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睹物思人 似水年华 心灵感悟 天涯旅人 文化苦旅 海天散文 资源中心

秋游马仁山

时间:2022/8/4 作者: 张承斌 热度: 41606


  一路向南。

  跨过扬子江,车子疾驶在江南的丘陵山岗间,像一匹撒欢的马儿,偶而松缰后,便四蹄奔腾开来。风,钻进车窗,拂过面颊,温温柔柔的,却有一丝浅浅的凉意,让人感觉到季节在我们的日常忙碌中悄悄变化着。

  长江,真是一条原则性极强的分界线,将江南江北分得清清楚楚,勿论口音,连房屋造型都迥然有别。在江北,无论城乡,房屋多为简朴的火柴盒型,四四方方,周周正正,毫无特征可言,似乎哪哪都能够轻易领略到。

  然而,进入江南,马头墙的徽派建筑便逐渐多了起来,或分散,或群聚,白墙青瓦,明晰可辨,随山势一路蔓延开去,不中断,直至马仁山脚下。有了它的相伴,目光紧随,脑子在转动,所以,短短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并不感到寂寞和无聊。

  此刻,它们蹲坐在山脚,合抱为团,形成一势,衬托着马仁山清奇俊美的秋日容颜,妆点着不远处万物不萧的峰峦,几分超然脱俗的质朴与稳重,瞬间愈发清晰可见了。

  抬头仰望。秋阳照耀下的马仁山,在眼里愈加真实生动,愈加清晰明艳、高大起来,一副巍峨不羁的谦谦君子模样,兼有几分内敛者的严肃面孔。

  时值仲秋,可气温似乎依旧不减夏日般热烈。太阳在头顶上空骄横,我们轻抹汗水,向着景深处进发。而景深处,或许深藏着鲜为人知的人间胜境,仿佛不愿抛头露面的故人,在等待着你我的到来。

  感念文友汪国寿老师的一片热心。他家住在马仁山脚下,听说我们的到来,急急放下手中的活儿,亲自找熟人让我们免费进入景区参观。我们感受到了马仁山的人和天气一样热情似火。

  望着不远处高耸的山峰,女儿表现出有些怯怯,她建议大家坐缆车上山,妻子也随声附和。我自然没什么话可说。

  游客众多,我们排了很长时间的队,才终于坐上了缆车。缆车缓缓上行。行至山腰,俯身下望,不觉两股战战。马仁主峰虽不及它山高峻,但悬在半空,不能脚踏实地,多少会心生胆怯。好在马仁奇峰的峡谷中聚集着数不尽的葱翠树木。那些绿努力向上生长、延伸,似乎要将我们稳稳地托住,免得大家担心受怕。

  我劝她娘俩将目光尽量向上,仰望头顶之上的蓝天,转移注意力,这样便可减轻心理压力,恐惧感也会随之消失的。依法照办,果不其然,她们喜形于色。

  及至峰顶,走在鲫鱼背似的山道上,心中还存余悸。女儿说,这若稍有不慎,就有滑下山去的可能。妻子连忙制止:破嘴!

  我们随人群登上最高峰。见一座铜制的高大雕塑立于两三米见方的绝壁之上,其型似龙类马,相互勾连,象征着勤劳奋发的繁昌人民所具有的龙马精神。我们分立两旁,手抚着龙马雕塑,作深情状,摆拍纪念。

  立壁上观,马仁山美景尽收眼底。目及遐迩,一派苍碧,仿佛万物皆融化其中,成为一体了。我感叹马仁山的绿之广大与缱绻,绵延至目力所不及处依然不绝,若洪滚滚,四散而去。它正践行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的环保理念。

  沿一条狭窄蜿蜒的山道向东走,两旁绿茵环绕,如穿十里长廊。不久即至“情人谷”。名为“情人谷”,实为一座颇有坦势的山峰,谷在山脚下,与之并无关。我们迎峰拾级而上,头顶上是相互牵扯着的五彩丝绦在随风摇摆,仿佛招手相迎的山妹子,以袅娜的身姿,魅人的颦笑,等待众游客的大驾光临。

  看到一帮小情侣在此牵手拍照,卿卿我我的粘糊样子,其状其态甚易乱人方寸。妻招架不住,硬逼我和她合影。我虽心中不愿,也只好勉强为之,否则极易引起她的不快,又会辜负马仁山的一片美意,岂不两失。

  游客说,登马仁奇峰不走玻璃栈道,等于白来。于是乎,我们随人潮涌向栈道入口处。

  这是一条由高纯度钢化玻璃制成的依山走道,仿佛通体透明的长龙枕山而眠。透过玻璃看脚下的深渊,人如悬浮在数丈高空中,无所依托。妻和女儿则双手死死抓住栏杆内侧,始终不敢迈步。众多女游客也皆是如此。或许女人天生就胆小吧,不时听到远近处传来一声声“啊” 的尖叫,她娘俩蜷缩在一起,无奈地望着我。我大步向前,笑她们胆小如鼠。

  其实,我内心是有胆怯的,毕竟平生第一次走栈道,心中无底,而它又是那么悬。况且这栈道走起来晃晃悠悠,似乎给人并不牢靠之感。但在她娘俩面前,一个男人,我无论如何不能装怂。

  幸运的是,我造作的胆大行为竟然被当地电视台的记者看中,他们拦下我非要采访。我既激动,又有些蒙。说些什么好呢?向来就笨嘴拙舌的我,初次面对摄像机的镜头,倒像个接受老师盘问的学生,一时竟不知所措。

  好在有美女记者不停地启发、引导,后来我终于憋出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事毕,手心里全是汗水。可是一想到不久就要播出采访我的镜头,感觉马仁山的秋天是多么地美好。

  走过了弯弯长长的栈道,再回望,余悸仍在心中久久不去。有人就在刚迈脚的那一刻止步,有人中途退却,有人却不计后果勇猛向前冲,结果所得当然迥异。人生所要探寻的的意义和价值,或许正在于此。

  在马仁奇峰,最好玩最刺激的项目大概要算高空玻璃漂流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这漂流水道好似一条巨蟒盘桓在半山腰,十分令人心惊胆战,但是它阻挡不了人们冒险一试的决心。

  及至坐上皮筏,随湍急的水流横冲直撞左冲右突,众人才开始后悔当时的决定是多么草率。水道蜿蜒曲折不说,倾泻的水流裹挟着皮筏直冲而下,撞击力极大,水花四散。若不紧紧抓住两侧的绊,则很有可能被甩出筏去,继而落入数丈深渊。因此,尖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直到筏子最终停下,被山下的工作人员紧紧地钩住,人们才恍若梦中醒来,惊魂甫定。慌忙脱掉雨衣,抹抹脸上,竟不知是水是汗。等到站稳了脚步,心中这才感觉踏实些。

  下山时,妻子始终默默不语,似乎还在回想着漂流时的危险情形。她沉重的表情告诉我们,对于一个中年妇女,实在不适合玩这属于青年人的游戏,而女儿则不停重复一个词:刺激!

  回望马仁山,秋光里披着浓绿,林木茂似碧涛,掩映着若隐若现的山体。

  山下,一座庙宇肃然而立。夕阳洒金。橙黄的寺内,不时传来木鱼之声,轻轻撞击着我们的耳鼓。

  借着马仁山的秋色,我们带着安宁归去。

  
赞(1)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0 条评论
    ×

    欢迎登录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最新评论