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资源中心

文学梦

时间:2022/8/4 作者: 亦瑶 热度: 39382
  至于文学,我是高中毕业后才爱上的。上高中时还不懂文学为何物,尽管在高一语文比赛获得第二名,奖了一本散文集——《文化的主人》。那时,并不知道这本书就是农民作家刘勇的散文集。我看着散文集,似懂非懂,把它视作闲书,看后几乎没什么印象,唯独《陈换生进城》的故事还记得一点点。这个故事写的是农民陈换生第一次进城的感受。对陈换生住进旅馆的那个情节印象最深。因怕误了学习时间,那本散文集只匆匆翻了一下就收进箱底了,如今这本书已下落不明。
  直到高考落榜后复读那年,从同学那看到一本《中国青年》杂志,于是就爱上了杂志,爱上了文学。第二次落榜后我自订了《中国青年》《北京青年》《百花园》三种杂志,后又订了《中国青年报》《小说界》《短篇小说》杂志,还参加了《北京语言文学自学大学讲座》(三年)。
  那段时期,看着这些书报,感觉非常痛苦,一是为自己高考落选,二是苦于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郁闷。我整天忧忧寡欢,心事重重,感到很孤独无助,不想言语不想与人交往。除了干农活,就是躲在屋子里看看书什么的。那时,我常常帮家里弄柴。我不喜欢与外面的人交往,我常常是一个人挑着箩筐或拿着镰刀去很远的茶山里弄柴。尽管在茶山深处弄柴,我并不害怕,那怕这座山仅是我一人。因为我读了书,世上是没有鬼的。也因为我喜欢安静,喜欢在这样无人吵闹的环境里思考问题。我总是一边低头弄柴一边想文学的事。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也是很少说话,除非有人跟我打招呼,我一直在想我自己的事情。我的伙伴们同学们,找对象的找对象,结婚的结婚,我对这些毫无兴趣,似乎我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直到认识成子,好像发现了救命稻草似的,一切希望寄托于他,把他当老师当救星,我认定成子能把我引上文学之路,于是决定排除万难跟着他。他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有文章发表,并几次参加了县文化馆举办的文学笔会,郴州地区举办的文艺作品大奖赛还得了奖。
  我坚信,成子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可是,我的亲人和所以认识我的人都说成子不是我该找的人。所有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们两个在黄连树下相识相恋,最后走到一个家。谁知晴天一声霹雳,我们结婚才九年,成子便一病不起。成子的离去,彻底粉碎了我的梦,包括我的文学梦。此时,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我痛不欲生,我把我和成子的结婚证,还有我们初恋时写的许多情书,还有好几个我记的文学日记本,我发疯似的通通找出来,撕掉烧毁。我想,今生今世再也不会与文学打交道了,再也不会看什么书写什么文章了。
  没想到,十多年后,一张报纸又点燃了我的文学之火,文学又唤醒了我,让我对生活充满了自信,对未来充满了希望。那段时间我对文学真到了如痴如狂的程度。我常常是,一边做饭一边看书,一边在地里劳动一边构思写作。有时候,在外面想到自认为是好的开头或结尾,或好的句子时,收工回来什么都不管,就拿纸笔记下来。记得有一年春插(春季插秧)的时候,一个下雨天,我一个人站在秧田里,左手打伞,右手扯秧,脑子里在构思一篇文章。尽管下着雨扯着秧,我并不觉得怎么辛苦。在家时,也常因看书或写东西,导致粥熬糊菜烧焦,炉子上熬中药时老是水烧干。终于在2005年,我在《小小说选刊》第六期发表了一封短信。发表后我收到几十封读者来信,有作家给我寄文学书籍的,有在信里夹钱的,更多的是要拜我为师,要求指导写作的。惭愧的是,我只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不能给予他(她)们什么指导。
  我真的做梦也没想到,仅仅那么几行文字竟能产生如此反应!我原来本是想借笔去宣泄自己心中的苦闷。从那时起,我尝试着 向报刊杂志投稿。加入耒阳作家协会,也是一个巧合,若不是那次去邮局投寄稿件,也就不会碰上耒阳作协的两位老作家,更不会认识作协其他会员,那么,也许我至今还是孤家寡人在文学之路艰难跋涉。
  如今,我荣幸成为耒阳作协的一员,并有文章在报刊杂志发表,散文《那个年代的母亲》入选蔡伦故里《当代文学作品选》,《文学天地》(耒阳特辑)也有我一个散文专辑。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依然会将文学作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让我的文学梦越做越精彩。
赞(4)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2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