。“老五。这就看你的本事了。”银肖想了想这话有道理。不过自从她嫁给了王彬以后她再也没有和他在一块待过。不过这有失她曾经对他许过的既使她和王彬结了婚也可以随时来陪他的诺言。她觉得很愧对他。不过她还是想试一试。究竟是在一块生活了十年的夫妻了,他不会不给这个面子。于是她又回到她原来的老菜市场。

  银肖今天打扮得十分漂亮,比过去年轻了许多。几个月没有来过这里菜市场模样大变。面积不但比过去扩大了一半而且内部也焕然一新。摊位都隔成一间一间的小房子不像过去的水泥石板床。她和老五原来住的房子也看不见了,那里已经建了一幢小楼,大该是给经理住的。她在市场里跟本找不到老五。“請问,原来那个市场管理员现在住在那里?”她向一个摊主打听。“哦!你大该是找我们的经理吧?”那个摊主说。“他就住在那幢楼里。他现在是这里的经理,不是管理员了。”银肖根本没有想到老五会当了经理。对于这种突然的变化银肖心理一下子变得很复杂。这时王彬的形象在她的心目中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他要求的老五会是个什么模样倒是很新鲜。他绝不是先前的样子。他一定很气派,而且他的收入一定很不错。她一想起自己今后和王彬在一快的日子就害怕起来!别说自己买房子买车怕连最低的生活标准都达不到了。如果现在回到老五的身边恐怕是不可能了。这会让天下人笑死的而且老五也不会答应。她现在只好硬着头皮向经理办公室走去碰碰运气。

  她一进门几乎连老五都不认识了。他可不是以前的样子。他的发型是平头。理发师的水平相当不错让人无可挑剔。胡子也刮得很干净。穿一身漂亮的西装和一双高级皮鞋。衣服的颜色、尺度和年龄体型相配,没有一个精明强干的女人导演绝对没有这样的效果。办公室的漂亮和设施的完善都让银肖感到惊呀!这一切可能是银果的参谋。不过她给这里安排的这个经理还不太成熟。他不懂礼貌和文明,银肖进来好一意会儿他还在抽他的烟,好像没有看见似的。“唉!”她大声喊了一句他才清醒过来。老五转过身子才看见是她。“银肖?怎么是你!”他让她在沙发上坐下又给她倒了杯水。“老五?你救救我!”只见银肖忽然跪在他面前哭了。老五急忙把她拉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你坐下来慢慢说。”几个月没见他的小妻老五显得很亲热。“你说什么?王彬被炒鱿鱼啦?谁干的?”银肖哭着说:“还能有谁?不是市长还有谁?”“你说是银果?”老五问。“当然是她。不过我今天来是让你把话给她转到,我虽然是农民但也不是好欺侮的!王彬在工作上也没有犯什么错误她凭什么撤他的职?她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我一定去市委找她。我一要把市委闹个天翻地复不可。她这是报复。她既然是报复我就要反抗!我不能容忍她这样下去!”老五见她这样激动忙说:“银肖别激动,你听我说咱们三家过去都亲密的像一家人似的你这么一闹不就成了仇人了吗?今后还见不见面?我希望你冷静的考虑一下!”“冷静!”银肖气得看着他说。“她要我的命我能让她有好日好过吗?”老五说:“要不这样好吗?我有空和她谈谈。也许她在气头上做出了一个糊涂的决定,請你原谅她!”银肖说:“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暂时还不闹!我等你消息。”银肖的脸一下子松活了许多,她看着老五笑道:“还是我的老公心疼我!”“要不这样。”老五说。“这件事也不能一下子就解决,再说银果现在很忙这点小事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银肖不怕你笑话我现在都快成了她的保姆。每天做饭打扫还侍候她洗脚洗澡。不过侍候她我很快乐,因为她是市长。和她在一块我很骄傲、很幸福”银肖笑这问:“难道再不干别的了吗?你们可是老夫妻!”“别开玩笑!那种事这要看她高兴不高兴。她肩上的担子很重,整天愁眉苦脸很少有那样的心情。啊!你瞧我的记心!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怎么又扯到这上面来了。奥!我想起来了。银肖,我想让你来我这里上班,这里还有几个摊位房,挺大的,我不收你的租金。”银肖笑道:“谢谢你!我回去还得和王彬商量一下。你知道他这个人心眼小,他不想让我和你走的太近。有时回来迟一点他就问这问那的。”老五笑道:“我不知道他原来还是这么个人。怪不得你这些日子也不来我这儿?难道你忘了你当初的承诺吗?银肖,你说过几时叫几时到。”银肖也笑着说:“可是,你也没有打电话叫我呀?你叫了吗?如果你叫了我不来这是我的错,这不能怨我呀?好啦,不说这些。”银肖要说的话也讲完了,她站起来准备要走。这时老五忽然把她抱住。“你不是说即使和王彬结了婚也要常来陪我,可是你连一次也没来过。今天就别走了,陪陪我好吗?”银肖为她的食言而感到内疚,再说自己还要求他办事就喜欢地留下了。是夜自然是恩爱非常。提起来这里上班银肖却很担心。

  第二天她回来的时候王彬就很不高兴,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不好追究。银肖把老五诚恳答应的事对他说了王彬这才笑道:“看我说的没错吧?他两可不是一般关系。原配夫妻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老王,还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算了。老五让我到他那里上班,他给我安排很好的摊位房子而且不收租金。这样我们每月就可以有几千块的收入。咱两都在家里坐着这也不是个办法呀!”她发现王彬的脸色很难看而且是很严峻的。他虽然不痛快但还是答应了。因为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他们两都没有工作,人是要吃饭的。他自己虽然有些积蓄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做为共同消费财产。虽然对自己妻子和她的前夫走的太近心里难受,但是和饥饿比较起来还差一些。

  但王彬对自己的小妻并不放心。晚上他想调查一下银肖是不是干净,因为经济拮据他没有开车便骑着自行车来了。一路上他的心总是在胡思乱想:银肖年轻,他和老五一定不干净。现在老五也不是过去的老五了,他很有钱,而且还当了经理,难道她想和他复婚吗?——正在胡思乱想,没有想到被一个骑摩托车的冒失鬼撞了一下,他右腿骨折被送到医院。当他清醒的时候那个年轻人早已不见了。银肖也放弃上班到医院侍候他。现在他只好拿出自己的积蓄来付医疗费了。这得不偿失的举动让他们两人都很尴尬。王彬更感到羞愧,因为他无法对妻子说明在这么晚为甚么还要去找她。
赞(0)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